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39章 第39章换了个新郎

    “哄它?”

    不就是隔壁的两只猫闹了点脾气,  他怎么这么在意?

    阮芷音有些莫名,微顿片刻,还是问到:“那,要怎么哄?”

    “怎么哄——”程越霖侧首看她,  沉静眼眸意味不明,  扯了下嘴角道,  “你不如好好想想?”

    对上他的视线,  阮芷音默默琢磨了会儿,终于品出来了点什么。

    难不成,他是在说他自己?

    可是......他怎么就不开心了?

    程越霖撇开视线不再语,依旧是情绪不佳的模样。

    阮芷音盯着阴晴不定的男人,  沉半晌,叹了口气开口:“程越霖。”

    他的视线淡淡瞥来。

    阮芷音走到他身边坐下。

    和他相觑数秒后,  慢慢伸出手,  在男人愣神之际——

    抱住了他。

    “这样,还生气吗?”

    她笑了笑,  缓和了声音。

    头埋在男人怀里,这个姿势看不见他的表情,  可阮芷音却察觉到了他一瞬的僵硬。

    反应过来后,  男人不动声,垂眸看着怀里的人,  眉眼褪去冷淡,  染上柔和。

    而她一下下地轻拍着他的背,居然像是哄孩子似的。

    不过饶是如此,也让他原本酸涩的心情......变得不错。

    “阮嘤嘤,就这么想占我便宜?”

    程越霖吊儿郎当地哂笑,又在她回答前,  拖着腔调补充:“不过呢,我特许你这个权利。”

    阮芷音抬眸看他,正对上男人那双含笑的眼眸。

    又恢复了平日的模样。

    仍是那番骄傲的语气,却莫名的,让她心底划过丝甜意。

    如果他这么好哄,那似乎也......不难接受。

    她直起身,笑着看他,温声道:“刚刚为什么生气?”

    “没什么。”男人散漫扬眉。

    见状,她眉心微蹙,辩驳道:“你总说让我发泄情绪,怎么自己又这么嘴硬?”

    “我又不会憋着,这不是让你发现情绪了么。”程越霖淡抿下唇,又笑着她的头发,“阮嘤嘤,学着点。”

    阮芷音无奈叹气,秀眉微撇:“可我也不知道,你下次还会不会生气。”

    男人环着双臂,勾唇睨她一眼:“只要你记得自己程太太的身份,我的脾气难道会不好?”

    他夸奖自己的狗脾气时,竟然还理直气壮的,姿态让阮芷音微更。

    只能暗自道,还好这是在家里,而他在外面时,也尚且知道收敛。

    见他那阵古怪的情绪已经散去,阮芷音岔开了话题:“你下周忙吗?”

    对上男人含着探寻的目光,她继续解释:“周鸿飞结婚,给我发了请帖。”

    至于结婚的对象,自然是上次那位逃了蒋安政订婚宴的江小姐。

    “结婚?”程越霖稍稍扬了下眉,似是有些意外。

    “嗯。”阮芷音点头,而后又道,“你要是忙的话,我就和琳琅去。”

    之所以告诉他这件事,也不过是表示下她和周鸿飞之间没有什么特殊关系。

    毕竟上次,还得了男人一句警告。

    按照叶妍初的话,都还没把这个男人拐到手,那就不要存下多余的误会。

    程越霖闻,抿下唇,淡淡道:“不忙,我跟你一起。”

    虽然对方要结婚了,可不管是不是情敌,都还是看着点比较放心。

    翌日,两人照常上班。

    刚到公司,阮芷音拿着文件去了季奕钧办公室,和他商量新融资意向书的事。

    北城项目毕竟是块肥肉,既然阮氏已经松口和霖恒合作,严家那边也仍有想要投资的意向。

    虽然严家之前和林成有些接触,但那是林成主动讨好着对方寻求合作,而这一次,是对方主动找上门的。

    能够合作共赢,阮芷音倒也没有那么贪心,且之前她已经问过程越霖,霖恒那边没有问题。

    谈完公事,季奕钧随口问了句:“你和程总最近怎么样?”

    阮芷音含笑点头:“挺好的。”

    两人现在的状况,在她看来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其实从搬到别墅开始,阮芷音就觉得,和程越霖的相处似乎比八年前轻松。

    思及此,她看了眼季奕钧:“我一直想问,您是不是很早就认识程越霖?”

    “要说生意往来,我之前投资了他参股的公司,至于其他的事,你不如去问他。”季奕钧笑着说完,瞥见她的表情后又道,“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觉得他说比较合适。”

    对方都这么说了,阮芷音倒也不好再问,只能换了个话题。

    “那公司的股份,您真的不要了?”

    爷爷把大笔股份给了她,而她却又请了季奕钧回来帮忙。阮芷音倒不是多在意股份,之前也只是怕林家人作妖。

    毕竟,阮氏也算是阮胜文的心血。

    可季奕钧不一样,他是真的把阮胜文当做大哥敬重。

    听到她的话,季奕钧摇了摇头:“音音,不必顾虑我,没被阮叔收养前,我也不是什么富家子弟。现在的生活,已经是我最满意的状态。”

    他虽然也有些投资,但却没有对更多财富的痴追求。

    阮芷音听罢,诚心道了谢:“这段时间辛苦您了。”

    季奕钧含笑摆手:“既然已经回了国,公司之后的方向,你有想法吗?”

    阮芷音也不见得想要接手阮氏,但事已至此,她总要对公司的员工们负责。

    林成大包大揽了不少项目,留下堆烂摊子,阮氏眼下需要更为精细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