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名叫云云 作品

第335章 灵族篇(333)我要你们偿命

    “小铃儿,我们...一定会在星星上见面,一定会的!”

    黑衣少年面若修罗,看向夜空子母星。

    “我要杀光这些,害你的人!”

    一身黑衣崩碎,云凡皮肤裸露,全身布满细小裂纹,血肉之间,细密金色锁链纷纷断裂,穿透身躯的八根金光锁链,颤动不已。

    璀璨门户的光芒渐渐暗淡,那黑色门户,彻底敞开。

    刘振炎,唐玉成,水蝶,化作七彩光,顺着金光锁链,进入云凡身躯,手持麦穗的老者,握住一根金光锁链,云凡体内,一缕浓厚血液,顺着锁链,注入麦穗老者体内。

    麦穗老者轻踏一脚,冲向丰饶女子。

    一座牢笼,显于云凡脚下,狮状猛兽,抬头看向云凡,“我叫噬元兽,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主人,我的力量,会全数交由给你。”

    云凡低着头,目光夹杂着刻骨的仇恨,他飞至牢笼后方,一把握住两根金光带刺锁链。

    砰的一声。

    锁链断裂,牢笼四分五裂。

    噬元兽缓缓起身,空中踏步,行至云凡面前,额头轻碰云凡额头,而后化作一抹黑色乌光,进入云凡体内。

    ......

    麦穗老者对准丰饶女子头颅,手中烟枪狠狠砸下,丰饶女子头颅破裂,血浆飞溅,如同一道血肉流星,撞入地面。

    星光小鹿此时飞来,白光圆盾自动嵌入云凡左手,云凡缓缓看向星光小鹿,星光小鹿落泪看向云凡,呦呦鹿鸣如同泣歌。

    星光小鹿迈动步伐,叶片双角轻轻触碰云凡胸膛,绿色波动顿时朝四周散去,星光小鹿没入云凡身躯,尽是裂纹的身体,血肉模糊的双脚,瞬间修复。

    云凡空中踏步,朝前走去,金光锁链变的细小,黑色门户缩成一人大小,悬浮于云凡身后,紧跟其移动。

    叮的一声。

    两根细小锁链崩断,被云凡握入手中,云凡脸色顿时疯癫,朝下狠狠摔打,锁链忽地变长。

    云凡嗓音嘶哑,面目狰狞可怕,“我要你们!给小铃儿偿命!我要杀光你们这些阴险小人!”

    “呃啊啊啊!”

    锁链崩打之处,土石纷纷炸裂,只消片刻,白山城地表,就已龟裂不堪,城中落石不断,转瞬间,白山城地表全部塌陷。

    城内居民纷纷冲出白山城,朝着周围散去,恐慌之音弥漫,痛喊声不断。

    那端庄妇人站立宅邸废墟中,抬头看向,那早已失魂落魄的黑衣少年。

    一块巨石,落向端庄妇人,端庄夫人双目无神,眼角忽地落泪,似是自责,又像是失去所有希望。

    白山城,化作废墟,丰饶女子陷入废墟当中。

    麦穗老者抖擞手中麦穗,粒粒金黄麦粒注入木圆月与老阳槐身体当中,麦穗老者又将手中烟枪对准破损红莲,一缕青烟飘向红莲,红莲顿时修复完全,化作淡雅女子。

    麦穗老者面目淡然,“你尽快带他俩前往生命树,这里有我在,不会出现意外了。”

    木圆月脸色震惊,重重点头,随后搂住二人,朝着花海城暴冲。

    轰然巨响传来,白山城再次塌陷,麦穗老者微微皱眉,叹气一声,“血脉中的怨念,就在这发泄出来吧。”

    麦穗老者叹气摇头,而后化作一抹金光,进入云凡体内。

    此刻,灵天阳三人,被木青痕等人同时击向白山城废墟中,灵芳似是见证者一般,不曾插手,也无人对其出手,只是缓缓飞行于众人身后。

    云凡满头长发,随着火星浓烟升起,渐渐转红,锁链分别纠缠双手,如同融入一般,朝下狂乱击打。

    灵芳看向少年,面目惊恐自责,云凡看着底下废墟,嘶吼狂笑。

    “哈哈哈哈!都死了啊!都死了啊!”

