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云 作品

第二卷 问剑天下 第八十五章不利的战局

    ()        倒飞出去的身影重重落在地上,如同一块落入潭中的石子,让平静的水面顿生涟漪。

    就当胜负落定那一刻,被东来打下擂台的孙离犹在发蒙,热烈的欢呼声就已经响彻云霄。

    “哈哈哈,打得好。”

    “刚才还得意,现在不也输了。”

    这里是在天云宮,围观的天云宮弟子人数最多,孙离方才激起他们的怒火,此刻得了报应,抬眼望去,尽是耻笑。

    “臭小子,我饶不了你。”

    孙离羞愧难当,也不管自己受没受伤,起身就要再上擂台,却听见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给我回来,丢人现眼的东西。”

    殷魁的怒骂声,吓得孙离身体一哆嗦,他只得带着不甘的表情,乖乖回到殷魁身后。

    “多谢你的剑。”

    东来随手将借来的剑还给它的主人,然后就一点脚,跳下擂台。

    “表现得不错。”

    墨昆锋对东来的表现十分满意,这一战东来以一口很普通的剑轻取手持碎叶刀的孙离,可是增长了问剑涯的士气。

    在东来回来之后,花时雨也是立即把离合剑还到东来手上,但在还剑的时候,她的脸色微红,透着一种别样的味道。

    东来嗅着花时雨身上的芳香,心神微微有些荡漾,嘴角不自觉地露出笑意。

    这样的一幕,恰巧落在不远处的小酥眼里,不知为何,小酥不停地告诉自己,东来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可她还是莫名感觉心里酸酸的,好像有什么被打翻了一样。

    把头往旁边一撇,小酥故意不往东来这边看,可却总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有意无意地往东来那边望一眼。

    东来大胜孙离,但并非所有人都对东来的实力表示认可。

    天云宮的天才弟子崔真,不屑地瞄了东来一眼,冷笑道:“一个剑僮出身的人,就算能侥幸胜那么一两场,依然是上不了台面。”

    而作为离魂谷的一代天骄,左无为同样对东来报以白眼,在他看来,东来与他仍是有着天壤之别。

    这种暖场的助兴比试又进行了两场,今天的重头戏便要开始,所有人回到自己人那边,等着真正的擂台比武。

    君无惑朝着四门的主事示意了下,便站起身,高声说道:“今天的比试,每个门派各可以选派三名弟子出战,败者不可再登台。不计场次,不计对战顺序,直到仅剩最后一门为止。”

    规则一公布,下面立即窃窃私语起来,这种战法,谁第一个上去,那肯定是要吃大亏。

    对于这一点,君无惑早有准备,他拿出红、黄、蓝、绿四块宝石,继续说道:“为了公平起见,最先上台的门派由抽签决定。红色代表天云宮、黄色代表梵音峰、蓝色代表问剑涯、绿色代表离魂谷。现在我开始抽了。”

    说完,君无惑将四色宝石放入平日用的卦袋里,然后用力摇晃了两下,就伸手进去,随便拿出了一块。

    四大门派的人屏息以待,仅仅看着君无惑慢慢拿出的右手。待到宝石取出,所有人看得清楚,那是一块黄色的宝石。

    “那就请梵音峰派个弟子先登台吧。”

    君无惑话音落下,也不用方念再做安排,一名梵音峰的俗家弟子就脚步轻踏,跳上擂台。

    “诸位,请了。”

    这名俗家弟子话音方落,一个离魂谷的弟子立即登上擂台,随即两人就动上了手。

    单论实力,梵音峰的俗家弟子显然更高一筹,但离魂谷擅长暗器与用毒,对这点,这名俗家弟子显然很不适应,起初还能占据优势,但没过多久就渐渐显得十分吃力。

    “看镖,看毒。”

    看出梵音峰的俗家弟子疲于应对,离魂谷的弟子更是嚣张,他开始不时以言语扰乱对方视听,让对手更加慌乱。

    终于,数个回合之后,梵音峰的俗家弟子就被暗箭击中,败下阵来。

    一战方休,第二战又起,四大门派皆有自己的想法,现在擂台上战得虽然热闹,但真正的高手,还没有一方派出来。

    在问剑涯这边,墨昆锋所选定的三个人分别是费轩、童战和萧川,其中并没有东来。虽然东来在前面的表现颇为不错,但在境界上毕竟差上不少,墨昆锋觉得以东来如今的实力,还不足以与各门的天之骄子一争高下,便没有让他上场的打算。

    对东来而言,他上不上场无所谓,只要问剑涯能赢就行。而且东来另有计划,四门大比后,他不会返回问剑涯,而是去找柳伯,并着手打探荒魂冢的位置,直到八锋遴选在即,他再回去。

