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冰曳 作品

第127章 老侯爷上门

    会试结果还没有出来,段家村好边就传回了消息,当老侯爷看到资料的时候,还有些不愿意相信——怎么可能?!段承、段远那么像二子,怎么可能不会是二子的孩子?!



    更让他感觉到痛心的是,人家段承、段远像的不是上官二爷,而是人家老爹段大。



    据说,年纪一大把的段大,跟上官二爷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就是老年牌的上官二爷。



    管家看到的时候,就知道要糟。



    只是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见老侯爷捏着画像,去找了上官二爷。



    此时,上官二爷左拥右抱,带着一屋子的女人在玩乐。



    “碰——”



    老侯爷一脚踹开大门,吓得一屋子的女人赶紧缩到了墙角。



    “爹……爹,我最近啥也没干,我就在家里,真的,啥也没干……”上官二爷看到他爹的样子,差点没吓尿掉。



    每年科举的时候,他爹怕他出去闯货,都会把他关在家里,等这事了了再放出去。



    所以上官二爷已经习惯了,到了这种时候也会很正常的安排好自己的一切,老实呆在家里玩乐。



    他敢发誓,他今年真没出去。



    可老侯爷要问的是这事吗?他一把揪住上官二爷的衣领,将一张画像递到上官二爷面前,就质问他认不认识画像上的女人。



    上官二爷哪里敢认,不管认不认识,打死了不认。



    “我让你不认识,我让你不认识,”一见希望破灭,老侯爷气得要死,举手就拍向了上官二爷。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上官二爷抱着他爹的大腿直哭:“爹,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招惹良家妇女了……”



    “你不认识别人就算了,这个女人你怎么能不认识?你要认识,我不就抱孙子了吗?你这个蠢货,关键时候就知道掉链子,老子倒了八辈子霉了,生了你这么一个蠢货……”



    “对对对,我就是一个蠢货,当年要死的是我就好了,爹,你就不用为难了。爹,你别气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一个骂,一个认错,屋子里的女人们不知所措,还管家来了,招手让她们全部滚了蛋。



    他安抚好老侯爷,让上官二爷好好认,好好回想一下,某个时间段,他是不是上过南边的段家村,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姑娘。



    他用一些线索,来引诱上官二爷回想,让他别漏了。



    上官二爷简直想哭:“没有,没有,我发誓,我就去过一回,那还是我十几岁的时候,搞大了一个村姑肚子之后,我再也不敢去了……”



    “等等,你搞大了一个村姑肚子?”管家立马将时间线往前挪了许多年,“你确定她的肚子大了?”



    老侯爷也望了过来:不管时间线对不对,但至少搞大了一个,还是段家村的。



    上官二爷见自己说漏了嘴,简直想哭,原本想要否认的,但老爹一瞪眼,他吓得老实交待了起来。



    时间线再一对,老侯爷、管家对出了问题——我靠,怎么段大的出生年月给对上了?!



    所以,段大有可能是老侯爷的孙子,而段承、段远是曾孙。



    这也是为什么,段承、段远既像段大,又像二爷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