    云凡抬头看向子母星,凄凉惨笑,“小铃儿,你看啊,我把他们都杀了!我把他们都杀了!小铃儿......”

    红发渐渐转白,云凡身躯突然一顿,体内三道圆环砰然断裂,化作清气注入剑灵络当中,剑灵络自心脏处冲出,一根金光锁链,缠住剑灵络,停于半空之中。

    黑色大门内,生命树状晶体对准三色莲花,照射光芒,三色莲花急速旋转,化作流光冲出大门,进入云凡体内。

    白玉之剑嗡嗡作响,对准云凡,连带锁链扎入云凡心脏位置。

    云凡体内,三色莲花转为金色莲花,白玉之剑扎入莲花中央,剑灵络,没入莲花之中,莲花的每片花瓣,都出现剑状纹路,六把灵剑虚影,漂浮于莲花中央。

    满头白发的少年,对天哭颤大喊:“你回来啊!”

    这时,那丰饶女子冲出废墟,面目渐渐变为老妇人面貌,老妇人头颅凹陷,双目移位,凶狠看向白发少年。

    老妇人怒喊道:“灭我一族!我今天定要将你炼化!”

    废墟中,木青痕等人左右看去,皆是冷笑连连。

    花悦咬牙怒瞪木青痕,灵天阳左肩全失,面若死灰,灵棺脸色淡然,似是早已料到,会有如此下场。

    云凡突然看向老妇人,又看向底下的花悦三人,凄惨狞笑起来,“你们还活着...你们还活着啊!你们怎么还能活着?我要你们给小铃儿偿命!偿命!呃啊啊啊!”

    白发少年,抡起锁链,踩空重踏,似是踩碎何物,一声脆响过后,白发少年身形不见。

    老妇人慌张看向四周,双手胡乱挥舞。

    突然,老妇人的身体被锁链缠紧,云凡右手狠抓锁链,手心见骨,血液滴落,云凡脚踏老妇人头顶,紧紧勒住锁链,如同跳水一般,重踏一脚跳起,朝着底下废墟冲去,老妇人被锁链缠紧,跟着落入废墟当中,云凡狠狠对地抡去。

    轰的一声,老妇人惨叫连连。

    此时,云凡脑海中,噬元兽的声音传来,“我的能力,名为掠夺。”

    老妇人的身体,突然窜出数道红色气息,顺着锁链进入云凡体内,金色莲花将其全数吸入,老妇人顿时变的更加苍老。

    “你做了什么?”

    刘振炎的声音传来,“我的能力,名为聚融。”

    金色锁链如同镀上一成熔岩,灼热无比,老妇人浑身被熔岩包裹,凄厉喊叫起来,刹那间,声音消失。

    唐玉成的声音传来,“我的能力,名为无限创造。”

    金光锁链如同分裂般,自云凡手中窜出九根相同锁链,云凡抡起老妇人,狠狠朝着周围摔打,九根锁链每次摔打,都会如同刺状扎入老妇人身体,一时间,血浆熔岩朝外溅射。

    水蝶的声音传来,“我的能力,名为空间连接。”

    九颗半人大小的方块于空中形成,九根锁链扎入方块当中,云凡将老妇人扔向花悦三人面前,手中锁链断裂。

    云凡一把搂住所有锁链,朝下一拉,连接锁链的方块被云凡托着,缓步走向花悦三人。

    此时的花悦三人,已被木青痕等人狠狠踩断双腿,跪向云凡,那老妇人,只剩一架血肉模糊的骨架。

    麦穗老者的声音传来,“我的能力,名为休养生息。”

    云凡停住身子,如同杀神一般,看向那如同死物的三人,云凡微微张嘴,朝前轻吐一口金色气,这股金色气如同狂风,将花悦三人,连同老妇人的骨架共同卷入。

    只见,那身死的老妇人竟再次活了过来,只是下半身依旧血肉模糊,花悦三人的身体也同时修复完全。

    四颗方块带动锁链消失,花悦四人也同时消失,片刻后,四颗方块分别列于云凡面前。

    云凡的双腿突然出现裂纹。

    云凡指向灵天阳,“灵天阳......你恩将仇报,害我失去小铃儿。”

