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106章 第 106 章

    叶默沿着楼梯慢慢往上,虽说楼上禁止其他人进入,但那是指格兰斯的居住区还有诺顿经常去的一些地方。

    以往偶尔会有一些阿德莱德安排的人在楼梯还有储物间这种不重要的房间里,做一些清洁还有整理的工作。

    叶默有时候会碰见他们,但今天二楼跟三楼似乎谁也没有,一路都静悄悄的。

    叶默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他轻快地踏上楼梯。

    然后叶默在走廊入口停了下来,走廊尽头是阿诺的房间,而紧挨着阿诺房间的右侧,有一个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而四楼,正是禁止其他人踏足的禁区。

    除了阿德莱德还有格兰斯的成员,其他人都禁止靠近。

    门被打开着。

    叶默本能地察觉到房间里似乎有人,他隐约能感觉到呼吸声还有心跳声。

    几秒钟后,呼吸声还有心跳声就消失了,叶默再怎么努力去听,也再也听不到刚刚似有若无的声音。

    被发现了。

    叶默清楚地意识到,房间里面的人察觉到了他的到来,并且有意地隐藏了自己的呼吸还有心跳。

    而他也无法使用精神力探查,那边的房间都填充了屏蔽精神力的晶体,是精神力探查不到的区域,但好消息是对方也无法使用精神力。

    叶默看了一眼阿诺的房门,阿诺的房门紧闭着,因为要关押狂暴的格兰斯,所以房间隔音的效果很好,只要关着门就能隔绝大部分噪音,无法确定阿诺是不是没事。

    叶默靠近了墙壁,他的背紧贴着墙壁,右手伸进旁边放着的一个花瓶里,然后慢慢抽出了一把匕首。

    阿诺曾经带叶默做过积分游戏,叶默找到一把匕首或者其他武器的就积累一分,以此来让叶默熟悉格兰斯宫殿的武器存放处。

    叶默小心地踏在地毯上,慢慢靠近,几乎无声无息。

    走廊不长,叶默很快就到了门边,他停了下来,准备了几秒钟之后,飞快地窜了出去。

    他刚刚出现在门边,几乎是同时,从里面就被扔出来了一把椅子。

    叶默用右臂挡了一下,他几乎还什么都没看清,只用余光看见紧接着而来的还有一张桌子,在军校里的训练告诉叶默这个时候不能后退,往后退就会有空挡,会将自己暴露在敌人视野之下,给对方留下攻击的余裕。

    随后叶默本能地迅速矮身,做了一个前滚翻,进入了房间,与此同时,匕首也放在了身前。

    叶默几乎没看清,他隐约看到有个人影。

    匕首被什么东西挡住了,相撞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匕首连带着手腕都被缠绕住了。

    叶默冲势很快,对方极快地侧身,避开了匕首,随后顺势拉住了缠绕住叶默手腕的锁链,绕到叶默背后,又将叶默另一只手反扭在了叶默背后,同时用膝盖压住了叶默的小腿,迫使叶默半跪在地上。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叶默停下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脖颈间被人缠绕上了锁链,拿着匕首的右手连带着锁链被压向左肩。

    叶默一直没有松开手里的匕首,现在匕首也横在了他自己颈间。

    叶默看不见身后的人。

    只在结束的时候听到了对方低声道,“捉到了。”

    对方声音很清朗,他打量了一下叶默,“什么啊,怎么还这么小。”

    艾德里安稍稍松了一下缠绕住叶默的脖子锁链,他用锁链将叶默从叶默背后束缚住。

    艾德里安在叶默刚刚上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艾德里安自己不能离开房间,锁链也很短,他所在的房间里几乎什么都没有,总共也就一把椅子还有一张桌子。

    艾德里安就用这些将这只小老鼠引诱进来,然后捕获。

    叶默看着自己面前的锁链,握着匕首的手迟疑了一下,然后就放松了握着匕首的手,他对这锁链很熟悉,跟阿诺脖子上的一样。

    四楼禁止其他人进入,叶默这样子的孩子,大概是误入,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淘气到惹人嫌,需要吃个教训才会听话。

    这次如果遇到的是狂暴状态的自己,他进来之后能不能走出去还是个问题。

    艾德里安看着叶默,又松了一下自己压住叶默的腿。

    “你叫什么名字?”

    叶默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道,“叶默。”

    艾德里安记得这个名字,之前诺顿提到过。

    “来这里的目的?”

    “阿诺。”

    艾德里安又加重了一点力道,“说清楚一点。”

    叶默随着艾德里安的力道往下低了一点身体,他的声音依旧跟之前一样,听着很温顺,像什么小动物,“我来找阿诺。”

    艾德里安隐约察觉到了不对,他凑近了一点,看着叶默的侧脸,端详着叶默。

    他顺便还摸了摸叶默柔顺的头发。“阿诺?他可能没有空接待你。”

    总觉得很眼熟,难道是年少时哪个朋友的孩子吗?

    另一个房间里的阿诺也在喊话,“艾德里安,怎么了?”

    阿诺刚刚就听见了声音,但他一直等到结束才出声,艾德里安抬起头,稍稍提高了一点声音,“有个孩子闯进来了。”

    “艾德里安殿下。”

    阿德莱德打断了他们的交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托盘站在门边的一堆桌椅残骸中。

    阿德莱德勉强保持着微笑,艾德里安下意识开始反思自己最近做了什么。

    每当阿德莱德露出这样的表情,老是他们闯祸的时候,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某个闯祸的格兰斯总会接连不断吃到不合自己心意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