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88章 第 88 章

    战舰压低了距离,缓慢地停到了跟楼层齐高的地方。

    诺顿跟叶默的身影就被遮挡了起来。

    直播间里人数还在急剧增加,工作人员调整了一下角度,还在频道里跟驾驶员沟通,“能不能稍微调整一下星舰。”

    “可以是可以,但是到处都是格兰斯的星舰……”

    所有人都默默闭了嘴。

    最后调整后的角度勉强可以看见诺顿他们的侧面。

    诺顿正好扶着叶默的肩膀,登上星舰。

    【有生之年,我竟然能看见格兰斯这么温情的一幕,我真的没有在做梦吗?】

    【大型战舰竟然也能到这么低的距离,驾驶员技术好好啊。】

    诺顿跟叶默的身影都消失后,阿诺就出现在了画面里,他戴着半面面具,眼角眉梢带着锐气,侧头直视了过来。

    随后直播间便一下子暗了下来,最后的画面就是阿诺那凌厉的一瞥。

    漆黑的直播间里只有弹幕在交流。

    【啊啊!没了!那么多人进来都没有事,偏偏他看过来就没了,这肯定是侍卫长做的吧!】

    【有人录屏了吗?我刚刚跟我爸讲,我爸死活不信。】

    相对于星网上庞大的人数,观看完完整直播的人还算是少数。

    星网几乎已经炸锅了,无形的信息如同风暴席卷而过,无数报道还有事件前后梳理在星网上被传播。

    传播最广的是最开始被整理出来的从最开始的线索一直梳理到最后的详细稿子。

    标题是【再一次在流浪星域扬起旗帜。】

    最开头的配图是画的,从叶默身侧仰视的视角,叶默站在楼顶,仰着头,远处是显得有些破旧的还露着钢筋水泥本色的建筑。

    再越过叶默,湛蓝的天空中,是无数格兰斯的战舰,显得压迫感十足,还有战舰舱门边仿佛经历过炮火洗礼显得风尘仆仆的格兰斯军人。

    画面很细节,连衣服跟武器的磨损都被画了出来,仿佛可以隔着屏幕嗅到硝烟味。

    特写的地方是格兰斯战舰上的标识。

    整个画面很震撼人。

    至少克里斯他们就非常震撼,就算是在信息流通不便的流浪星域,格兰斯的大名也如雷贯耳。

    克里斯他们正在中心城区,他们已经被克莱帝国的人找到,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过来找叶默。

    但来的时候就已经扑了个空。

    除了这个,还有各种各样的分析文章也纷纷被转来转去,比如【浅析格兰斯的强悍□□!】【谈一谈历代格兰斯的悲泣之剑。】

    ……

    格兰斯的战舰开始返程。

    一群白大褂围着叶默。

    在他们中间,突兀地插了个阿诺,他固执地要叶默待在他视线范围之内,最好是在一伸手就可以碰到的地方。

    就这么短的时间,阿诺已经借着帮忙捏了好几次叶默的胳膊或者肩膀以确定这是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叶默。

    诺顿没有跟阿诺一样硬插进去碍事,但他站在门边,视线几乎一直没有从叶默身上移开过。

    检查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有军医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走了过来。

    “这是一部分目前可以进行的检查项目的结果,有很多大型仪器战舰上不能安装,更详细项目的要等到回去之后。”

    诺顿这才暂时收回视线,把资料接过去,一页一页的翻动。

    医生也在一边进行说明,“目前来看,现有数据都非常乐观,我是说,非常健康,跟您还有其他几位这个年纪的数据差不多了,甚至某些方面还要更加优秀,比如精神力的某些测试上。”

    医生从光脑上调出一个页面,展示给诺顿,“这几项跟之前相比,变动很大。”

    “这些数据显示他的精神力非常活跃,但外在表现又是他的精神力更加稳定了,这非常矛盾,我们推测这有可能是精神力大幅增加的缘故,但也只是推测无法验证,s级往上,精神力的增加就呈指数型增长,非常难以测量。

    总之,由于活跃度过高,您还是需要时常为小殿下进行精神力抚慰。”

    诺顿嗯了一声,视线从资料上移开,盯着医生。“还有他的记忆。”

    医生点了一下头,接着往下,“大脑跟精神力都没有损伤,初步推测,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可能遇到一个什么契机,这种情况说不太准,你们可以给他多讲一些以前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诺顿才微微地颔首。

    医生松了一口气,然后离开了。

    诺顿重新看向叶默那边,他似乎要进一个检测舱,现在已经躺在了上面,阿诺正在旁边说着什么,然后阿诺就大步朝着门边走了过来。

    经过诺顿的时候阿诺停了下来,开口道,“我去给叶默拿他的玩偶。”

    诺顿点了一下头,“还放在原来的地方。”

    但是阿诺还停在原地,诺顿看着他,等着他的接下来的话。

    果然,阿诺接着又道,“他身上没有伤痕。”

    两个人都知道,叶默身上原先是有一些迟迟不退的伤痕的。

    格兰斯恢复能力强悍,但身上多多少少都会留一些伤痕,这些伤痕会随着时间逐渐消失,阿诺小时候被王虫咬下了手臂,臂膀处现在还有一道浅淡的痕迹。

    叶默身上就更多,已经很久了,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正常自愈。

    格兰斯恢复力大幅度提高的时候,只有一种情况,那就失去控制,被自己引以为傲的精神力支配的时候。

    曾经艾德里安被镣铐锁起来关在房间里的时候身上总是被他自己弄得伤痕累累,但是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除了地面还有镣铐上残留的鲜血,身上就一点痕迹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