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5章 第 5 章

    “你还好吗?”又是那淡淡的语调,说着,温热的手已经落在了豆芽菜瘦削的背脊上,挑了一处没伤到的地方,体温清凉触感冷硬。

    可玄容瞧她这个样子,流亡于乱世,离了家园,失了凤仪,没了体统,落魄不堪,委实可怜。

    豆芽菜是无法再有什么行动的了,只得忍着痛,扬起小脸,没继承一点她娘亲的百转清媚,瞪圆了眼睛,呲牙咧嘴地示威,并发出警告的低吼声,模样像足了被侵略领土的小幼狮。

    嗯,这是一只有着雄狮灵魂的……傻狗。

    见识到豆芽菜的狮子吼,玄容先生觉得她像只小狗崽儿,面上浮现出笑意,掺杂着不明不白的苦涩,可这一切那在体内另一个苏弟儿的眼中,却是异常的温柔。

    豆芽菜不再满是敌意,看他抬手拍拍自己那无法安生的脑瓜顶,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包裹来,味道鲜美的肉包子还冒着热气,然后对傻狗实施了投喂。

    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吃到还热着的食物是什么时候了的豆芽菜,立即被蒙蔽了心智,急切地捧住了包裹,一声夸张的“啊呜”便张开了血盆大口,使劲地往自己嘴里塞,气势那叫一个恢弘,就连包裹用的牛皮纸都不放过。

    见豆芽菜这么容易就上钩了,玄容放心地从怀中掏出另一样东西。

    什么液体溅落在背上,剧痛再次被唤起,无奈豆芽菜此时塞包子塞得太快,满口无法咀嚼的包子堵住了她的惨叫,她充满了饿狼野性的愤怒目光再次投射给玄容,后者施施然将瓷瓶放回怀中,歪头朝她笑笑,然后转身,若无其事地离开了这里。

    豆芽菜被气到,莫名其妙!而苏弟儿被豆芽菜气到,不识好人心的小笨蛋!

    耸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辨别出那似乎是药汁的清凉苦味。

    可是,为什么?

    这便是前一世,第一次与玄容相遇的境况了。

    这记忆中的画面,在苏弟儿脑海中已是那般的遥远。

    就像,十六岁时,无数个炎热的午后,她伏在玄容的腿上酣睡,和玄容手中一直摇呀摇的白藤扇子,变成了最温吞的体温,一直存在,却从未重视过。

    豆芽菜再次努力咽了咽口中的食物,无比认真地想把包子吞下去。

    可是可是,为什么?

    豆芽菜黑溜溜的双眼盯着天上的月亮,月亮就是她的娘,在夜里抚慰她,从不离弃她。

    可是,月亮说谎了,豆芽菜无法原谅这一点。

    月亮要弟儿跟红秀姑姑出宫,弟儿就离开所有疼爱她的人,包括娘亲讨厌的帝王。

    月亮要弟儿从此听红秀姑姑的话,弟儿就甘愿被她出卖换成了她的嫁妆。

    月亮要弟儿不要哭,所以弟儿一直都乖乖的,忍着饥饿和寒冷,被坏人买回家没有哭,被人欺负被人打骂也没有哭。

    可是可是,这些弟儿都做到了,为什么却从此没了家?

    豆芽菜打了个长长的饱嗝,好像稍微吃得有点撑,都怪包子太好吃了。

    她舔了舔手指,宁静的夜里,兀自一声突兀的嘟囔:“怪人!不准摸我头!下次再给包子!”

    可惜,还来不及体验“下次”,豆芽菜这个烫手的山芋,就被人承包了。

    “在下昨夜特地去核实,此女确实是那妖后苏妲己之后,生来便身带孽障,会为周围的人带来厄运。况且纣王还活在世上的唯一后人,鬼王殷郊也正在寻找此女,殷郊创建岁月城,实力不容小觑。此妖女之后留在这里,必将会给王侯府带来一场不可估量的浩劫。”

    翌日清晨,王侯爷便被这个惊人的消息冲击。

    王侯爷面色惊惧,问道:“玄容先生,此话当真?”

    玄容神色肃穆,谦谦一拜,温回道:“事关重大,在下不会妄。”

    王侯爷急得原地打转,抱怨道:“这个妖怪东西,坑了我那么多钱不说,还要祸害我灭族!鬼王殷郊那是什么角色!?杀人如麻的恶魔!?流着纣王帝辛血统的恶魔!!要是真把那个主儿给我招来,可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王侯爷。”玄容再次一拜。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先生?”王侯爷闻,似有预感。

    “在下四海为家,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不比侯爷还有家室宗族需要守护。不如,就把那妖女之后交予在下,也免了人世间再多一桩血腥惨剧。”说完,青衣书生抬手拂了拂脸边的碎发,可此刻在王侯爷的眼中,倒真成了神祗一般的存在。

    “玄贤弟,请受我一拜!”王侯爷双目赤红,再屈膝已经跪在玄容先生的面前,规规矩矩地大拜了一下。“那妖女若是当真如先生所,不必等殷郊那厮寻来,我也会早早要了她的命!”

    闻声而来的王掌事,被这景况吓得止步不前。是什么事,能让堂堂侯爷对一个平民行此大礼!

    依旧是清晨时分,马厩内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