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40章 第 40 章

    诺顿手臂很有力,叶默几乎没有自己用力就被拉了起来。

    他身上沾满了狮子毛还有一些草叶,脸上也被舔红了一片。

    诺顿另一只手还举着那只体型庞大的狮子,他把叶默拉起来,顺手就要查看一下叶默还红着的脸侧,刚要碰上的时候,又顿了一下,收回了手。

    诺顿把狮子放下来,那只鬃毛蓬松的年轻雄狮一沾到地面就缩着四肢,绕过诺顿到叶默脚边,低着头开始嗅闻叶默拿着苹果的右手,热气喷在叶默手上,痒痒的。

    叶默下意识松开手,往诺顿身后挪了一步,苹果滚落在草地上,落在诺顿脚边,被大狮子小心地用爪子拨过来,然后它躺窝下来,放在两爪之间,很珍惜地分两口吃完了,之后就开始围着诺顿绕到叶默附近,也不敢靠前,隔着一段距离翻过身来,露出柔软的肚皮,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呼噜声。

    诺顿眼神一扫过去,它就安静了下来,大爪子放在脸侧,悄悄的移开脑袋。

    诺顿才看向叶默,朝着叶默伸出手,叶默本能的后退了一下,盯着诺顿的手。

    然后诺顿就停住了,直到叶默不再后退,才很慢的往前,把挂在叶默头顶的一片枯叶取了下来,握在掌心里,背在了身后。

    阿诺也在旁边,“这是哥哥小时候的宠物,现在它们也可以陪你玩,很好玩的。”

    诺顿牢记阿德莱德的话,也向叶默道,“这一头有点特殊,其他的还可以,如果你不喜欢巴冉狮,我可以给你换个新的宠物。”

    巴冉狮个个骁勇善战,除了这一头,它的父母都是狩猎的好手,这只是同一窝幼崽里体型最大的那一个,当年还被母狮专门挑出来,送到诺顿手里,偏偏幼崽里个头最大那个最没用,幼崽们小时候都由阿德莱德照料,长大了体型大了就跟它们父母一样散养在后山。

    其他狮子都早早地断了奶跟着父母生活,这一只一直迟迟不愿意,死皮赖脸地多抱了几个月奶瓶,鬃毛已经长成的时候还喜欢抱着阿德莱德给它们小时候盖着的小毯子踩奶。

    后来体型越来越大,就被强制赶了出去,被赶出去之后经常在附近转悠,几次爬进来偷苹果,又大了一圈后就再也爬不进窗户了,只好专门盯着花园里的苹果树,花园里的苹果树在它长成以后都被祸害完了。

    诺顿在说换一只新的时候语气轻描淡写的,就好像在说要不要给这盆花换个新花盆。

    地上那只狮子还在露着肚皮,用爪子捂着眼睛,对自己马上就要被换掉毫不知情。

    叶默不知道这个换具体是要怎么换,他快速地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个提议,“不用了,它就很好,它叫什么名字?”

    阿诺在旁边蹲下身来摸着狮子,“它叫胖爪,因为它小时候太胖,压塌了食盆。”

    诺顿点了一下头,对叶默这个回答毫不意外,叶默是他的孩子,喜好自然会跟他一样,“那它们现在也是你的宠物了。”

    诺顿侧身,让开身后的叶默,后退了一步,那只狮子就站了起来,它走到叶默身边,身体环绕着叶默躺了下来。

    叶默也鼓起勇气,试着伸出手,去摸它蓬松的鬃毛,大狮子头往前拱了一下,轻轻松松地就把叶默拱到了自己身上。

    陆陆续续又有许多狮子从花园后慢悠悠地走出来,它们挨个走到叶默身边,轻轻嗅闻叶默的气味,又慢慢走到不远处躺下来。

    叶默紧挨着胖爪,被胖爪用身体圈起来,几乎一动不动。

    诺顿背着手,摩挲着从叶默身上取下来的那片叶子,平静道,“阿德莱德,他喜欢它们。”

    阿诺也跟着点头。

    阿德莱德跟林秘书长站在稍后一点的位置,闻言轻叹了一口气,“陛下,您总是不会犯错的。”

    ……

    阿德莱德敲了敲门,得到叶默回应才推门进去,“小殿下,我来给您送衣服。”

    叶默帮阿德莱德把手上的东西接过来,“但是阿德莱德先生,我已经有很多衣服了。”

    叶默第一天来的时候,房间里的衣帽间里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塞满了符合他尺寸的衣服,各种样式还有风格都有,都是被搭配好的样式。

    “叫我阿德莱德就可以了,小殿下。”

    阿德莱德依旧是很温和的样子,“这也是我这次来要告诉您的,陛下之后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需要出席,嘱咐说要带上您,这是您跟随陛下出席会议的礼服。”

    似乎是看出来叶默有点紧张,阿德莱德温声安慰他,“不要紧张,小殿下,不需要您做什么的,需要出面的只有陛下,您跟阿诺殿下待在一起玩就可以了,礼服只是以备不时之需,陛下就经常不穿,您是小殿下,您可以不用顾及那么多,做任何您要做的事情。”

    “我这次来打扰,其实主要是来记一下您的需求,准备您在星舰上的房间还有行李,您之前在学校的物品需要我派人帮忙拿回来吗?”

    这个问题阿德莱德之前也问过叶默,但叶默那时候说的是不需要。

    现在叶默已经跟阿德莱德很熟悉了,阿德莱德会跟叶夫人一样催他喝牛奶,给叶默的感觉很亲切,但叶默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我的宿舍里还放着我的机器人,我想拿过来。”

    叶默的机器人用了很久了,一直到现在都旧了也舍不得换掉。

    他还惦记放在叶家二楼卧室里的小盆栽,还想要自己从小抱着睡觉的玩偶,还想看看温室里小番茄有没有结果。

    阿德莱德弯下腰,他看出了叶默还有话,很耐心地鼓励着叶默接着说下去,“我在听着,小殿下。”

    叶默才接着道:“家里的房间里还放着盆栽,床上放着我的玩偶。”

    阿德莱德温和回应他,“小殿下,我很乐意为您服务,您明天醒来就能看到这些东西了,或许您还有什么话需要我带。”

    “我的温室用不了了,让妈妈给二哥吧,我知道他老是想溜进去玩秋千。”

    叶默顿了一下,才又道,“我很想他们。”

    阿德莱德弯着腰,笑了一下,“我会传达您的思念的。”

    叶默还有点害羞,他很少这样直白的对人表露自己的情感,但某些时候又会很勇敢的坦露自己。

    阿德莱德收拾好东西,临走前他忍不住摸了一下叶默的头,“如果您想要什么或者不喜欢什么,就要对陛下说出来,会有好事发生的,小殿下。”

    “我希望您能开心,小殿下。”

    叶默很像阿德莱德的第一个孩子,那孩子很小就因病夭折了,但很乖,跟叶默一样乖,乖到就算很想要,也不会主动提出自己的要求,但他还是一个孩子,不会隐藏自己的渴望。

    阿德莱德那时候还很年轻也很贫穷,他看着那孩子渴望的眼神在想,时间还很长,他可以慢慢爱他。

    但那孩子的生命就那么突然的停止了,在他去世后阿德莱德跟妻子长久的沉浸在悲伤中,他们花费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买了很多那孩子一直很想要的玩具还有零食放在了他的房间里,反复的想如果他们早一点将这些给他,他是不是会在那短暂的生命中多一点点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