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47章 第47章换了个新郎

    时间一晃步入了十一月,  饶是岚桥候燥热,这会儿都透出了秋后的凉。

    周六,阮芷音陪程越霖参加慈善晚会,特选了件衣柜相对厚的长袖礼服。

    不过还是出了截光滑的小腿,  被男人牵着下车时,  凉风袭来,  汗纷纷竖了起来

    反观不远处那肩背美丽冻人的女明星,  阮芷音顿时觉,艺人这份职业也在不太好当。

    今天的这场慈善晚会是时尚集团mily的年度活动,mily前不久被跨国公司coter收购。所以除了娱乐圈的艺人,mily今天也邀请了母公司的几家合出席。

    霖恒这两年着力拓展海外版图,  coter也有业务上的接洽合,自然接到了邀请。

    虽说阮芷音是陪程越霖出席,  但她从顾琳琅口中知,  这场晚会上也有她瞄准已久的目标合,最近炒火热的国产护肤品牌nevers的老板许舒影。

    她知道,  目前的医美原料市场,日本德国的公司占据了大半的份额,  t&d也曾有一席之地,  后面却渐渐放弃了这分业务。

    那也是阮芷音第一次就t&d的发展向秦玦产生分歧,后来她便退出了t&d的经营决策。

    医美生物原料的采购是医疗机构美妆护肤类的品牌。国际一线护肤品牌都是从日德采购,  nevers也不例外。

    阮芷音对南茵的发展向很清晰,  nevers是她好且有机会拿下的第一个客户。虽然不可能直接达成合,却可以借此机会许舒影尝试着接触。

    星光璀璨的宴会厅,四周的精致餐台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甜点,旁边立着叠起的香槟。

    晚宴还未正式开始,除了负责控场的mily工人员,  宴会厅的人都在彼此攀谈,一副觥筹交错的场面。

    眼见程越霖被人围着寒暄起来,阮芷音凑近同他说了句算。男人低眼她,简单嘱咐了下,才松开握着她的手。

    然后,阮芷音从一旁的服务生手中取了杯香槟,走向了宴会厅的另一边。

    这幕落入旁人暗暗揣量的视线中,引来了一阵交耳私语。

    “这就是那位新娶的太太?长确不错。”

    也怪不人家能嫁霖恒的总裁,这样的长相,就算是放在娱乐圈,也绝对算上出挑。

    一旁的小网红瞧了眼说话的女明星:“你可别罪错人,柳乔静丢了赞助上亿的综艺节目,林菁菲现在都准备转幕后了,人家可不好惹。”

    这都是圈盛传的小道消息,可她觉也不见是空来风,谨慎总是好的。

    “着倒挺恩爱,可终究是豪门夫妻,内怎么样谁知道?之前那位都没带自新婚的太太出来。而且......罪人,恐怕还轮不到我。”

    罢,女明星向坐在前排的柳乔静梓烟。

    心道,这两位也算有缘分了。

    能在娱乐圈能走红的,少数靠运靠努力,剩下的全都靠背后金主的力捧。

    金主边,出手大的不少。

    例如那位大名鼎鼎的严公子,即便换女友跟换衣服似的,可人家对每一任女朋友都极其阔绰,房子车子不提,还会至少电视剧女一的资源。

    娱乐圈是有不少试图靠自拼慢慢熬资历的人,可想走捷径的也很多。

    僧多肉少,想要搭上这位霖恒总裁的大有人在,可也没听说谁真的成功过。

    梓烟算是圈数上的美人了,之前借严公子的线了这位程总的房间,后面也没什么声响。

    还有人说,梓烟那晚被直接扔了出来,却不知真假。

    阮芷音不知自成了别人的闲谈,她已经由尤欣领着,走到了许舒影面前。

    尤欣是圈挺有名的摄影师,各大品牌都有过合。行事极有眼,人脉也广。

    昨晚阮芷音发微信尤欣提了一句,对便领会了阮芷音的思,主动说可以帮忙牵线搭桥。

    尤欣许舒影认识,简单两句,笑着做了个介绍。

    阮芷音主动伸手:“许小姐,幸会。”

    许舒影是个典型的事业女。

    她眼光精准,清楚市场心态又善于营销,三十多岁就造出了自的护肤品牌,并在短短四五年成功上市。

    许舒影握上阮芷音的手,笑盈盈道:“阮小姐真漂亮,尤欣不说,我还以为是哪家公司新签的艺人呢。”

    能独自拼到现在,许舒影自然也是个八面玲珑的格。

    “其我该叫许小姐一声师姐。”阮芷音笑了笑,“克鲁斯教授是我研究生时期的导师,还曾提起过您。”

    虽然只是想搭个线,但她不会毫无成算就找上许舒影。

    果然,许舒影听罢,惊讶张了张嘴:“你是......alva?”

    “没错。”阮芷音笑着点下头。

    “那真是巧。”许舒影少了假面的客套,辞真切,“说来惭愧,每次出国行程都很紧张,好久没教授了。”

    话毕,她掏出手机,主动道:“加个微信吧,都在国内,以后常联系。”

    目的达成,阮芷音许舒影交换了联系式。

    又随聊了几句,瞥见助理过来同许舒影说话,她笑着说了句:“师姐忙,我趟洗手间。”

    谁知刚许舒影别,又被一个眼熟的人拦住。

    “阮小姐,请留步。”

    是柳乔静。

    “有事?”

    柳乔静顿了顿,恳切道:“之前的绯闻,是经纪人见我拿下yt的代,生了误会。我被前夫捏着把柄,他不肯离婚,丽姐没了其他办法,不不出此下策。”

    “我现在丢了台的节目,之前谈好的戏约也出了问题,能不能请您......高抬贵手。”

    经纪人见她拿下yt的代,有无问了她一句是不是认识霖恒的谁,又起了猜测。

    她想起在尤欣工室时阮芷音孤零零取补拍的婚纱照,发觉丽姐可能生了误会,也鬼心窍地没多解释。

    那时的她,只想赶紧摆脱嗜赌如命的丈夫。阮芷音瞧着温柔善,柳乔静没有想到会触怒对,赔了夫人又折兵。

    阮芷音静瞧对一眼,勾唇笑了笑:“且不说为难你的人不是我,就算是我,你现在找我是想怎样呢?让你重新拿回节目戏约?”

    柳乔静既然能来今天的晚宴,就说明她还没有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所有人都认为阮芷音脾好,可她不过是对陌生人投以疏离的礼貌,真正的好脾,只会留亲近的人。

    柳乔静闻,怔然数秒。

    阮芷音不再等待对回答,转身离。

    对于心藏算计的人,哪怕对有可怜之处,她也从来都不是会施以援手的圣母。

    撇开了柳乔静,阮芷音见程越霖那边被众人围着,于是了洗手间补妆。

    等再回到宴会厅时,还没寻见程越霖的身影,居然又碰到了位老熟人。

    也是奇了怪了,仿佛今天所有人都爱往她跟前扎堆。

    正想要避开,秦玦已经撇了身边的人,走到阮芷音跟前,低声道:“芷音,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