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42章 第42章换了个新郎

    扒扒某玉女主持人婚变内幕。

    阮芷音眉梢微动,点进链接。

    十分钟后,终于浏览完这篇长帖。

    也明白了叶妍初的意思。

    帖子的主角已经被人解码,正是不久前曾在尤欣工作室碰到过的柳乔静。

    前不久,柳乔静和圈外人丈夫分居一年的消息闹上了热搜,据说男方执意不肯离婚,一直以各种借口拖着。

    而这篇帖子里,却说柳乔静最近傍上了某位总裁,资源好了不少,更使得前夫迫于压力,不得不尽快办理离婚手续。

    种种描述中,那位与柳乔静关系匪浅的对象,俨然就是自己的丈夫,程越霖。

    甚至,这位爆料人还扒出了柳乔静的履历,证明她曾在岚中读过一年书,与某总裁相识已久。

    阮芷音兀自出神,沉默了会儿,才被手机的铃声打断。

    蹙了蹙眉,才接通陌生的电话。

    霖恒大厦,总裁办公室。

    程越霖刚在楼下的会议室和并购部的人开完了会,只身回到顶层。

    望着那张空的办公桌,他皱了下眉,然后拨通了内线电话。

    两分钟后,白博敲门进来。

    程越霖把文件放到一边,掀了掀眼皮问他:“今天的午饭呢?”

    白博轻咳一声,犹豫着道:“老板,太太今天......可能没给您订午饭。”

    程越霖眉峰蹙起,有些意外。

    想了会儿,觉得阮芷音是为了空出蜜月假期,工作太忙,才忘了给他订饭。

    罢了,反正钱梵等会儿也会拎着饭过来,总归也饿不着。

    “怎么,还有事?”

    程越霖看了眼表情纠结的白博。

    白博缓缓点了点头:“是有件事......”

    话说一半,他将手机递给程越霖。

    扫了一眼后,程越霖声音微沉:“这个女人是谁?”

    屏幕上,营销号竟然把他过往出席酒会时被偷拍到的照片和一个陌生的女人拼在了一起,还编出了一条绯闻。

    白博顿了顿,而后回到:“这是之后会采访您的那个主持人,也是yt那条产品线前不久定下的代人。”

    之前程越霖借着专访的理由拍了婚纱照,转头又让白博随便接了个专访。

    可他怎么会知道,之后采访自己的主持人长什么样子。

    想到这,程越霖声音冷凝:“你刚刚说,她没订饭?”

    白博知道,老板不会想要自己把话再重复一遍,没敢搭腔。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我清清白白的名声,就这么无缘无故地被一条绯闻给抹黑了?”

    瞥见老板的脸,白博小心道:“我查过了,柳乔静和丈夫在分居闹离婚,可能是想借您的名头对方早点签协议。”

    “借我的名头?谁给她的胆子?”

    “咳,柳小姐当初的代人是钱总推荐的。听说......她和钱总当过几年的同学。”

    程越霖都快气笑了,阖目了下眉心,修长的指节敲在桌面:“去让公关部发个澄清,现在。”

    白博立刻应下,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

    程越霖出声叫住他,眉峰凝着怒气。下一秒,白博听到散着寒意的声音——

    “钱梵呢?”

    ............

    十分钟后,钱梵怀着十二万分的小心,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甫一进来,他便挂上了谄媚讨好的笑容:“霖哥,你找我?”

    男人递来冷冷的眼刀。

    钱梵吞了吞口水,继而哭丧道:“我也不知道会出现这种事啊,柳乔静她妈是我初中班主任,yt选代人时她也算合适,我就帮了一回。”

    “霖哥,我错了。你放心!一看见绯闻我就冲去找了仲沂,要了嫂子的手机号,刚刚已经跟她解释过了。”

    只是阮芷音接了电话之后也没有说什么,让钱梵不准她到底是啥态度。

    程越霖面容冷峻,此刻憋了一肚子的气,却又不知该如何发泄。

    他瞧了钱梵一眼,瞥见钱梵手中那袋明显不是外卖的东西后,凝眉道:“你这提的什么?”

    “榴莲。”钱梵连忙打开袋子。

    “霖哥,我刚叫跑腿帮你买的。这有时候,男人的态度还是得主动点。”

    “听说这是让媳消气的神器,如果到家嫂子还生气,你就把姿态摆在那,没准她就心软了。”

    程越霖闻,冷笑一声:“你惹出来的麻烦,还敢让我去跪榴莲?”

    钱梵赶紧求饶,解释道:“只是表个态,我这不是怕嫂子还在生气吗。”

    “霖哥,别瞪我了,之后俩月我申请加班,你放心去和嫂子度蜜月吧。”

    程越霖:“......”

    因为白天要带程朗去办手续,所以阮芷音今天自己开了车上下班。

    而下午的工作太忙,等她驱车回到别墅时,已经有些晚了。

    一进门,就看见男人靠在沙发上的背影,对方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

    屏幕上还是个儿童节目。

    阮芷音环顾了两眼,觉得客厅里仿佛变得整洁了不少。

    余光瞥见她进门,程越霖漫不经心地开口:“厨房坏掉的灯泡,我换好了。”

    阮芷音轻点下头:“嗯。”

    男人微顿,又道:“刚刚,我也给那小屁孩洗完澡了。”

    “嗯。”

    仍旧是简单的应声。

    程越霖皱了下眉,轻咳了声:“你,有没有什么要问的?”

    “没有。”阮芷音摇了摇头。

    停了会儿,她转过头,抿唇道:“不过程越霖,我考虑好了一件事情。”

    “是什么?”

    “之前对你做出那种事是我不对,你放心,以后不会了。”

    白天看到他的那条绯闻,紧接着又接到了钱梵赔罪的电话。

    这让阮芷音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之前她发现自己喜欢上程越霖,甚至想要把他追到手。可她从未想过,这会不会给对方造成什么负担。

    万一,他不喜欢自己呢?

    程越霖听到她的话,眉峰蹙起:“然后呢?”

    然后?

    阮芷音垂眸沉思,继而道:“嗯......你之前也说过,我们是家人对不对?”

    “嗯。”男人略顿,轻轻点头。

    像是想到了什么,阮芷音突然笑了笑:“其实以前在孤儿院时,我跟琳琅比周鸿飞大些,总是把他当弟弟。”

    程越霖不太愉快地抿唇,却又有些疑:“阮嘤嘤,你突然提他干什么?”

    “我是觉得,我们就这么继续当家人,或许也不错。”

    恋人说不得还要分手,家人却有更加牢固的关系。

    程越霖面微沉,视线人,轻笑着看她:“家人?你的意思是,就像你和周鸿飞似的?”

    察觉到他的不快,阮芷音微顿。

    思索后,她笑着安抚:“当然不是。”

    男人缓了些脸,紧接着,便听到她柔声补充——

    “我知道你比我大半岁,如果你想当哥哥的话......也是可以的。”

    s..book291971737818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的新郎逃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