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60章 第 60 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的原因,叶默感觉自己四肢冰冷,他蜷缩起来,再一次感到茫然起来。

    就仿佛回到了那个夜晚,他记忆的起点,星盗闯入的时候为了破坏房子里的防护系统,切断了电源,房间里的温度系统完全失去作用,那时候是帝都的冬天。

    叶默有意识的时候,能感受到的就是冷,冷到呼吸之间都是刺骨的疼痛。

    但现在他躺在柔软的床上,房间里的温度是最让人舒适的温度,却再一次陷入了那种寒冷。

    门被推开了,可能是顾及叶默还在休息,灯没有被打开。

    叶默闭上眼睛。

    他听见,诺顿压低了声音,“……除此之外,他还有许多体质上的缺陷,医生……”

    医生也跟着将声音降低,“我之后会回去跟团队讨论一下,给您最佳的方案,我现在先查看一下发烧情况。”

    医生来到了叶默床前,摸了一下叶默的额头,又将什么仪器放到了叶默身上,经过一些检查后,他将仪器重新收起来。

    “是发烧,不算很严重,这两天注意保暖跟休息,我回去拿一些药给他。”

    诺顿没有说话,但是房门又开了一下,房间里又重新陷入了寂静。

    叶默刚想睁开眼睛,但是一只手又摸上他的额头。

    诺顿站在床边,他收回手,“什么时候醒的?”

    叶默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低落,“刚刚您跟医生进门的时候,父亲。”

    诺顿没有多想,以为他生病了,叶默整个人都缩到了被子里面,只露出一点侧脸,诺顿将被子往下拉了一下,把叶默的脸都露出来。

    “醒了就不要再睡了,阿诺去给你拿食物了,吃完再睡。”

    诺顿坐在了床前的椅子上。

    叶默嗯了一声,可能是诺顿的声音放低了,给人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显得温和许多。

    叶默也有些太无措,急于想捉住些什么,以至于他鼓起了勇气,打破了寂静,“父亲?”

    诺顿站起身,俯身去查看叶默,“哪里不舒服吗?”

    叶默的勇气被用去了一大半,但他依旧磕磕绊绊的问出了口。

    “没有,父亲,我想问一下,您为什么要带我回来,让我住在这里,给我房间,给我那把剑,给我温室……”

    还有阿诺,还有阿德莱德。

    叶默话比平时多了一些。

    诺顿又一次摸上叶默的额头,确认温度没有再升高后才重新直起身,“这需要理由吗?”

    叶默放在被子下的手抓紧了什么,“我觉得,或许需要,父亲。”

    这是叶默今天第好几次喊诺顿父亲,诺顿心想,他思考了几秒钟才回答,“如果非要一个理由的话,你是一个格兰斯。”

    是他的孩子,与他血脉相连,天然就存在紧密联系的孩子,他从一开始,就对叶默负有责任。

    而现在,这份责任还加上了很多其他的东西,以至于让诺顿有时候会开始矛盾的希望,叶默可以不是一个格兰斯。

    叶默眼睛睁大了一点,他像是抓住了什么一样,重复了一遍,“格兰斯。”

    叶默抬头看向诺顿,“您说的对,我是一个格兰斯,我会努力作为一个格兰斯活下去。”

    诺顿皱着眉头,他重新俯下身,习惯性摸了一下叶默的后颈,他想告诉叶默,什么都不用想,跟从前一样生活下去就好了。

    但门此刻被推开了,阿诺拿着托盘进来,打断了父子间的交谈,他一手拿着一个托盘,熟练地用小腿带上门。

    “我给你拿了一些好消化的食物,还有热牛奶,阿德莱德刚刚还给了我你的药,有两种,饭后正好可以吃。”

    阿诺把灯打开,坐在叶默床边,将床上自带的桌子拉出来,把食物摆了满满一桌,又把叶默扶起来,给他后背垫上了抱枕,“你要是没力气,我可以喂你。”

    叶默看起来除了脸红了一些,跟之前也没有什么异样。

    诺顿就重新又坐回了不远处的椅子上。

    阿诺看起来从之前的低落里走了出来,他喂的很认真,偶尔叶默嘴角沾到什么,还会用指腹抹掉,“等你病好了,我送你一颗植物星,你到时候可以在上面开个植物园,博物馆什么的……”

    ……

    林秘书长走进书房的时候,诺顿正在用工具保养自己的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