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29章 第 29 章

    玄容似是与他交情颇深,自行推开栅栏,与他迎面过去,任那蓝衣青年握着拳头凿他的肩膀。

    而那蓝衣少年,身材高大,模样俊朗,皮肤微黑,笑容明朗,自然一身爽气。

    他笑道:“你忙得没时间来和我喝酒,倒是有时间带病人来给我瞧。”

    “坤哥,准备好酒了吗?”玄容也笑道:“今晚一定喝醉你。”

    山坤夸张皱眉,表示玄容在吹牛,嘴角却含笑抬手请他们进屋。

    进到屋内,玄容放下背后的苏弟儿,与山坤共同落座,指着苏弟儿介绍道:“一年多前我将她从王侯府收养,已经拜入我门内,对外便称是我的书侍。”

    山坤点点头,转头对苏弟儿说道:“我先给你号脉。”

    苏弟儿乖巧点头,将自己的手腕伸了出来。

    山坤将手指搭上去,不一会儿,又悄无声息的,一缕纯阳内力探进苏弟儿的体内,这一次不再如寒潭水底那一次玄容以内力探她内视一样毫无反应。

    不设防的,苏弟儿突然感到身体内什么东西在沸腾,用另一只手抓抓自己的脸,说道:“好疼。”

    “什么疼法?宛如身内蕴着火种,烧灼之痛?”山坤试探问她。

    苏弟儿猛力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回道:“就在这里。”

    山坤收回自己的手,度量片刻,又说道:“姑娘,能把你的面具和手套褪去吗?”

    闻,苏弟儿看了看一旁的玄容,才缓缓抬手摘去了自己的手套和面具,黑焦腌臜的真实坦露出来。

    看见这样一张脸,邪恶可怖,山坤却笑了,说道:“是了,这并非无法医治的绝难怪症。”

    此话一出,最欢喜的莫过于苏弟儿了。

    狂喜的笑容才占到脸上,山坤一盆冷水又泼了下来:“不过要先查过你这病灶在你身体里的位置,怎样质地,该化解泻出,还是剖开取出?都要后来方知。”

    当即,玄容与苏弟儿简单置放行囊后,三人便聚集在一间安静房间。

    听从山坤的安排,苏弟儿平躺在床上,玄容先生负责以内力护住她的奇经八脉,山坤则用纯阳内力将那“病灶”引出。

    分配好任务后,玄容面上有些不悦,苏弟儿也有些不自然地点点头。

    “干嘛?不是只是书侍的吗?又不是未婚妻。”山坤耸耸肩膀,很无所谓的模样,眼神里满是暧昧的戏谑,然后在双眼上系上黑带。

    玄容朝苏弟儿摇摇头,安慰她的忐忑不安,仍风度翩翩,亦戴上了黑带。

    然后也安心少许,苏弟儿深吸口气,想着都到了这个份上可千万要治好身上的毛病,解开了外衣,里面只穿了一件藕粉色的小肚s兜,呼吸有些不稳,轻轻说了一句:“开始吧。”

    于是一双手扶到了苏弟儿冰凉的两臂,一双手轻轻压在了她的小腹。

    慢慢的,一股温润气流从双臂涌进身体,保护着。另一股暖暖的气流则迅速冲进心脏,诱s引着。时间没有过去很久,但是苏弟儿感觉到这两个人的额上都冒出了细汗,脸色涨红。

    身体里什么沉寂了很久的东西被催动,躁动了起来,心口骤痛,苏弟儿咬牙低头看向自己的心口,藕粉色的肚s兜在心口那一块被皮下什么颤动的东西顶了起来,她甚至感觉得到那是一个体积不小的硬s物,方方正正,四面并不平滑——真可怕,自己的身体里竟然留存了这样一件东西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发现。。

    山坤的手移动过来,并没有迟疑,便将手落在那一方凸起,辨别它的身份。而当他摸到这异物某一面的时候,他突然惊讶地停住了手,额上的细汗被冷汗取代。然后他立即去拽玄容的手亦摸上了他方才摸到的东西,然后,玄容也沉默了。

    就在此时,苏弟儿闷哼一声,心下剧痛无法再忍耐,晕了过去。

    两人同时拽下眼罩,撤去了内力,目光复杂地盯着昏厥在床上几乎胴s体的女孩。

    “是国玺,竟然被藏在她的身体里。”山坤说,跪了下来。

    如果苏弟儿此时没有晕过去的话,她就会看见,玄容此时那双已经全然陌生的宁静双眸里,满是狰狞而疯狂的恨意,正压抑着杀机,仿佛猎物被凶鹰狩猎时一般,紧紧地盯着她。

    可惜,她没看见。

    房间里只剩下苏弟儿在安睡,身上盖着被子,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一片漆黑。

    摸索着床边的外衣,穿好,抱上哥哥,走出房间,走出房子,放眼望去。

    今夜满月,仿佛要从天上掉下来一般得近,照得这片荒凉隔壁也跟着恍惚飘渺了起来。

    不远处的湖边坐了两个人,并有微弱的火光,玄容的面容在火光掩映下忽明忽暗,却空城清灵足以惊艳夜色。

    苏弟儿走过去,她没有戴面具,散着头发,一身月牙白,两个人听见她的声音都回头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