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41章 第41章换了个新郎

    听到程越霖的话,  阮芷音才反应过来,月底是自己的生日。

    孤儿院的孩子很多都不清出生的日子,院长便习惯把入院那天当做孩子们的生日。

    阮芷音在孤儿院时的生日是5月26日,亦是举行婚礼那天。

    除了顾琳琅,  没人知道那天是她曾经的生日。

    至于阮芷音回阮家后的生日,  是在十月底。

    算一算,  她和程越霖已经‘结婚’五个月了。

    看了眼手中的项链,  阮芷音笑了笑,问到:“所以这也是生日礼物?”

    男人摇了摇头:“不是,你就当是一份......小礼物。”

    不过是看到这条项链时突然想到了她,觉得阮芷音皮肤白皙细腻,  戴这个应该很好看。

    至于生日礼物......自然还有别的。

    阮芷音闻,点了下头,  轻声道:“好啊。”

    “嗯?”程越霖垂眸看她。

    “我说去度蜜月,  好啊。”

    男人眉梢微动,扬起了唇角。

    因为要空出月底的假期,  阮芷音整理了手头上的全部工作,准备在度假前把重要的事情全部解决好。

    于是,  工作变得十分忙碌。

    程朗的领养手续比较繁琐,  送人出国的日子最后定在了阮芷音和程越霖蜜月假期的前一天。

    工作日匆匆过去,转眼又到周末。

    阮芷音挤出了时间,  要去参加周鸿飞和江小姐的婚礼。

    临出门时,  程越霖倚在门边,又问她了一句:“真不用我陪?”

    阮芷音顿了顿,安抚道:“你在家正好能看着程朗,而且你也知道......琳琅是自己去的,我要陪她。”

    阮芷音上回就是随口一提,  原以为程越霖最近几个周末总是在书房和人开会,应该没空,可他倒是难得犯了清闲。

    只是顾琳琅因为房纬锐和蒋安政的关系,不好叫上老公一起去。阮芷音想了想,便劝说程越霖也待在家里。

    男人闻,静静瞧她几眼。

    而后眼睑微耷,姿态闲散地挑眉:“那我在家等你。”

    声音云淡风轻。

    可不知怎地,阮芷音总觉得他的潜台词是:早点回来。

    阮芷音:“......”

    这模样,倒像是她委屈了他。

    婚礼办在一家教堂。

    规模很小,只请了双方不多的亲友。

    这家教堂在c大附近,建筑风格已经有了年代感,听说是新郎新娘当年的定情之地。

    婚礼仪式简单而温馨。

    江小姐的父亲没有来,舅舅扮演了父亲的角,牵着江小姐的手,把新娘交到了周鸿飞手中。

    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姣好的面容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就连印象中沉默寡的周鸿飞,嘴角也始终挂着浅笑。

    两位新人执手相望,在众人面前宣读誓,交换戒指。

    郎才女貌,般配至极。

    仪式结束,阮芷音和顾琳琅一起走向不远处的新人。

    “琳琅姐,芷音姐。”

    周鸿飞比顾琳琅小两岁,比阮芷音小半岁。这声姐姐,他曾叫了十几年。

    阮芷音笑着取过礼台上的香槟,和新郎新娘各碰一杯:“祝你们新婚快乐。”

    “谢谢芷音姐。”江雪莹笑得灿烂,“我听鸿飞说过,你们过去帮了他很多。”

    顾琳琅挺喜欢江雪莹,闻笑了笑:“他话太少,闷葫芦似的,得亏你能瞧上他。”

    周鸿飞倒也不辩驳,低头看了眼江雪莹:“确实。”

    虽然这些年联系不多,但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弟弟。

    看到这幕,阮芷音突然多了些欣慰:“院长看到你结婚,一定很高兴。”

    周鸿飞几个月大便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小时候身子弱,陈院长总是很担心他。

    闻,周鸿飞垂眸:“嗯,等过些日子,我也会带雪莹回趟许县。”

    三人生活过的孤儿院,就在许县,陈院长也葬在那儿。

    阮芷音微顿,多了几分惆怅:“说起来,院长去世那会儿,多亏有你。”

    彼时她和顾琳琅都在国外,只有周鸿飞陪在院长身边。后来她打电话回孤儿院时,也是周鸿飞接的。

    周鸿飞面惭愧:“我也没做什么,说到底,还是多亏那位托嘉洪的朋友把院长送去医院。”

    “嘉洪的朋友?”阮芷音秀眉轻扬。

    周鸿飞点点头:“院长那会儿住不进病房,对方就托了嘉洪的朋友过来,把人送进了市医院。”

    嘉洪是x省的省会,和许县离得不远,但嘉洪市医院的医疗设施当然是县城比不了的。

    阮芷音微微凝眉,她还从未听说秦玦有嘉洪的朋友。

    可意识到自己想起秦玦的事,她又很快撇开了那阵思绪。

    参加完婚礼,两人坐上了顾琳琅的车。

    阮芷音刚才喝了几杯香槟,面上多了些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