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118章 第 118 章

    指挥中心。

    几名格兰斯都在这里,围绕在诺顿身边。

    德恩烈活动了一下脖子,他扫过整个指挥室,“西瑞尔呢?”

    他旁边的艾德里安冷哼了一声,阿诺扫过角落里的毯子,上面的玩偶已经不在了,他接话道,“大概在房间里。”

    艾德里安刚要开口说什么,林秘书长就从外面进来了,他走到诺顿身边,俯身,“陛下,按照这个速度,舰队大概后天晚上就可以抵达帝都。”

    诺顿颔首,又道,“派人去格兰斯国界的297号驻扎点接应一个人,他应该会在明天抵达驻扎点,把他带回来,现在出发,在后天晚上我们刚回去的时候,就可以见到对方。”

    诺顿侧了一下头,“德恩烈,你去,你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很多。”

    德恩烈跟刚刚叶默进行过两次精神力上的交流,精神力活跃值已经到了很安全的水平,加上脖子上的抑制器。

    德恩烈站直了身体,走到诺顿身边,像一只被驯服但还是野性十足的狼。

    诺顿接着道,“对方手里拿着解除药剂,你见到的第一面就把它先拿到,只有一支。”

    在场的人都知道解除药剂是什么,这是从实验室出品的、用于被实验动物或者直接就是实验室产出生物的安全机制——对实验室以及其他人安全负责的机制。

    后来因为在人体上的滥用,这项技术已经被禁止了,但德恩烈他们都知道这项技术,他们小时候跟随着父亲取缔过一个地下实验室,药剂注射条件很苛刻,至少在场几名格兰斯包括林秘书长都不会符合条件。

    德恩烈点了点头,他顿了一下,还是问道,“解除药剂,是给谁的?”

    指挥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艾德里安脸上原本带着一点的笑意早就消失了,阿诺眼睫颤了颤,再抬起是一片冷意。

    诺顿注视着德恩烈的眼睛,“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

    诺顿道,“叶默,是给叶默。”

    “他是实验室产物,是叛乱的遗留物,”

    德恩烈之前心里就隐约有了猜测,但当猜测被证实的时候,他还是抑制不住的愤怒。

    诺顿接着往下说下去,“你需要去接应的人,从血缘关系上来论,是叶默的舅舅。”

    诺顿看了一眼林秘书长,林秘书长微微俯身,他打开了文件夹,“当年,格兰斯内部动荡造成的帝都动乱里,涉事家族超过数十个,人数波及范围大,叶家在其中最为特殊。

    当时叶家掌权人对家族把控力下降,家族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跟随家主,继承人在对抗虫族的时候牺牲,另一部分跟随着当时的实权人物随一些家族一起加入同一个组织,关于叶怀远的资料并不多,资料简单的显示他加入了后勤部门,后来被分配到实验室,并没有其他行为,所以免除了死刑,被判处犯有叛国罪,流放流浪星域,后续流放地遭遇虫族袭击,失去了他的信号,资料上记载疑似死亡。”

    “从最近的事件里,验证了对方的身份,应该是黑市活跃的有名暗杀者——无面,初步推测,他应该有参与小殿下的实验项目,并且在一个相当便利的职位,所以拿到了解除药剂,在因为意外碰见小殿下的时候,给他注射了一次,携带了一支药剂回来。”

    林秘书长重新合上文件夹,“这就是全部的资料。”

    德恩烈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哥哥,等拿到药剂,我就杀了他。”

    “不,留下他,还有用。”

    诺顿抬眼,看向明显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德恩烈。

    “他跟蜘蛛有关。”

    诺顿想要通过无面这条线,将对方隐藏在底下的部分也拉到阳光底下。

    德恩烈闭了一下眼,几秒钟后再睁眼,明显平复了很多,“我明白了。”

    德恩烈第一次听到蜘蛛这个名字,是在小时候,那时候他差点失去了一名兄弟。

    在母亲跟父亲的争吵中,德恩烈知道了蜘蛛。

    蜘蛛朝格兰斯伸过手,阿诺小时候经历的刺杀背后就有他们的影子,但一直没能干脆地将他们连根拔起。

    它存在太久太久了,发展到现在,庞大到甚至可以操纵国家,但是又异常低调,只在几个特殊的时期出动,德恩烈看不懂他们的目的。

    格兰斯追查蜘蛛那么多年,也是时候抓住他们的尾巴了。

    一边的阿诺突然道,“之前的那次叛乱,也跟他们有关吗?”

    德恩烈跟艾德里安都侧头看阿诺,他们刚刚醒来不久,只来得及了解了一下现在的局势,更多的还没来得及去看,他们现在才知道当时诺顿杀死所有格兰斯后,迎来了一场叛乱。

    诺顿淡淡道,“现在看来,是这样。”

    当时诺顿就隐约意识到,这场叛乱背后肯定有谁正在煽动,但诺顿没有阻止,转而去将在此刻对格兰斯发动战争的国家扬起旗帜。

    这场叛乱是诺顿所允许的。

    在当时,虫潮将近,其他国家也虎视眈眈,格兰斯内部却还在动荡,虫族甚至在帝都附近出没,他没有时间慢慢周旋,一点点削弱他们。

    他需要迅速地清洗掉自己的反对者,找出腐朽的蛀虫。

    诺顿没有多说,他重新转向德恩烈,“去吧,德恩烈,不要做多余的事,把他完整的带回来。”

    德恩烈向诺顿行了军礼,靴子撞击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林秘书长侧头看了一眼,看见了德恩烈从军帽底下的泛着冷意的眼神。

    随后德恩烈就大步离开了。

    诺顿则对林秘书长道,“等我们回去后,让叶知远留下来。”

    林秘书长应了一声,“我马上去办。”

    艾德里安等到林秘书长出去后才开口,“用家人来牵绊住他,会有用吗?”

    阿诺接话道,“会有用的,他是格兰斯人,他应该明白,格兰斯是怎么对待叛徒,但他既然会为了叶默回来,就会为了他的家人停下脚步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