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21章 第 21 章

    直到到了地方,两人放弃鱼竿,朗无心被苏弟儿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气传染,直接挽起了裤腿裙摆,脱鞋赤脚下水。

    连累得一池塘的肥鱼遭了秧,只是两人玩得忘形,无所顾忌地大笑,恐怕远在山上的玄容都听得见。

    然后,梦中的回忆被篡改。

    之后应该出现的水蚺没了踪影。还有他们的第一次接吻,都被意外取代。远处的山群冒出了浓浓黑烟,大地开始震颤。

    “火山爆发了。”梦境中,苏弟儿听朗无心这样对她说。

    一转眼的时间,腾腾燃烧的岩浆从山上蔓延过来,大火在周围的树丛升起。苏弟儿吓得挂到他的身上,嚷道:“怎么办?怎么办?先生还一个人在家里呢!”

    “你别怕,我带你回去找他。”朗无心背起苏弟儿,脚尖轻点,跃身到了层层叠叠的树尖之上,飞快地前进。

    苏弟儿抱住朗无心的肩膀,她感觉热浪已经蔓延到她的身体,跟着岩浆燃烧了起来,于是害怕地呜呜哭了起来,哭叫道:“呜呜呜,我不要死,不要先生死,不要无心哥哥死……”

    朗无心的速度很快,皱着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她,可是苏弟儿只是一直哭一直哭,哭到感觉嗓子疼痛,喑哑的声音说道:“给我水,我想喝水……”

    然后朗无心与她漂浮了起来,周围都是热腾腾的水。水中,朗无心抱紧了苏弟儿,吻上她的唇,清凉的水被渡了过来,苏弟儿大脑只剩下心悸的空白,和那夜在温泉时朗无心赤s裸的身体。

    苏弟儿才抬起头来,慢慢睁开双眼。

    雨妾那满是不可置信的面容进入苏弟儿的双眼,小婢女为她端来了水,正小心地端在苏弟儿的嘴边,一点一点喂了下去。

    苏弟儿找回些现实中的平衡感,身体不再像是漂浮在空中的,屋内日光明亮,摸了摸脸上的白面桃花,庆幸还好它在。

    雨妾的手温柔地拂过苏弟儿的头发,轻声说道:“怎么办呢?奴家的病才好,妹妹就病倒了。”

    苏弟儿抬手,握住雨妾柔软的手,虚弱的身体让她不想再多说话。

    雨妾用力反握,似是考虑了很久,问她:“方才你做了噩梦,一直在叫:无心哥哥……”

    无端的,心中便是沉沉一顿,苏弟儿徒张了张嘴。

    这时,门外两道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近。

    “她还可以在我庄上多修养几日,这里药材齐全,还有婢子伺候。”是朗无心。

    “我带她回去吧,风寒病我还是能照顾她的,已经在你这里打搅地够久了。”是玄容。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吱呀”一声,玄容推门进来,身后是朗无心,一个茶白金纹儒雅书生,与一个玄青戎装冷漠少年。

    雨妾放开苏弟儿的手,站起身来,退到一旁,沉默地低下了头。

    “先生。”苏弟儿眼见玄容急急朝自己走来,这一声叫得,已带上了细微的哭腔。

    玄容径直坐到了苏弟儿的床边,握住了苏弟儿那已经戴上了黑丝手套的小手。问道:“我带你回家,有要收拾的东西吗?”

    苏弟儿哽咽了两声,再说话已带上了撒娇的意味:“可再不要丢下弟儿那么久了。”

    玄容也浅浅笑了,揉了揉苏弟儿一头蓬乱的头发。拉苏弟儿坐起身来,让她伏在自己的怀里。

    朗无心面无表情,接过婢女手中的药碗,给玄容递了过去。

    玄容感谢地点点头,然后也不怕人诧异,放下了床帐,明明白白地将他和苏弟儿隔在众人视线之外。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气氛莫名的凝重。

    只听那床帐后的昏暗中,他柔声训斥道:“也不知你在这里给我闯了多少祸,等你病好了再给你一一盘算。”

    苏弟儿顺从地靠着,任由玄容拿下她脸上的面具,他是这世上唯一一个,她不惧怕被看到面具下真实的人,白天那如邪魔般丑陋模样,然后喝下玄容送过来的那已经加了山楂冰糖的汤药,抽空要求道,模样还有些被骄纵的小霸道:“先生,给我做包子和竹笋鱼汤吃!”

    玄容瞪了她一眼,她也不怕,苦得皱起整张脸,仍靠在玄容的颈窝咯咯笑着。

    一碗药嘻嘻哈哈地喂完,玄容盯着苏弟儿那烧焦而扭曲的面容,没有丁点儿的不适,捏了捏那鼻尖。苏弟儿也孩子气地点了点玄容的鼻尖,嗔怪他说:“先生,你竟瘦了好些。”

    “嗯,急着回来,路上颠簸。”说着,玄容重新帮苏弟儿把白面桃花戴好。

    托着苏弟儿靠在自己的腰上,站起身来,将床帐重新挂好,也不理会这一屋子人不甚自然的神色,坐到床边,将苏弟儿背到背上。又朝朗无心说道:“待弟儿病好了,再来与朗庄主一聚。”

    朗无心拱手回礼,说道:“那就恭候先生和……苏姑娘。”

    雨妾提了一个包袱过来,朝玄容盈盈一拜,颔首柔声说道:“见过先生,这是我才帮妹妹收拾出来的东西,别落下了才好。妹妹也是,要快快将病养好,咱们再一同做女红。”

    玄容腾出一只手,接了过来,温润有礼地回说:“多谢你与弟儿的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