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80章 第 80 章(小修)

    无面深呼了一口气,他把叶默拉起来,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点,但是声音仍然能听出来有些沙哑,“先回房间。”

    他的房间里有自动医疗仪,可以进行简单检查,检测出叶默的准确年纪。

    叶默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推出来的小推车,还有没有处理完的地毯。

    无面顺着叶默的视线看过去,叶默大概从前从没做过这些事情。

    在外面会有清洁机器人做这些工作,但是在流浪星域,机器人比人要昂贵的多,甚至这中工作都是需要求来的。

    无面几乎什么都做过,他在流浪星域待了很多年,从最开始身受重伤,沦落到跟野猫争食再到现在,可以在这里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没有其他人比无面更了解这些地方了,毫无规则可言的混乱之地。

    无面移开了视线,拉走了叶默。

    回到房间后,无面就放开了叶默,“你先坐在那里。”

    房间里没有椅子,无面指的是床边,叶默看了一眼整洁的床铺,小心地坐在了边缘。

    无面取出了柜子里放着的医疗仪。

    医疗仪是手腕佩戴式的,叶默坐在椅子上,任由无面拉着他的手腕,将装置佩戴到自己身体上。

    他看着无面布满伤痕的手,突然伸出手摸了一下。

    无面的动作就停住了,“怎么了?”

    “疼吗?”

    无面接着把仪器扣在叶默手腕上,“早就忘记了。”

    装置运转了起来,它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才能出结果,无面站到了一边。

    叶默看了一眼正在运转的仪器,没有在意,他一直盯着无面,“你是我父亲吗?”

    话刚出口,叶默就敏锐地察觉到无面面色冷了一些,

    无面将仪器扣上叶默的手腕,按了启动,“不是。”

    叶默盯着无面,“我也觉得不是。”

    无面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放开了叶默的手腕,叶默注意到无面在避开他的视线,但叶默犹豫了一下,依旧没有移开视线

    那些未知的记忆还有莫名的情绪已经纠缠他很长时间,他迫切地想弄清楚所有事情。

    想找到自己来处,想再次找到记忆里那只抚摸过他脸侧还有后颈的大手,以及那个有些冷硬但是小心翼翼的怀抱。

    叶默接着问道,“那你认识我父母吗?”

    无面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道,“如果没有差错的话,你的母亲是我的妹妹。”

    似乎是怕叶默接着追问下去,还没有等叶默开口,无面就又道。“自你有记忆以来,你在这里多久了?”

    “不到一周。”

    一周,那时候格兰斯还在虫潮前线。

    叶默把视线从站立在在一边的无面身上移开,他扫视着房间,试图找到一点有关自己家人的线索。

    无面稍稍放松了一点身体,但随后叶默的问话就又让他紧张了起来。

    叶默固执地将话题拉回他想知道的方向,“你在这里,那母亲也在这里吗?”

    无面张了张口,最后才生硬道,“她死了。”

    叶默猛地扭头去看无面,房间里非常安静,一直等到叶默手腕上的治疗仪响了一下,才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死寂。

    无面上前去查看数据,先看的就是年龄,十六岁零三个月,还有时间。

    随后他就调到了基因信息,跟自己的进行对比,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显示有亲缘关系。】

    无面看着结果,显得很平静,他操作了几下,将上面叶默的信息都删除掉,然后重新看向叶默。

    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对待这个孩子。

    无面见过叶默,严格来说,叶默最初的诞生,是无面最先见证的。

    他亲眼看着那团血肉慢慢有了手脚,长成了一个完整的婴儿,最后慢慢地可以对外界做出反应。

    无面记得很清楚,如果他敲击玻璃,叶默就会做出回应,这是他当时经常会跟叶默做的一个小游戏。

    最后也是他亲手将叶默取出,还给他的妹妹,那时他就毫不怀疑,叶默会被销毁。

    他很清楚妹妹的个性,她做什么都很出色,像机器一样精密,什么时候都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性格也异常果决,认定了什么就不会犹豫。

    就像她找上门来,告知他,他不可能成功,所以她会杀掉他,保全家族。

    无面的思绪回到了多年前。

    那时候他还很年轻,他们如同往常一样来到实验室,推开门,看见的就是她的背影。

    她就已经在房间里站着,背对着他们,马尾高高扎起,她看着面前的培养舱,侧了一下头,露了一点涂着口红,艳丽过头的唇。

    无面当时心脏都错乱了几拍,哪怕早就下定过好几次决心,但真到了被发现的时候依旧会感到不安。

    同伴立刻去按警报,但是按下去后却毫无反应。

    她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是无面从没见过的冷淡,背后就是放置着那个婴儿的培养舱。“把他给我。”

    无面垂下眼帘,没有应声,旁边的同伴先开口了,“你也看过那个视频吧?”

    他指的是在星网上流传很广的视频,一名格兰斯在战场上失去了控制,远远缀着的星舰拍下来了这一幕,将它上传到了星网上。

    “那你应该明白他们失控后的可怕,陛下也意识到了,否则他不会这样杀死他们,帝国拥有着最顶尖的医疗技术,但已经上百年,上千年了,还是毫无进展。”

    “格兰斯终究会走上灭亡,唯有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但格兰斯帝国还需要继续走下去,帝国需要变革,虽然失去格兰斯的帝国会经历一段时间的阵痛,但这是必须要经历的,加入我们吧。”

    同伴上前,朝着她伸出手,刚刚近身就被扣着胳膊摔在了地面上,又被猛击了后脑,然后身体就瘫软了,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