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善司 作品

629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其实这些事情的严重性,早在苏吉利得知自己要二次入南北方天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预想。

    第一次进南北方天的时候,她曾真的以为自己有死无生,从此就要和西游剧场说拜拜了,可凭着不放弃的心思,还真闯出了一条捷径,只花了区区二十余年就顺利离开。

    而今要再去,虽然没法想象出最后的局面如何宏大,可她也不再是当初那个身受重伤误入南北方天的苏吉利了啊。

    她如今身具三色琉璃镯、又有了一根佛骨,还修习了归元真经,更是从孙悟空处‘借’来了一根预示着成功的毫毛。

    更别说真武天尊还给她备了那么多宝贝、就连燃灯上古佛也送了她一根替身草……

    而这些,都是东方朔不曾知道的。

    当然,苏吉利也没有自大到她真的能在徦大势至手下走多少招,所以她也有准备后事,那便是在入南北方天前,将本体黑莲还有幻心魔镜的分身留在须菩提手里。

    就算她真的应劫而死,至少和她绑在一条船上的这些人能留一条后路。

    苏吉利自觉已经想到了所有能想到的,也设想了所有不可估计的后果,最好的最坏的,她都有了准备。

    所以听到东方朔如此提醒时,她感动过后很快就抛之脑后。

    东方朔也知道口头之言的劝说并没有多少重量,苏吉利一路来运气太过逆天,此刻就算听到了可能身陨的危险也怕还村着一丝侥幸觉得一切还没有那么糟糕。

    他叹了一声,“也罢,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师傅的事暂且不急,那我就先走了。唐久师体内放有一颗封窍石,等你顺利离体后,切记立刻提醒我,哪怕捎封信诀都可以,我会立刻动手,免得这位上佛随意妄为,真惹出了乱子……到时候被人发现,咱们可就要被一锅端了。”

    苏吉利深以为然。

    这个唐久师,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西游沿路也有好几年,他每一次折腾都能搞出一堆事儿,如今她被要挟替他渡劫,算起来也还是他的锅。

    想到此,苏吉利板正了身子,作势捏佛珠的空当又偷偷问了东方朔一句。

    “朔兄,你说咱们二人合手,能不能现在就催动封窍石,让唐久师成为九窍通灵之体?”

    东方朔还真被问住了。

    他自然是愿意的,可封窍石一旦启动,不仅会封掉唐久师的一窍,还会封存这具身体多出来的魂忆,如今里头可不止有唐久师,还有个苏吉利呢。

    一个不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买卖可不划算。

    苏吉利闻言只能叹息。

    ***

    小山坳的白雾起了半个时辰终于渐渐散去。

    在青石板上卧睡的苏吉利一如白雾之前的睡姿毫无变化,而树上的孙悟空、树下酣睡出声的猪八戒、还有抱臂休息的沙僧也都没有什么奇怪之处。

    云头,扫到此景的周真严几个俱都无甚关注的转开了视线。

    只有白龙马……

    苏吉利抱着胳膊上的缩影镜子纹印,慢慢皱起了眉头。

    她明明记得刚才和东方朔结束对话的时候,白龙马还在沙僧附近站着,怎么白雾消散不过须臾,它就跑到孙悟空坐着的那颗大树下头了?

    该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应该不是。

    她全程都在和东方朔传音入密,为防有人发现端倪,甚至还加了秘法遮掩,再加上白雾,应当不会有什么纰漏……

    放下疑心,苏吉利终于也转移了注意力。

    ***

    大树下,白龙马的大眼珠子恰在此时转了一圈,似是发现了自己再无人关注后,它又朝树靠近了两分。

    孙悟空显然也没在睡觉,但他的注意力并不在白龙马身上,他此刻倚靠在大树上尾巴长长垂着,正在神游天外。

    那尾巴一来一去,是不是就会扫到白龙马面前,但很快又一晃而过晃到了别的地方。

    白龙马见不成,干脆而大胆的又往前挪了半步,总算是被一尾巴正经的扫在了面上。

    它还没叫出声呢,孙悟空却被吓了一跳的收尾看过来,看清是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树下的白龙马时,才舒了一口气。

    “小白龙,走远些!”

    白龙马咴了一口气儿,应踢踢踏踏声走远了,只是刚走到沙僧附近,就又一个转头,又朝孙悟空所在的大树下摸了过去。

    这一次,显然比上一次要小心许多,可等到日初生也没再等到孙悟空的尾巴晃荡下来……

    附在白龙马身边包袱袋子里的麟天琪简直要气炸了。

    他一边稳着性子安抚白龙马不要着急明晚继续,一边在心内数落观音,给他派了个如此胆小的队友!

    几个月前,他依着观音的主意顺利联系上了小白龙,费了许久的功夫才让他同意帮忙接近孙悟空。

    这个小白龙,明明还不是白龙马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爹也不怕,可当了一匹马后胆子就和马身一样缩了小,任他如何哄骗都不愿意在明面上去触碰孙悟空。

    弑神枪非等闲,想要顺利沟通内里器魂,必须要与孙悟空密切接触长达四个时辰,奈何他努力至今,通过白龙马接触孙悟空最长的时间,也不过一刻钟……

    还是第一次亲密接触!

    还是那日白龙马因病骗了一帮人慰问的时候才得来的片刻功夫!

    可或许是白龙马玩的太脱,自那以后,师徒几个就对它微妙起来,倒也说不是嫌弃,但绝对不会再故意凑上去,好像生怕也染了什么突然打喷嚏的病一般……

    这让麟天琪的计划一拖再拖,到如今都没有实现。

    本来今夜起雾是个绝佳的机会,可谁知道不过站近了些碰了一下,就让孙悟空察觉,麟天琪此刻简直是百爪挠心,恨不得化身佛祖将它摁在五行山下好好操磨一顿,直接将弑神枪的器魂抽出来……

    可惜麟天琪不是佛祖,孙悟空也不可能再被压在五行山下,过了今日这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亲密接触,他还得再接再厉,在接下来的日子努力再靠近一点……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