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153章 第 153 章

    第二天早上,诺顿跟往常一样,醒来的很早,怀里的叶默还安静,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枕头上离开,缩进了被子里,蜷在他的腹部,热乎乎的一团。

    但是没有醒,诺顿松了一口气。

    叶默小半张脸都蒙在被子里,诺顿怕他闷着,放轻了动作,小心翼翼地想把被子拉下来,刚掀开一点,里面的叶默就从诺顿怀里仰起头,一双大眼睛看着诺顿,看起来很精神,应该醒了有一段时间了。

    看诺顿醒了,叶默才坐了起来,朝诺顿伸手,“抱、要、厕所。”

    诺顿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快步抱着他往卫生间走,等到解决了卫生问题,叶默才放松了下来,也很配合的让诺顿给他洗漱。

    把洗手液放到他手上,他就开始快乐的搓泡泡,但是也不多玩,等到过了一会儿就自动把手上放到水龙头下冲干净了。

    给叶默洗脸的时候,他使劲闭上了眼,鼻子都皱了起来,但还是乖乖的没有动,诺顿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力道放轻了一点。

    诺顿全程抱着叶默,没让叶默下过地。

    等到把叶默收拾完,他把叶默放到了床上,解释道,“我去洗漱。”

    看着叶默坐在原地,小小一团,乖乖点头,诺顿顿了一下,又道,“会开着门的。”

    离开前诺顿想了想,还用被子把床边围了起来。

    等到诺顿快速解决回来之后,叶默还坐在床中央,鸭子坐着玩手指,看见诺顿才笑了起来,呀了一声,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大惊喜一样,朝着诺顿爬过去。

    被诺顿抱起来后,又拉着诺顿的手去按自己的小肚子,嘟哝着,“爸,不满。”

    诺顿昨天就听到过这个词,叶默吃饱了就会说满了,相对应的,不满大概就是饿了。

    他直起身,低声道,“那我们去吃饭。”

    现在还不到早饭的时候,但还好,阿德莱德昨晚把冲泡好的奶粉装了满满一奶瓶,留了下来,奶瓶有保温保鲜功能,诺顿从消毒过的容器里拿出来的时候还热着。

    这个温度对于诺顿来说不算什么,但诺顿忍不住想,对于叶默来说,是不是有点烫了。

    他先试探着递给了叶默,看到叶默没感觉到烫,开始用力吸奶才放松了下来。

    诺顿抱起抱着奶瓶的叶默,“走吧,我们去看看什么时候吃饭。”

    叶默还应该进食一些辅食。

    走廊上的窗户都被打开了,等走到一楼,路过靠着后山花园的窗户的时候,叶默眼睛都要长在上面了。

    他空出一只手,指着外面成片的树木还有花草,“是花花。”

    “嗯,是花花。”

    诺顿也停了下来,“要去看看吗”

    “要花花。”

    诺顿就带着他往花园走,他朝着叶默视线一直盯着的一棵树走过去,越靠近,叶默的头就仰得越高。

    “想摸一下吗”

    叶默的眼睛还盯着上面的树叶,“摸摸。”

    诺顿就托着叶默腋下,把叶默稳稳地举了起来,叶默惊奇地瞪了一下脚,又往下看诺顿,然后就高兴地开始摸叶子。

    等到叶默小心地抓着一片叶子要往下的时候。

    诺顿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让叶默骑在了自己脖子上。

    叶默抱着奶瓶,另一只手下意识有点紧张地抓住了诺顿的头发,他抓的力道不算小,甚至扯断了几根。

    但诺顿没吭声,他看着不远处灌木丛里的胖爪,等到胖爪敏锐地察觉到诺顿发出的不善信号,悄悄离开,诺顿才移开了视线。

    被放到上面的叶默很快就得到了乐趣,诺顿的手一直扶着他,虽然还是一直抓着诺顿的头发,但力道放松了不少。

    “宝宝、高!”

    诺顿嗯了一声,他任由叶默抓着他的头发,难得流露出一点笑意来,他低声附和着叶默,“宝宝高。"

    等到诺顿带着叶默前往餐厅的时候,叶默就对着每一个人他碰到的人大声道,“宝宝高!”

    阿德莱德在餐厅门边碰到了他们,他正拿着一个托盘,看见诺顿还有叶默,他先愣了一下,然后就比往日笑意更深的笑了起来,“宝宝真高,陛下,你们来得正是时候,其他人刚刚到齐。”

    诺顿嗯了一声,就走进了餐厅。

    他一走进去,其他人就对着他投来了视线,诺顿在众多目光里神色自然地将叶默抱下来,放到了旁边的宝宝座椅上。

    他抬眼看向其他人,"怎么"

    德恩烈等人包括柏得都移开了视线,一般诺顿这句话下面接着的就是,很闲吗?

    等到早饭结束的时候,叶默还在念念不忘他去过的花园,坐在宝宝座椅上,好几次都兴高采烈地跟来往的人指着花园的方向跟其他人说花花。

    阿德莱德正在将餐盘收起来,“小殿下还是很喜欢花园呢,我得照看好他的小菜园,等小殿下回来后,就可以吃到新鲜的蔬菜了。"

    叶默前面围了好几个人,"花花好看吗"

    “要不要给我花花啊”

    “姑姑也想要,怎么办”

    赫丽突然道,“那我们中午要不要在花园野餐”

    他们小时候,王后经常带着一行吵吵闹闹的小格兰斯去花园野餐,但现在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野餐过了。

    应该说,直到他们都醒来之前,每次见面能不要见血,和平相处,就已经是阿德莱德最大的期望了。

    现在想来,那好像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事情一下子就变好了一样,他们醒过来,然后跟很久以前一样,打打闹闹。

    阿德莱德笑眯眯的,“我觉得可以,陛下,您的意见呢”

    “可以。”

    阿德莱德拿起托盘,“那我现在就去安排一下。”

    ……

    等到临近中午的时候,诺顿还有一行格兰斯就已经在花园的草地上了,各种食物都摆在野餐垫上。

    叶默也没有在各个怀抱里辗转,头一次下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