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48章 第 48 章

    会议结束,跟其他还会留下来几天聚会社交几天的代表团不同,格兰斯的舰队立即返航,用比来时还要快的速度赶回了帝都。

    跟之前不同的是,诺顿第一次同意了接受迎接,这种层次的活动在别的国家,代表团临走跟回来的时候都会有媒体跟其他一些相关人员在,以便及时将信息传递给民众。

    但是格兰斯几乎每次都很低调,每次都只有抵达会场参会的时候会留下影像,唯一一次破例是有一次王后跟小格兰斯也随同前往,只有那次留下了完整的影像。

    一群格兰斯冷着脸,腰间佩剑,穿着黑红配色的格兰斯服饰,看着三三两两,看着有些松散,但实际上是一个紧密的小集体,保持着一个距离,紧跟在自己母亲身后,走在最后面的是他们的父亲,他看着他们,走在最后。

    这也是难得的一群小格兰斯在成年后跟其他兄弟姐妹留下来的一段珍贵影像。

    小格兰斯自从成年后就很少如同未成年时那样经常陪伴在母亲身边了,他们很有默契地全部进入军队,奔赴边境,在战场还有虫族出没的地方大展身手。

    就算偶尔在母亲身边也很少凑齐全部的小格兰斯,王后的社交账号上也很少出现他们的合照。

    后来有人猜测,很有可能在那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十分紧绷,暗流涌动了。

    现在当年的场景又一次出现了,叶默站在诺顿身边,旁边是阿诺。

    舱门被打开,等在外面的人齐齐扭过头来,好几架摄像机也对准了过来。

    能被准许进入的都是家世清白的人,还有军队里的军官、大臣们还有平日里格兰斯对外发声的媒体。

    诺顿轻轻推了一下叶默,叶默才往前开始迈步,诺顿从容地走在叶默后面,落后几步,看着叶默,就像当年他的父亲看着他们几个一样。

    叶默腰间还佩戴着诺顿送给他的剑,这种场合他之前经历过一次,现在已经比之前从容一点了。

    叶默走在红毯上,尽量无视两边的人,临上悬浮车的时候顿了一下,他侧头越过人群,往右侧看,周围的人也跟着回头看,叶默很快反应过来,飞快地收回了视线,进入悬浮车。

    叶默坐好后,还有点心不在焉,他刚刚看见了妈妈还有爸爸,站在人群后面,身边没有叶贺跟叶云。

    叶夫人在外面,脚下踩着叶知远的靴子,一直垫着脚往叶默这边看,叶知远不着痕迹地扶着她的腰,看到叶默看过来的时候,叶夫人还惊喜地挥了挥手,等到叶默进了悬浮车,她还在张望着,仿佛可以透过悬浮车看见叶默一眼。

    她嘟嘟囔囔地跟叶知远抱怨,“好像瘦了,也白了,那孩子肯定又没好好出去活动。”

    悬浮车内。

    诺顿紧接着迈了进来,坐在了叶默对面。

    阿诺紧随其后,他坐在了叶默身边,“怎么了?刚刚看到熟悉的人了吗?”

    叶默小声道,“没什么。”

    诺顿关上车门,彻底隔绝了外界,车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他低头去看叶默,提醒道,“今晚是进行精神力抚慰的时间。”

    叶默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有点不安地抓紧了手底的布料,嗯了一声。

    悬浮车启动了。

    ……

    阿德莱德迎接了叶默他们,诺顿跟阿诺都把手套跟披风解下来,交给旁边的人。

    叶默学着阿诺还有诺顿将手套脱下来。

    阿德莱德站在叶默身边,帮叶默把披风解下来,

    阿德莱德一边往里走一边道,“楼上已经准备好了热水跟衣服,厨房半小时后就可以准备好晚餐,所以我只放了一小块蛋糕在房间里,等会儿的晚餐会很丰盛的。”

    还有一段距离才到楼梯,阿德莱德接着道,“新进的近卫军已经安排好了,随时可以为小殿下服务,还有小殿下的玩伴,老师以及训练室也已经准备完毕。”

    他转向叶默,开玩笑地对叶默道,“小殿下,您如果愿意的话,我今天就可以给您进行日程安排。”

    叶默对阿德莱德笑了一下。

    阿诺自告奋勇对叶默道:“我可以负责你的格斗课。”

    叶默有点紧张地回头看了阿诺一眼,格斗课一直是叶默最害怕的课,会受伤,还经常被老师重点关注。

    阿德莱德笑容不变,“那当然再好不过。”

    即便叶默性格再内敛,也是一位格兰斯,未成年的格兰斯虽然不如成年的格兰斯那样有威慑力,但由于对精神力掌控不足,也没什么经验,下手容易没轻没重的,要么就放不开手脚。

    阿诺他们几个格斗课的时候都会配备医疗人员在一旁,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几位格斗老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最后他们只能相互交手,或者挑战自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