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185章 第 185 章【小修】

    除了每天不少于两颗的要求之外, 医生没有再限制软糖用量。

    所以在之前,叶默如果要要赖多吃一两颗,诺顿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自从叶默毫无节制地吃了大半罐导致好几天食欲不振后诺顿就管制地很严了。

    叶默最近都只能从诺顿那里得到两颗糖,再多就再也没有了,今天早上他就早早地把软糖吃掉了。

    现在得到了诺顿的应允也不哭了,但是还是要诺顿抱着拍拍。

    也不下来玩了,在叶默认知里, 他刚刚挨了一针,不可能下地。

    一边的阿德莱德把叶默一大早就带出来的狮子的玩偶递给诺若顿,诺顿的手刚离开他的背,他就要小声哼唧。

    诺顿只好把手重新放回去拍他的背。

    阿德莱德也收回手,他快速收拾好叶默的东西,"我来吧,陛下,也是您该带着小殿下午睡的时间了。"

    诺顿微微颔首,就带着叶默回了房间,阿德莱德轻手轻脚地把东西放下就退了出去,只剩诺顿跟叶默在房间里。

    叶默打了个哈欠,还不忘提醒诺顿道,"爸爸,默默的糖。"

    诺顿把他放到床上,嗯了一声,"晚上再给你。"

    叶默就放心了,诺顿从来没有骗过他。

    然后叶默就接着想起了自己挨了一针的委屈,挨着诺顿,要诺顿拍拍,最近天气转暖,他其实已经有一阵子不再硬要在诺顿怀里睡了。

    诺顿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背。

    房间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只有叶默舒缓的呼吸声,诺顿拍着叶默背的手,也跟着慢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

    叶默总是需要午睡,诺顿也就跟着,可支配的时间就少了一部分,阿德莱德还经常担心诺顿会辛苦,好几次提出在中午的时候要不要他来照看叶默或者在书房放张叶默的小床。

    但诺顿其实不觉得,甚至这段时间其实是他最放松的时刻之一。

    他暂时放下了一切 ,只是个照看自己孩子的父亲。

    ?..

    流浪星域,某处垃圾星上,中心城区的歌剧院。

    这个歌剧院上方是交错的钢铁的横梁,舞台上用到的很多器械都被安装在这里,平时就用全息投影掩盖住。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某些时刻成为了绝佳掩护。

    零三在只有一只手掌宽度的钢铁横梁上不紧不慢地走着,到了无面身边停了下来。

    无面靠着边缘的墙壁,一只手扶着墙壁上的凸起,蹲坐着,往下看,他一只脚脚跟提起,轻巧地着地。

    无面突然动了下,对着零三做了一个手势。

    他刚刚做完手势,整个剧场就陡然暗了下来。

    无面跟零三几乎同一时刻动了。

    剧场里的观众只听到了几声闷响,等到灯再次亮起的时候,没一会儿就从二楼就传来了尖叫声,还有东西摔到地上的声音,一片混活。

    一楼的观众也都站起了身,"怎么了?"

    "好像有人出事了?"

    "死人了,是谁?"

    "是、是部长。"

    部长是这颗星球的最高领导者,因为他在其祖国的职务被称为部长。

    "什么鬼,难道是星盗?他们不是拿了钱了吗?"

    "部长死了,这里不安全了!"

    剧院里的观众站起身,争先恐后地往外。

    他们自然不是流浪星域的居民,他们来自各个国家,基本都来找乐子的,个个非富即贵。

    毕竟流浪星域是三不管的灰色地带,做什么都很方便。

    零三跟无面早就退了出来,他们身上披着黑袍,穿梭在街道上的人群中,很快就找到了接应的人。

    坐上了悬浮车。

    无面没有什么表情,黑袍底下能隐约看出一点血迹来,这不是他的血。

    或许是由于虫灾将要来临,各国包括格兰斯都首先专注于进行部署跟防护,蜘蛛第一次没有小心的隐藏自己的存在,比起之前,他们现在堪称是肆无忌惮地展现着自己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