    数轮比试很快结束,问剑涯的萧川第一个上台,但没能赢下一场,缺少了剑涯八锋,余下的这些弟子能拿得出手的实在是太少了。

    现在,各门剩下的弟子都是强手中的强手,问剑涯能与他们一战的,其实只有费轩一人。

    此时,天云宮第二个出战的弟子秋宛丝正在与左无为比试,虽然秋宛丝实力不弱,足足有七品灵海,可在面对八品灵海,手段又极为诡异的左无为时,仍是显得力不从心。

    “看招。”

    趁着秋宛丝躲闪的机会,左无为将自己十分特别的右手微微一抬,一道由灵力和剧毒融合而成的黑色箭矢立即飞速射向秋宛丝。

    秋宛丝心头一凛,顿时有所察觉,连忙以手中长鞭回击。可黑色箭矢的速度之快远超她的估计,长鞭还未完全甩出,她已经中招倒地。

    “啊——”

    凶猛的毒素在体内迅速蔓延,痛得秋宛丝发出一声惨嚎,看得周围的人一阵心寒。

    “这就是断阴指。”

    左无为的断阴指是离魂谷的成名绝学,以狠辣、无情著称,这招虽然厉害,但却极难修炼,不仅需要有极高的天赋,还要削指浸毒,方能练成。

    “我,我认输。”

    在挣扎中,秋宛丝强忍着疼痛,才艰难地喊了出来。

    擂台比试,自然不能伤及性命,这毒左无为当然要解。但左无为却好像在故意折磨秋宛丝一样,冷笑着慢慢往前挪,拖延替秋宛丝解毒的时间。

    这种行径,顿时引起非议,作为天云宮的宫主,赵云池的脸色十分得难看,如果不是碍于身份与场合,他真想亲自出手教训左无为一番。

    殷魁瞥见赵云池的脸色,不禁冷冷一笑,开口道:“无为,替这位师妹解毒吧。”

    “是,师尊。”

    殷魁放了话,左无为就不再耽搁,一个闪身来到秋宛丝身旁,随后指尖点动,替秋宛丝化去毒性。

    毒素散尽,秋宛丝的状况终于缓解,她满怀恨意地瞪了左无为一眼,就拖着尚未复原的身子,走回到天云宮的人群里。

    轻松战胜秋宛丝,左无为扫视了一圈自己可能会遇到的对手,天云宮尚有崔真,梵音峰还剩持戒和尚,这两个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而问剑涯,还有两人未上场,而且他们来的人实力看起来都不是很强,所以左无为就把接下来的目标放在问剑涯身上。

    “听说问剑涯剑法精妙,不知能否让在下见识一下?”

    担心崔真或持戒和尚会出手,左无为主动提出对手名字,为自己争来恢复灵力的时间。

    对方已经找上门来,问剑涯断无拒绝的可能,童战便站起身,准备登上擂台。

    可童战刚要动,却被费轩拦下。费轩轻叹一声,道:“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让我来吧。”

    费轩要登台,问剑涯众弟子皆是一惊,他们本以为费轩会是压轴的王牌,却没想到他竟主动提前上场。

    “费师兄,还是我上去吧,你等下还有更厉害的对手要面对。”童战说道。

    闻言,费轩却是露出一丝苦笑,他虽然高傲,但却看得很清楚,问剑涯这边没人是崔真和持戒和尚的对手,接下来面对他们中的任意一个,只有惨败一个结果。与其如此,倒不如他现在登场,务求赢得一胜,避免问剑涯三战皆败的尴尬。

    费轩能看懂的事情,墨昆锋同样也能看懂,他略显无奈地叹气一声,让童战退到了一旁。

    费轩拔出佩剑,一跃跳到擂台上,对着左无为客气地说了个“请”字。

    费轩初入七品灵海,身上的气息还不是特别稳定,这些被左无为看在眼里,顿时面露不屑之色,完全没把费轩当成对手。

    对方对自己的轻视,费轩全然看在眼中,他虽然不是八锋之一,但好歹是宗主墨昆锋的亲传弟子,这让他怎能不气。不待左无为再有别的无礼表现,费轩提剑运招,一出手便是上乘剑式。

    “是费轩师兄的《游龙剑式》。”

    宝剑迅如游龙,快而不失力道,是难得的剑中绝式。

    若是换了别的对手,哪怕是天云宮的秋宛丝,费轩这一招都能取得奇效,奈何他对上了左无为,这一剑必然难起成效。

    果然,看着剑锋逼近,左无为竟是不闪不避,甚至还当面露出嗤笑的表情。

    “问剑涯的剑招,也不过尔尔。”

    左无为不屑地撇撇嘴,一抬手,一道黑影直奔费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