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12章 第 12 章

    一个月后。

    趁着月光皎洁,玄容检查自己坚持不懈喂养的成果,看来效果还是有的,至少不再是刚从王府接出来时候,皮包骨之人形骷髅架子的样子,至少现在捏上去还能感受到一些嫩肉的存在。

    自从上一次苏弟儿雨夜噩梦。隔三差五,玄容时不时的就会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边窝藏了一只不明物体,还要舒服地打着小呼酣。

    虽然教育数次,但终归是苦口婆心式,没什么威慑,一直不见成效,玄容最终也放弃。

    时间不声不响的飞快流逝,玄容几乎可以断定,小豆芽菜已从过往的灰暗生活走出,回忆着起初她的防备抵触,到如今的释然接纳,或温暖或意味深长的笑眼,都早已经深深烙印进彼此的心底。

    禾月小居,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暂时为她遮风挡雨的存在。

    “不是为你遮风挡雨的地方,那是什么?”玄容问着,手指比划着,教傻狗苏怎么穿戴草鞋。

    傻狗苏晃着跟自己的小身板有些不协调的大脑袋,皱眉瞪眼地使劲琢磨自己的一双脚和怎么也穿不对的草鞋,还是搞不明白玄容新做给她的雨鞋怎么穿戴。“就是,是我要保护好才行的地方啊。”

    “小傻子。”玄容佯笑,拍拍傻狗苏的小肩膀,拎起那两只小脚,放到自己的膝盖上,两下子就把该绑好的带子穿戴在了正确的地方。“看清楚怎么穿了吗?”

    傻狗苏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站起来跟在玄容的屁股后面出门,又仰着那白面桃花,问道:“先生~你为什么总叫我小傻子,我又不傻。”

    “那你说说,你哪里不傻?”玄容好笑反问傻狗苏小盆友的童童语,回身将小一号的配套渔具交到傻狗苏的手上,叫她自己拿着。

    傻狗苏接过来,想要摆弄这新奇的东西,又想反驳玄容先生的问话,一时间脑子有点用不过来,呆呆地想了一会儿,才又回答:“嗯,对了~我知道先生是好人,而且对我也好,我就可以一直跟着你,所以先生你看,我不傻的嘛!”

    前面传来玄容先生两声闷笑,一本正经地回绝道:“就说你傻!”

    傻狗苏一跺脚,严肃地纠正道:“不傻,我聪明!”

    “哦。”玄容不想再打压一根筋的傻狗苏,双手投降状,就这样违背了自己的心意。

    “快说你错了,我聪明!”傻狗苏在后面,双手叉着腰俨然一个小茶壶,恶狠狠地喝令。

    闻,玄容终于安奈不住,停步站在原地,开始释放他绝无恶意的笑。

    待到玄容终于笑完了,收拾好凌乱的表情,和泪湿的眼角,才弯下身来,抬手拍了拍傻狗苏的小脑瓜顶,三分轻佻三分清淡,像只寡的猫,认真道:“我错了,弟儿是临月山上最聪明的人。”

    傻狗苏比划比划手上的鱼竿儿,斜眼闷声道:“哼!知道就好!”

    在比禾月小居更下面一点的位置,有一处较为平坦的地势,形成了一个不小的河滩。这临月山远离人烟,鲜少有人来这里打柴狩猎,所以山林资源尤其地丰富。

    傻狗苏,竖着手指,激动地在岸边又蹦又跳,比着口型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玄容无奈她跳脱的皮样儿,按住她即将跳入水中的激动身形,温声道:“这里的鱼确实比较多,但是你对这里还算不上特别熟悉,所以不打算让你直接下水捞鱼,所以~今天我先教你怎么钓鱼吧。”

    苏弟儿双手抱头,撒着欢儿抱住了玄容的大腿,跳脚道:“吃鱼!吃鱼!弟儿要吃好多的鱼!”

    “回去的时候,再挖些竹笋,今天晚上给你做鲜笋鱼汤。”玄容说着,弯了一双月亮般的眼眸,席地而坐。

    “嗯嗯!”傻狗苏的面具下又一次传出吸溜口水的声音,抱着自己的小短腿,蹲坐在玄容的腿边,也拿起了自己的迷你小鱼竿儿,准备加入食材掠夺小队。

    “学我的样子。”玄容打开系在腰间小盒子的开盖,拿出一条“鲜活”的鱼饵,又担忧问道:“弟儿会不会怕虫子?”

    傻狗苏也伸出小爪子拿起来一条,脆生生地回道:“不怕!要是虫子敢咬我的话,我就把他们踩爆!”傻狗苏对着鱼饵还模拟了两声,“嘣!”“嘣!”

    玄容汗颜,这一身凛冽暴力杀气的小狼狗,他真是脑袋短路了才会担心她有会怕虫子的心态——毕竟,这是种女孩子才会有的毛病。

    就在三天前,她还给他捅了后山的马蜂窝,被他一路踢回禾月小居……

    可是到底说回来,苏弟儿就是一个女孩子啊!怎么就搞成了这样!玄容感到有些无力。

    “像这样,把鱼饵穿在鱼钩上,然后轻轻把鱼钩甩到河水里,保持安静,等鱼儿自己上钩。”玄容细心地教导,身边白面桃花小小的一只,嗯嗯应着,认真的小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