    灵天阳脸色苍白,恐惧的说:“云凡,你听我说,我...我确实做的不对,你放过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云凡指向花悦,“花悦......你身为小铃儿的父亲,却利用她,利用我,害死了小铃儿。”

    花悦脸色愤恨,“我说过,只要是有益于灵族,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你毁我一族,如今又获得这种力量,算我没眼光,小瞧了你!”

    云凡指向灵棺,“灵棺,你......傀儡一个,滚!”

    云凡轻拽锁链,灵棺从方块中掉落下去,木青痕脸色低沉,与莲辞等人,一起将灵棺控制,双腿再次被其折断,灵棺连一声痛喊都未曾发出,咬牙忍耐。

    云凡指向老妇人,眼神无比怨恨,“你,利用了所有人,只为了自己活着,蛇蝎心肠,卑鄙的家伙,我要让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一口口吃掉,我要让你成为噬元兽的食物!”

    云凡身后,金光锁链连接黑色大门,生命树状晶体照射光芒,“噬元兽!”

    噬元兽缓缓走出大门,目光凶恶的看向老妇人,老妇人脸色平静,看向那只,正在一步步朝自己靠近的狮状猛兽。

    老妇人自嘲一笑,“呵呵,这就是自食其果啊。”老妇人看向那无神的白发少年,又说:“小子,你记住了,这世上有许多自私的人,这些人为了自己,没错。错的是这变不了的世道,利益一旦存在,总会有人耐不住性子,为了长生,为了金钱,为了地位,只要世间还存在利益,自私和利用,永远都会存在。”

    噬元兽将脑袋伸入方块中,张开大嘴,一口咬掉老妇人的下半身,又一口要掉老妇人的上半身,最后,尾部黑色圆球射出光芒,照射老妇人头颅,噬元兽吞咽一口,又轻轻一吸,老妇人的头颅顿时化作粉末,进入噬元兽腹中。

    整个过程,老妇人都没有发出声响,在噬元兽张嘴那时,便已经自行了绝。

    噬元兽跳进黑色大门,云凡抬起右手,对准花悦轻轻握拳,那方块瞬间缩小,直接将花悦挤成一团血肉。

    灵天阳股战而栗的说:“云凡,你放过我!你仔细想想,我之前还给过你空络丹,刃叶清风剑你还记得吗?你放过我!”

    云凡张着嘴,歪着头,直直的看着灵天阳,泪水测流,右手再度抬起,“我不!我要你给小铃儿偿命。”

    右手慢慢握紧,方块也慢慢缩小,灵天阳奋力拍打方块内部,惊恐大喊,突然看到,灵芳正站于云凡身后,紧忙大喊:“女儿,你是他朋友,你快点!你快点给我说说情啊!你快说啊!”

    云凡停住手,缓缓转身看向灵芳,灰白双眼落下血泪,云凡颤着声说:“灵芳...我和小铃儿,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你和我们一起走了半个灵族,一起经历那么多事情,你救过我们......可这次,你为什么?为什么?”

    灵芳悲痛的看着云凡,直直的看着云凡的双眼,落泪喊道:“你明明知道那是个陷阱,你为什么非要去?云凡!你的眼里,就从来没有我吗?我哪里不如小铃儿?你说啊!”

    云凡心若死灰,左肩突然裂出一道伤痕,黑色大门开始晃动,八道金光锁链断裂三根。

    云凡缓缓摇头,转过身去,右手再次对准灵天阳,狠狠握紧。

    方块急速缩小,嘭地炸开。

    灵芳瘫软在地,无助哭泣。

    锁链朝着云凡体内收回,黑色大门,将云凡没入,云凡的身影,消散在这片绝望之地。

    木青痕等人低头不语,莲辞夫妇转身离去。

    子母星,依旧闪耀在,那无法触及的夜空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