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59章 第 59 章

    接受精神力抚慰是一个漫长也非常让人舒适的过程。

    还未成年的孩子,可以将自己迅速发育以至于难以承载的庞大精神力暂时交由父亲承担梳理,有一中令人愉悦的轻松感。

    屋子里也很暖和,叶默伏在诺顿膝盖上,眼睛慢慢闭上了,发出小小的呼吸声,这声音让诺顿很安心。

    诺顿摸了一下叶默的耳朵,有点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的原因,叶默这几天身上的体温都有点偏低。

    他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来,将叶默就整个包裹在了柔软的披风里,斗篷的毛领将叶默的脸围起来,只露出小半张侧脸。

    诺顿的精神力进入了叶默的精神力领域,一点点深入,安抚叶默。

    很久没有过的记忆交换又开始了。

    叶默心情平和的时候,记忆交换的片段也会比较平和温馨。

    诺顿闭上眼睛,他以为又要看见叶默跟叶夫人或者是叶知远相处的景象。

    但这次不一样,诺顿睁开了眼睛,一直不停安抚着叶默的手停了下来。

    诺顿看见了自己的身影,记忆接着往下,场景是叶默在上课,课上老师放着影像,正在慢慢讲述格兰斯的历史。

    “……格兰斯先杀死了虫族,又逼退了星盗,在被血浸染的土地上扬起了旗帜,他们的荣耀毋庸置疑,这是陛下杀死王虫的一段景象,起初是作为公开教学使用,后被流传出去……”

    课堂上的孩子都还很小,影像并不是全息影像,也经过了处理。

    叶默就老老实实坐在课桌前,手也端正的放在桌子上,他坐在最前排,因为曾经被中止过孕育的原因,叶默从小就比别的同龄人长的慢一些,直到后来才慢慢赶上来,

    诺顿站在教室门口,叶默坐在靠近门口的那个位置。

    他手边就是叶默,诺顿看见叶默跟其他孩子仰着头,认真听老师讲课,而后低下头来,摸了一下课本上代表着格兰斯的那个剑与火交织的标志。

    他听见叶默小声跟着讲台上的老师重复道,“伟大的格兰斯。”

    精神力抚慰即将结束,诺顿的精神力逐渐从叶默的精神力领域里退出来。

    诺顿也从叶默的记忆里脱离出来,他慢慢恢复了摩挲叶默后颈的动作,叶默睡在膝上,看不出跟之前有什么不同。

    诺顿知道,很多孩子还有格兰斯帝国的臣民都以格兰斯为荣,但知道叶默对格兰斯的好感,依旧让诺顿有所触动。

    在昏暗的房间里,诺顿坐得挺直,目光明亮而锋锐,就像刚刚被打磨了刀锋的利剑。

    但他宁愿叶默不是一个格兰斯,可以永远坐在教室里,看那些视频与文字。

    过了一会儿,门被轻轻推开了,阿诺放轻脚步走了进来,他看见了伏在诺顿膝上睡着了的叶默。

    阿诺放轻了声音,“哥哥,阿德莱德已经送叶夫人他们回去了。”

    跟诺顿交代完,阿诺就去看叶默,他小心地将围着叶默的披风挪开一点点,“他还好吗?”

    诺顿也放低了声音,“睡着了。”

    阿诺单膝着地,挨着叶默蹲了下来,他手臂轻轻环住叶默,侧头去打量叶默,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来。

    “哥哥,他的脸好红。”

    阿诺接着伸手,去摸叶默的脸,“也好烫。”

    诺顿把包裹着叶默的披风揭开一点,他皱着眉头,“阿德莱德,去喊医生过来。”

    阿德莱德原本就在门口,闻言推门进来了,“陛下。”

    叶默也醒了,他从披风里抬起头来,两颊红红的,睁开了眼睛,看见是诺顿揽着自己,又阖上眼睛重新趴了回去,还拉着披风,把自己往里面埋了一下。“妈妈呢?”

    阿诺回答了叶默,“叶夫人先回去了。”

    叶默迷迷糊糊的,“妈妈,我有点冷,想睡觉。”

    阿诺很耐心地跟他对话,“妈妈不在。”

    叶默闭着眼睛,微微动了动嘴唇,几乎只有气音,“爸爸。”

    但是诺顿听到了,他不自觉地放轻了动作。

    诺顿从来就只被叶默喊过父亲,而且就连父亲叶默也并不习惯,大多数时候还是由诺顿提醒。

    他低头查看叶默,用手摸了一下叶默的侧脸,将叶默更加紧的裹进了披风里。“还冷吗?”

    叶默已经又睡着了。

    阿德莱德走了过来,很熟练的摸了摸叶默的额头,他妻子工作很繁忙,早期都是由他照顾孩子跟家里,他也比较擅长这方面的事情,后来也因为这项技能慢慢开始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直到后来进入了格兰斯宫殿。

    虽然格兰斯们小时候皮糙肉厚,几乎不用怎么照看。

    “不要担心,应该是发烧了,医生待会儿过来,给小殿下开一些药,吃点热腾腾的食物,然后睡一觉就好了。”

    诺顿跟阿诺一起皱起了眉头,他们对这个词都很陌生,格兰斯小时候身体都很壮实,只会为了外伤去看医生。

    连王后都因为喜欢运动而格外健康。

    阿诺一边把披风给叶默塞进去一边道,“我记得这是婴儿容易得的病。”

    诺顿虽然没有说话,但显然也很赞同阿诺的说法,他之前看过育儿书。

    阿德莱德给叶默围好披风,“可能是因为小殿下受伤的缘故,最近身体有些虚弱吧,而且还老是不安分的跑出去中树。”

    阿诺不说话了,唇也抿了起来。

    阿德莱德接着道,“而且小殿下流落在外,最重要的孕育时期也没有得到过良好的照看,体质本来就不如几位殿下。”

    这下子,诺顿也安静了。

    尤其是叶默确实是一度被中止过孕育。

    要不是叶默血缘上的母亲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将叶默留了下来,现在叶默根本就不会存在。

    诺顿有点严肃,“叶默曾经在孕育过程中一度被中止,但之前身体检查并没有出什么问题。”

    现在想想是不是需要更深入的探查。

    阿德莱德有些讶异,他这么说,只是因为格兰斯孕育时期都会由专人照料,“这怎么会……”

    孕育中心他们不会出现这中纰漏。

    诺顿言简意赅的解释,“他是叛乱遗留的产物。”

    现在诺顿也可以很平和的说起这件事情了,从前诺顿会因为这件事暴怒,但现在想起来就只有庆幸,庆幸叶默作为叛乱的遗留物没有被处理掉。

    叶默窝在披风里,藏在披风下面的手紧紧的攥了一下,指甲刺进手心里,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等到诺顿有了动作,他又立刻合上了。

    诺顿很轻易地就将叶默抱了起来,他还没有胖爪幼崽的时候重。

    阿诺还有阿德莱德都跟着诺顿上了二楼。

    诺顿将叶默放进松软的床里,又盖好被子。

    然后才退出了叶默的房间。

    房间内的叶默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黑暗里,叶默盯着天花板,在心里默读了一遍,叛乱的产物。

    他反复琢磨着这句话,试图从这几个字里读出更多的信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