有点困 作品

第100章 第 100 章

    叶默在阿诺门外,他清楚地听见了锁链相撞的清脆声音,阿诺再开口的时候,叶默感觉他的声音离自己很近。"什么视频?"

    "艾德里安,怎么了?"

    阿诺声音听起来还算平静。

    但连叶默都能在记起艾德里安这个名字的时候敏锐地意识到不对,知道更多的阿诺自然可以从叶默的话里推测出更多。

    叶默有点不安地站起来,"我去问一下阿德莱德。

    阿诺拦住了叶默,"不用了。

    叶默停下了脚步,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重新回到了门边。"为什么?"

    "因为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阿诺的声音听起来前所未有的冷静。

    叶默却更加不安了,他听见阿诺一字一句道。

    "艾德里安已经死了,我经历过他所有的生命,我知道。"

    艾德里安就死在阿诺的身边。

    再次活过来的人,就算有着跟艾德里安一样的容貌, 一样的声音,但那也不再是艾德里安。

    他已经死了。

    阿诺站在门边,跟叶默相隔着一道门,他的手缓缓攥成了拳,如同野兽一样无声地咆哮, 露出了犬齿,但是他们竟敢打扰艾德里安,竟敢打扰艾德里安。

    阿诺脖子上的仪器不断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房间里的仪器也快速闪烁着数据。

    叶默不知所措地靠近了一点,"阿诺!"

    -只手扶上叶默的肩,叶默回头,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来到了他身后的诺顿,他低头看叶默,"去找阿德莱德,这里我来处理。"

    "没事的。"

    叶默点了一下头,又看了一眼面前的门,然后才离开了。

    直到叶默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最后消失,诺顿才开口,"你知道了。"

    门内传来阿诺的声音,"什么时候?"

    诺顿知道阿诺在问什么,"不会太久的。"

    胆敢挑衅格兰斯尊严的人,格兰斯会回以血淋淋的利爪与獠牙。

    哪怕现在所有人都几乎是海底捞针一样的排查,但诺顿依旧很笃定,不会太久的。

    再过一段时间,艾德里安就会吸引他们过去。

    可以阻碍精神力的晶体是消耗品,随着精神力一次次攻击会逐渐丧失作用。

    艾德里安应该是刚刚苏醒,随着时间的推移,艾德里安会越来越强大,,没有足够多的晶体用来消耗,这种层面上的精神力狂暴是掩饰不了的。

    而这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座牢笼可以困得住名为格兰斯的野兽。

    阿诺站了起来,隔着门,跟诺顿面对面,"哥哥,准备好我的佩剑吧,最后我们还可以再并肩作战-一次。"

    诺顿嗯了一声,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跟丧失理智的格兰斯战斗非常危险。

    还存在理智的格兰斯会谨慎、小心地使用自己的精神力,避免精神力透支导致陷入狂暴。

    但陷入狂暴状态的格兰斯会毫无顾忌的使用自己的精神力,连带着体质跟恢复能力也会比之前强很多。

    更麻烦的是,他们狂暴的精神力会影响其他格兰斯。

    这几年,诺顿的数值也处于危险的边缘了,如果没有外界的影响,医疗团队预测诺顿会在一年或者两年后开始出现第一次精神力狂暴,甚至因为诺顿压抑精神力的习惯,他会比其他格兰斯更加迅速地走完这个过程。

    ‘::

    "又一次。"

    零三站在窗户前,习以为常的看着外层又被建起一层墙壁,这代表着里面又一层壁垒被破坏了,所以要在外面加上一层。

    "里面还关押着的其他人吧,还活着几个?"

    无面摇了一下头,"不知道。"

    零三瞥了无面一眼,"真稀奇,我还以为你会关心一下他们。"

    "里面都是罪人。"

    无面又补了一句,"除了艾德里安殿下。"

    无面的意思很明白,他们罪有应得,早就该去死了。

    零三也不再纠缠,他早就习惯无面这奇异的三观了,有时候看起来是个烂好人,但有时候又显得格外冷酷。

    无面依旧看着那边的监狱,"据说他从被唤醒的那一天开始,就一刻不停的在试图冲破牢笼,这里关不住他,早晚有一天,这里会被他破坏。"

    零三百无聊赖地托着腮,他的视线往下,看着楼下全副武装走过的一队人,这些天来他见过的实验人员还不如这一队人多。

    他压低了声音,"你相信吗?这竟然是个实验项目。"

    无面垂眸,"他们捕捉到了一名格兰斯,我不觉得他们会放弃研究。"

    零三嗤笑了一声,"要是他们已经尝试过了呢?"

    "留在这里的研究员越来越少,这不是准备开始研究的样子,他们准备撤离,并且已经撤离了一部分,没有哪一个研究项目会在最开始就将研究员撤离,除非是实验已经进行完了。"

    无面才转过头,看着零三,无面这些天也察觉出来一些异常,经常有小队出入基地,他们离开的时候带着很多设备,回来的时候设备就已经不在了。

    无面观察过,那些设备都是侦查设备,包括录像设备还有通讯设备,探险队经常使用它们,他们会带着这些设备将自己看到的信息还有景象直接上传到星网上,就像直播那样。

    秘密实验基地附近会屏蔽星网,但最近,那些屏蔽基站也被拆除了,就好像在为什么做准备一样。

    零三接着道。"研究也根本无法进行研究,他们甚至不能靠近采取血样,只能用武器进行远距离攻击,然后从附近的墙壁还有其他物品上取血,听说这个过程也相当困难,样本被污染了很多。"

    "获取的基因也无法用于培育具有格兰斯血统的后代,你当年应该清楚到底失败了多少次。"

    无面手指仿佛被刺痛了一样,屈伸了一下,他当然知道,那本来就是被认定一定会失败的项目,所以他作为非研究人员才可以加入,最开始无面只是想,在那里可以避免跟从前的家人、同学正面冲突,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失控了。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那么多次实验,最后只培育出了一个叶默,而且只能说勉强成活,也完全看不出具有格兰斯血液,他的身体素质甚至比一些普通孩子都要脆弱很多,其他项目也没有很突出的数值。

    最后被认定为了失败品,所以才那么轻易就被妹妹所带走。

    零三没有理会无面,自顾自继续讲下去,"组织的大部分资金都用来购买免疫精神力的晶体了,但是晶体资源是有限的,最近黑市上这些晶体越来越少,价格也越来越高。"

    他最终下了结论,"里面被关押着的那头野兽,已经成为了组织沉重的负担了。

    "如果是我,我会杀死他,而现在,他们留下了他,还公布了他的存在,吸引了格兰斯的目光,你觉得,他们最后要使用这头野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