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143章 第 143 章【小修】

    “我宁愿出外勤。”

    艾德里安把手里刚刚处理好的文件放到一边,面色灰暗。

    雅各伯翻着手边的资料,倒是很幸灾乐祸,他假惺惺道,“也没办法呢,你们现在还不能做那些抛头露面的任务,大哥跟父亲都觉得暂时不要给外界那么大的惊吓比较好,可以挑个合适的时机,给他们一点惊喜。”

    艾德里安更愤怒了,“但是我明明已经在外面露过面了!大哥故意的,阿德莱德,你看大哥!”

    一边的阿德莱德笑容不变,他还没有开口,书房另一头的柏得就接过了话。

    柏得脚放在桌子上,面前竖着文件,时不时可以听见翻页声,“啊,那这是因为什么呢?不会是有人惹诺顿生气了吧?”

    文件下移,柏得扫过书房另一边排排坐在书桌前的六个孩子,幸好书房足够大。

    阿诺拿着笔,停了下来,煽风点火道,“我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要不是艾德里安哥哥,我们现在没准应该已经跟叶默在吃午饭了,还可以监督他喝牛奶,而不是在这里看着文件啃干面包。”

    一边的阿德莱德笑着摇了摇头,他拿来的可都是刚刚出炉的食物。

    德恩烈闻言冷哼了一声,带着火气把文件摞到了一边。

    艾德里安立刻转向阿德莱德:“阿德莱德,下次我不要跟德恩烈挨在一起了。”

    艾德里安另一边是赫丽。

    赫丽的姿势跟柏得如初一辙,都是翘着脚放在桌子上,不同的是赫丽脸上扣着一个文件夹,一动不动,看起来好像睡着了,过了一会儿,她才直起身体,文件从她身上滑落,她连看都没看,就轻易地接住,扣到了桌子上,发出了一声响声。

    “大哥也太过分了,我要放假,我下午不干了。”

    柏得文件下移,德恩烈扭头,其他人的视线也都投了过来。

    连一直勤勤恳恳埋头处理文件的艾丽娅也从文件堆里抬起头,一起看向了赫丽。

    赫丽声音往下降了一点,“看我干什么,我又没说不做,但是可以晚上再说吧?”

    艾德里安首先响应,“我觉得赫丽姐姐说得对。”

    其他几人都兴趣怏怏地收回了视线。

    阿德莱德安慰他们,“等过几天,陛下心情好一点,工作就没那么多了,先忍耐一下吧。”

    现在很多工作都是被特意从别处调过来的,阿德莱德还记得陛下的原话,为了让他精力旺盛的弟弟妹妹们能有点事情做。

    艾德里安试图拉更多人下水,“今天可是周末,叶默没有课,我们可以跟他们玩,等到晚上他可就睡觉了。”

    “我问过了,大哥今天下午会在会客厅接见谁来着,反正没空看着叶默,叶默没课,八成会去找他哥哥或者去看他的温室跟菜园子。”

    艾德里安一边看文件一边抱怨道,“哥哥管叶默太严了,一到点就让他睡觉,据说是从育儿书上看来的时间。”

    迟迟没有得到回应,等到艾德里安放好文件,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其他人,包括最听话的艾丽娅在内,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扭头盯着他。

    艾丽娅从桌子底下掏出来一台摄像机,放在桌子上,发出了一声有些沉重的响声。外表很复古的型号,但是几个人都很熟悉,它功能堪称强大,可以进行大范围的全息摄影,光脑的范围跟质感远远不如它。

    艾丽娅跟母亲一样,很喜欢用视频跟照片留下纪念,跟人分享。

    她拎着相机站了起来,冷静道,“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几个人都站了起来,不过十几秒钟,书房里就只有柏得还有阿德莱德了。

    阿德莱德看向了柏得。

    柏得叹了一口气,又翻了一页,“别担心,我还没有那么他们那么幼稚跟任性,作为父亲,就是需要多承担一点。”

    阿德莱德重新给他倒上茶,“您之后不要嫉妒就好。”

    柏得做得出这种事情。

    柏得翻页的手顿在了那里。

    他想起来第一次见那孩子的时候,自己的剑抵住叶默的要害,他们的距离就只有一把剑那么长而已,他可以清楚地听见叶默心跳还有呼吸的声音。

    叶默在自己的剑下,像只瑟瑟发抖的小兽,但还是勇敢地抬起头看着他,像只被从自己的壳里被拽出来的蚌,被迫展露出自己的要害,有一瞬间,柏得感觉自己一旦用力了一点,他就会像脆弱珍贵的瓷器或者什么东西一样,破碎掉。

    柏得审视着他,不应该是这样,明明缩在壳里却又是个小疯子,要么就好好缩在壳里,一直柔软着,要么就从壳里出来,变得坚硬起来,疯的更彻底一点。

    柏得有机会松开他,让他重新缩回自己安全的世界里。

    但片刻的犹豫之后,柏得还是决定,试着强行将他的壳打破,让疼痛教会他,应该好好待在安全的壳里,不要随便出来,但那注定是惨烈的。

    剑刺下去的时候,他看见了叶默眼里的恐惧,也从叶默不停波动着的瞳孔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也看见了诺顿的剑穿过自己胸膛的时候那锋锐的白芒。

    但柏得清楚地看到,诺顿的剑穿透他的胸那一刻,叶默也是恐惧的。

    恐惧着他,又恐惧着他的死亡。

    所以明明可以有很多机会去接近那孩子,柏得还是一直没有什么动作。

    柏得觉得他还不够了解对方,也还没有想好该用怎样一个态度去面对那个孩子。

    叶默看起来是个彻头彻尾的格兰斯,黑发黑眼,一副漂亮过头的好样貌,但是一点也不像诺顿,也不像他任何一个孩子,他脆弱又天真,可爱过头了,以至于不像个格兰斯。

    好吧,柏得最后自暴自弃地想道,柏得·格兰斯有一天竟然也会这样可笑地犹豫迟疑起来。

    他承认他有点畏手畏脚了,也有点后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用那么粗暴的方式撬开了他的壳,他或许应该敲敲蚌壳再唱首儿歌什么的,只是有点后悔罢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柏得顿住的手才又动了,又翻了一页,但面前的一行行字他其实一个都没有看进去。

    直到过了一会儿,柏得的通讯响了一下,是家庭群,群里传来的是叶默的照片,一看就是艾丽娅的手笔,照片里叶默睁着一双猫眼,两手提着一只水桶,站在他打理的小菜地里,脸上有一道泥巴的痕迹,有些懵地看着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