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91章 第 91 章

    已经是深夜,客厅里只有角落还亮着灯。

    昏暗的客厅里,诺顿还有阿诺的身影隐约可见,他们就像两头伤痕累累的雄狮,白天的时候一刻也不放松地巡视着领地,只有借着夜色才会露出疲态,彼此依靠着展露出伤口,相互舔舐。

    阿诺低垂着头,好一会儿都没有发出声音来,“哥哥,叶默来了之后,我的精神力状况好了很多。”

    诺顿给予了肯定,“是的。”

    诺顿的声音一如既往,没有丝毫波动。

    阿诺接着往下说了下去,“而叶默的状况,不稳定了很多。”

    这其实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叶默那时候正处于精神力发育期,精神力状况很多变,精神力暴动对于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来说很普遍。

    精神力暴动跟精神力狂暴界限其实不太分明,前期的征兆也差不多,但精神力暴动是每个发育期的孩子都可能出现的正常症状,而精神力狂暴现象则是格兰斯特有的症状。

    阿诺分辨得出精神力暴动跟精神力狂暴之间的区别,叶默第一次精神力狂暴就是那次刺杀,那次刺杀里叶默不仅受伤,还提前出现了格兰斯走向末路的征兆。

    阿诺艰难地思考着,“他这次检查,情况很好,对吗?”

    诺顿沉默了几秒,最后依旧嗯了一声。

    阿诺又追问道,“是因为远离了我吗?”

    “他们预测叶默的精神力属性偏柔和,治愈,具体情况还不确定。”

    阿诺敏锐的抓到了诺顿话里的重点,“但很有可能,对吗?”

    诺顿沉默着,默认了这个说法,目前已知的只有阿诺情况的好转跟叶默有关,叶默的第一次精神力狂暴的直接原因也是阿诺,其他影响暂时还不明朗。

    阿诺也安静地低下眼帘,他垂下去的右手悄然握紧成拳,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叶默在他怀里奄奄一息的样子,跟父亲跟艾德里安跟他所有兄姐的模样重合,格兰斯的末路会是什么样子,阿诺比所有人都清楚。

    而那本是他所该承受的。

    阿诺的思绪很混乱,最后就只回荡着医生对叶默仿佛判决一样的诊断,【小殿下过早的出现了崩溃的症状,他可能会比其他格兰斯更早的迎来终点。】

    他们进行了很多次诊断,阿诺也曾经无数次想,为什么是叶默,为什么是叶默会是那个例外。

    但现在一切都有了答案。

    是他,是他在叶默身边,将一切都搞砸了。

    叶默出现之后,阿诺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腐朽的生命里重新出现了一抹生机勃勃的嫩绿,人生重新被启动了,他觉得一切都好了起来,甚至连别的也好了起来,阿诺安眠的时候多了很多,晚上的时候阿诺终于不用忍着痛苦在黑暗中清醒一整晚。

    医生甚至还有阿诺本身都觉得这种改变,是阿诺心态有所转变的原因。

    但事实是,他这颗已经枯朽的树木,一直依附着生机勃勃的小生命而喘息着苟活,贪婪地蚕食着对方的生命。

    而他带给叶默的就只有痛苦,还有提前的末路。

    阿诺再次看向诺顿,“哥哥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阿诺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一个什么样的答案,会是哥哥沉默着,看着自己一点点将叶默的生命消耗殆尽吗?

    “那场雪之后。”

    在裂谷底部的那场雪之后,叶默就失踪了,随后就是对以往格兰斯仇敌的彻查,对叶默有直接袭击行为的刺杀自然也被复盘过数次,其中的细微异常就被发现了

    阿诺身体动了一下,他缓缓抬起头,在光线昏暗的客厅,诺顿看见了阿诺眼里闪烁着的光芒。

    阿诺声音明显轻松了很多,他就早该知道,诺顿是值得信任的,“哥哥果然也看到了啊,很美吧?”

    “我是不是问早了,哥哥应该早就有打算了。”

    诺顿沉默着,默认了阿诺的说法,阿诺很了解他,找到叶默后,他就已经决定将这件事告知阿诺了。

    在找到叶默之前,诺顿本打算一直守着这个秘密,如果叶默已经死去,知道真相只会让活着的人更加痛苦。

    痛苦的人有一个就够了,不需要多一个阿诺,但现在叶默还活着,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阿诺接着道,“我之前还在想,会不会是哥哥早就知道了,但是站在一边看着,什么都不做。”

    诺顿皱了皱眉,看着阿诺,“你们都是格兰斯的一份子,是我所珍视的家人。”

    阿诺痛快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对不起,哥哥,我应该相信你的,你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叶默就交给你了,哥哥。”

    阿诺重新将脸贴到诺顿的膝上,“哥哥,我想搬进到四楼的房间里了。”

    诺顿的指节不自觉弯曲了一下,他转向膝上的阿诺,“事情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叶默的情况到底如何也还不明朗,我目前的打算是先将你们分开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