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86章 第 86 章

    叮,您的小可爱已经下线

    无人应答。

    侍者踌躇了一下,似乎想走过来,但最后还是有些忌惮,弯了一下腰后就站在了走廊尽头拐角的角落里。

    一时之间,走廊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安静的可怕,奥格斯特用了一点力道,把叶默的头又往下压了一下。

    叶默就顺着力道,老老实实低下了头。

    过了几秒,诺顿·格兰斯才开始有了动作,后面的两人也马上跟上,凯文先生目不斜视,仿佛奥格斯特并不是他的儿子一样,他们跟叶默还有奥格斯特擦肩而过。

    披风扫过叶默的侧脸,很轻,隐约有点触感。

    然后诺顿·格兰斯握住了旁边雕像身上的一把细剑的剑柄,随着脚步往前,剑慢慢抽出,发出跟剑鞘摩擦的锋锐声音。

    叶默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的回头去看,身旁的奥格斯特依旧低着头。

    走廊尽头的侍者也低着头,全身肌肉紧绷,轻轻的动了一下右手。

    诺顿·格兰斯脚步依旧保持着原有的节奏,丝毫没有停顿,他将剑斜指着地面,在走过走廊三分之一的路程的时候,他手腕翻转了一下,挥了一下剑。

    精神力悄无声息的附着到剑身上,随着这一挥。

    精神力刃瞬间贯穿了整个走廊,在尽头的墙面上悄无声息印下一道深深的痕迹,还没来得及动作的侍者的身体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鲜血喷洒在走廊的地毯上,袖子里隐约可以看到匕首的刀柄。

    走廊中段还有一名骑士骑在马上,出剑的雕像,诺顿·格兰斯走过时,随手将剑插入了雕像腰间空着的剑鞘。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人停下脚步,也很安静,除了那声闷响,几乎没发出什么声音。

    叶默脸色苍白,已经忘了低头,直起身子,看着这一切发生,他嗅觉很敏锐,隔着大半个走廊,他还隐约可以闻到血腥味,腥甜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被他吸进去,在叶默的胃里翻涌着。

    很多记忆断断续续的在叶默脑海里搅动着,很小的时候沾染了满手的血液,星盗在他面前倒下去的身影。

    诺顿·格兰斯的速度没有丝毫放缓,很快就到了走廊尽头拐角的地方,他跨过尸体,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径直走了出去,侧脸跟叶默从星网那些照片跟影像看来的模样重合。

    在诺顿·格兰斯即将跨出走廊的时候,却莫名跟走廊中央的叶默对上了视线。

    诺顿·格兰斯只是轻描淡写的瞥过来一眼,却带着一种撼人心魄的悍然杀气,叫人不敢直视。

    叶默还苍白着脸,他想避开对方的视线,想低下头,想逃走,但是四肢冰凉,僵在了原地,幸好,很快那位陛下就收回了视线,拐过拐角不见了。

    他学习过帝国史,也看过这位陛下的影像,但在此刻,那冷冰冰的文字仿佛才真实起来,跟眼前的男人重合起来。

    那个只存在于书本跟影像上的诺顿·格兰斯,屠杀了同胞兄姐,将父亲刺死在王座上,但同时也将帝国本就辽阔的领地扩张了一倍的诺顿·格兰斯。

    伟大的同时也饱受各国非议,荣耀上的王座永远带着鲜血的最后的格兰斯。

    一行人刚刚走出去,紧接着就进来两个穿着军装的士兵,手脚麻利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走廊。

    奥格斯特才注意到叶默的异常,他站起来,把叶默也拉了起来,这时候走廊就已经只剩一块还染着鲜血的地毯了。

    奥格斯特站在叶默身边,两个人一块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块血迹,两个人关注点显然不同。

    “不愧是陛下,那些雕像上的剑都不是易于传导精神力的材质,他竟然可以做到用这种东西当做介质攻击。”

    奥格斯特接着道:“我说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侍者。

    叶默突然俯下身,扶住旁边的窗台,弓起身体,开始干呕起来。

    奥格斯特立刻停下来,用手顺叶默的背。

    “你们一年级没有去实习吗?照理说一年级都见过这些了啊,没事的,好了好了,我不说了。”

    看着叶默干呕的更厉害了,奥格斯特一边给他顺背一边生硬的开始转移话题。

    “……我看你之前一直在看这幅画像,这是之前格林顿在立下大功后向格兰斯索要的画像,已经挂了很多年了,格兰斯不喜欢在除了自己行宫以外的地方被悬挂肖像或者雕塑,整个帝国除了格兰斯的宫殿,大概就只有寥寥几幅流落在外的格兰斯肖像了,非常的珍贵。”

    “我小时候父亲甚至不允许我靠近。”

    奥格斯特还在说着什么。

    叶默已经听不进去了,他不停的摩挲着自己的手腕,再三确认上面是干净的,好像又回到了幼时刚被叶知远接到的那种状态。

    他在这个世界最初的记忆可能是太惨烈了,又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叶默那时候时常会出现幻觉,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密闭的客厅,沙发上是一具男人的尸体,他刚从女人的尸体下爬出来,身上都是半干的粘稠血迹。

    一旦陷入这种状态,叶默会不停的检查自己身上是不是干净,衣服上有没有沾上鲜血,哪怕是理智告诉他不会的,都是幻觉,他也控制不住的害怕。

    有一次叶云对叶默恶作剧,把番茄酱抹到了他身上,面对小孩子耍脾气从来都好脾气的接受的叶默第一次把叶云手上的番茄酱瓶子用力拍开然后飞快的躲回了房间,连叶云都吓了一跳,安分了很长时间。

    那一晚上叶默都在不停的用水清洗自己。

    ……

    诺顿·格兰斯刚走出走廊,就命令道。

    “去收拾干净。”

    身后有人领命而去,分了两拨,一拨去了走廊进行真正的清理,一拨拿了武器,去进行另一种清理。

    凯文·格林顿在诺顿·格兰斯身后。

    “陛下其实不必这么麻烦,小孩子多经历经历也是好事,这么冒冒失失的,也是时候好好得个教训了。”

    凯文先生手里拿着手杖,虽然腿脚有些不方便,但看起来精神奕奕,但他其实打见到叶默开始就提起了心,格林顿一直忠于格兰斯,他本人也从未隐瞒过格兰斯任何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叶知远说要告诉凯文·格林顿叶默的身世来历的时候,凯文·格林顿断然拒绝。

    不知道叶默的来历,至少面对陛下的时候他会好受一点,但叶知远说叶默是叛乱遗留的产物,他多多少少可以猜到叶默极可能是叶家某个叛乱者的后裔,叛乱者的后裔不能进入军队或者内阁为帝国效命,叶知远费尽心思养在自己名下,大概也是为了这孩子前程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