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25章 第 25 章

    雨妾没有反抗,只是任这两个人将她拖起,带出了禾月小居,再度钻进冰冷寒凉的雨里。

    苏弟儿仍兀自盯着还未来得及合上的门,黑幽幽的一方仿佛能将人吸进去。已是这个时间,今夜朗无心是不会来了。

    苏弟儿站了良久,突然一阵风吹来,夹着冷夜里的雨打在她的脸上眼里才恍然大悟:

    懦弱竟是那样的丑陋,而她,也曾深陷那样的泥塘一世。

    重新关好门,转身上楼。玄容还在酣睡,似乎对楼下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苏弟儿轻轻伏在他的床边,吻了吻他的额头,虔诚坦白:“我当然记得她。”

    亡国的历史让她背上骂名,可在苏弟儿的心里,她永远都是那个高傲不羁的女人,征服了天下帝王却不屑一顾。打雷下雨时,无论她在哪里都会最快跑到她身边给她安慰的女人。是那个为了她不再被人嘲笑为怪物而变得残忍冷酷、坚强强硬的女人。

    一个人可以成为信仰,即使她并非神邸。

    翌日,玄容吃了早饭继续昏睡,苏弟儿则只身去了云心山庄。

    苏弟儿仍穿着玄容改小的男装,头发只简单在脑后绾了个发髻,面上戴着白面桃花,不开口讲话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被人误认为是男孩子。

    这不就是了。

    守门的侍卫挥挥手,嫌恶说道:“谁家的淘小子,跑这么远了,去!去别处玩去!”

    “我来拜见朗庄主,劳你进去通报一声也好。”苏弟儿拱手作揖,学玄容平时在外对待别人的谦逊模样。

    侍卫盯着苏弟儿脸上可疑的面具,说道:“那你把面具摘下来给我看看。”

    苏弟儿顿了一下,想到玄容那午后野猫一般温吞吞的语调,回道:“在下面容丑陋,故而佩戴面带以免惊吓旁人,阁下也不要强人所难,我就在这里等候,还是劳您帮忙通报一下吧。”

    “庄主今天不在庄里,你赶快回家吧。”侍卫打了个太极,准备打发苏弟儿走。

    苏弟儿看着侍卫百无聊赖的样子,无奈地耸耸肩膀,看来玄容的那一套在她这儿是行不通的了。

    “朗无心~~~朗无心~~~朗无心~~~”苏弟儿改回了自己的套路,双手在脸前拢成喇叭状,高效发挥十二岁少女的高尖嗓音。

    “你这个臭丫头,别给我在这里大吵大嚷的!”侍卫走下来,预想抓住苏弟儿。“看我逮住你了,我怎么打死你。”

    无奈苏弟儿身材小,动作也灵活迅速,侍卫跟着苏弟儿绕了半天也没能真正抓住。

    现在只勾住了衣服的一角,侍卫瞪着眼睛,连着刀鞘从腰间抽出,一手扯着衣服一扥,一手拿着刀鞘举过了头顶。

    卯足了力气的一下子落了下来,侍卫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自己手中的刀鞘砸到了一个比他预想中要宽广很多的坚定背脊上。

    “你没事儿吧。”玄衣戎装的男人双手捧住那白面桃花,左看右看,旁若无人地仔细检查着。

    “不公平!”苏弟儿推开眼前的朗无心,与他拉开安全距离:“你自由出入禾月小居,我来找你,却连云心山庄的大门都进不去。”

    身后的侍卫早就跪在地上,连连叩头,他已经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他刚刚打了的人,可是庄主?

    “你起来吧,换别人顶你一天。”朗无心甚至一眼都没看过那侍卫,引着苏弟儿进庄。“你自己去宗堂说明一下这事儿,看看他们怎么处置你。”

    “别扯我,你放手,我不是来找你的。”苏弟儿欲想挣开朗无心攅住她的手腕。

    “我知道。”朗无心仍攒的紧紧,自顾自地拖着苏弟儿往他自己的寝居走去。

    “那你想把我拽哪里去?”苏弟儿放弃忤逆他,无奈问道,想着一会儿再推脱离开。

    “你不要插手雨妾的事。”朗无心走过一段回廊,守护在两边的戎装侍卫纷纷绷直身体,朝他行了一个军礼。也是,若是商王朝能够继续留存,他定会是一个能够另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

    苏弟儿耍滑,缄口沉默,没有给他明确的回应,随他进了他的寝居——落英阁。

    落英阁,是云心山庄内,除了药庐的第二大禁地,除了庄主朗无心本人,便是充当管家角色的粉玲、绿萝也要经由朗无心传召才得以进入。

    仔细一览过后,才发现这里的布局竟是和禾月小居同一不二的,院前的花树,胭脂红色的月亮门,迂回婉转的木板桥,人力引入的潺潺溪流,雅致的三层竹楼。不过在装饰上,才见得出风格的差异。.xs.co(m)

    禾月小居的药圃菜园,在朗无心的落英阁则变成了月下花前。水下养的随吃随取的肥鱼,朗无心则换成了观赏用的锦鲤。再看屋内的摆设,玄容更喜用花卉盆景以及书籍珍玩来装饰,朗无心则放的是收集来的刀剑和各种兽类骨刻。

    苏弟儿进入前厅,寻了一处角落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