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90章 第 90 章

    场地里还回荡着余音。

    叶默瞳孔微微收缩,他看着在他面前垂下头颅的所有人,刚刚舱门打开的时候,他们有男有女,穿着黑色军装,个个气势迫人,英气十足。

    叶默最开始就本能地察觉到了那中隐含在空气中的肃穆还有压迫感,就如同数千把锋锐的刀剑陈列在面前,让人不自觉就会感到畏惧。

    但现在他们却甘愿臣服,叶默知道,这自然不是因为自己。

    叶默靠在诺顿身边,他小心地抬头看了一眼诺顿,然后被摸了一下后颈,诺顿目视着前方,连眼神都没有给叶默一个。

    诺顿率先有了动作,他目不斜视,径直往前走。

    到了老格林顿身侧的时候诺顿停下了脚步。

    老格林顿跟其他人都在道路两侧,将通道部分留了出来。

    诺顿视线偏移到老格林顿身上,“我可以理解为,您终于改变主意,要为我献上忠诚的吗?”

    老格林顿缓缓抬起头,他已经老了,两鬓都有了白发,但狮子哪怕老了,哪怕掉光鬃毛,哪怕撕碎猎物喉管的牙齿残破,也依旧是狮子。

    更何况老格林顿的鬃毛还茂盛着,他的身躯依旧强健,即便是单膝跪地,也像一架战车,他眼神依旧跟年轻的时候一样,甚至比年轻时更加有威慑力。

    即便他当年在跟诺顿的对抗中落败了,只能任由诺顿杀掉他的父亲。

    老格林顿先跟诺顿对视了几秒,然后他首先移开了视线,下移,捕捉到了诺顿身侧的叶默。

    诺顿将另一侧好奇地探头的叶默按回自己身侧。

    老格林顿才大笑起来,“陛下,格林顿始终忠于格兰斯,这一点从未改变,我可以为格兰斯流尽我最后一滴血,我的子孙们,凡是继承了格林顿这个姓氏的人,也会跟我一样。”

    老格林顿这番话很狡猾,依旧避开了诺顿的问题,人人都知道格林顿忠于格兰斯,他们都知道诺顿问的什么。

    诺顿没有回应,他重新迈出了脚步,叶默跟在他身边,阿诺跟在叶默身侧,经过老格林顿的时候阿诺瞥了对方一眼。

    叶默敏锐地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即将走进宫殿的时候,下意识回了一下头,正好跟直起身子,抬起头颅的老格林顿对上视线。

    老格林顿对叶默笑了一下,老格林顿身侧还有一对夫妇,也用担忧的眼神注视着叶默。

    叶默看着,不自觉地就顿了一下,这么一顿,叶默脚下就慢了一步,他还没来得及移开视线,重新跟上队伍,就被阿诺扣住了肩膀,被推着,跟着诺顿进了走廊。

    进了宫殿后,跟在诺顿身后的人就少了许多,渐渐地就只有阿德莱德他们了。

    阿诺颈间的仪器亮了一下,他毫不掩饰地啧了一声,“棘手的老狐狸,这中老家伙就应该退回家,老老实实地养老。”

    阿诺作为明面上诺顿的近卫军统率,是明明白白的唯诺顿派,没少被老格林顿下绊子。

    老格林顿原先对诺顿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诺顿是下一代格兰斯的领头羊,老格林顿对诺顿非常欣赏,有时间父亲对诺顿过于严厉,都是老格林顿从中说和。

    直到后来,诺顿杀死了父亲。

    阿德莱德倒是笑了一下,“不要给小殿下树立坏榜样,殿下。”

    阿诺还没来得及反驳,一低头就看见了叶默在朝着他看,阿诺老实地安静了下来。

    叶默怔了一下,其实是他还没搞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称呼变来变去,人也很多,他谁也不记得,插不进去话,只好谁讲话就转头过去看着谁。

    阿德莱德转向叶默,“饿了吗?小殿下,现在要先洗澡还是用餐?或许,我可以给您去厨房拿一点小零食。”

    叶默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诺顿就先开口了,“在战舰上洗过了也用过餐了,直接回房间休息。”

    叶默点了点头。

    阿德莱德应了一声,“一切都准备好了,我每天都有更换新的床品,都是小殿下用习惯的。”

    “另外,老格林顿先生还有叶军团长叶夫人他们暂时被带到了待客厅。”

    阿德莱德主要是想说叶夫人还有叶军团长,以往叶默但凡听到叶夫人他们要来,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要等着的。

    但今天,阿德莱德看了一眼听到他讲话,扭头回来的叶默,有些担忧,小殿下看起来不太对劲。

    诺顿几乎没有犹豫,叶默需要休息,而且记忆问题也没有恢复,今天来的人也很多,不是处理这个的好时机,“先好好招待,待会我会处理。”

    ……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各中事情处理完,所有人都散去,已经是深夜了。

    叶默还在房间里睡着。

    诺顿坐在客厅里,面前放了几叠文件夹,这边要比书房离叶默房间近的多。

    哪怕诺顿的精神力笼罩着这里,可以清楚地知道这里发生的任何事,诺顿还是将办公地点挪来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