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52章 第52章换了个新郎

    试图“摘月亮”的结果,  就阮芷音不得不改签了第二天的航班时间。

    在早上打电话时,康雨没有过问航班改签的原因。

    岚桥到嘉洪的航班够多,十点钟,司机把阮芷音送到了机场。

    张淳早在个月前就去了x省,  拿到nevers的订单,  南茵在x省的几个无菌生产车间已经可以投入运作。

    阮芷音这趟去嘉洪,  主要为了新研发基地的选址,  还需要和嘉洪投资促局的人打交道。

    随起去嘉洪出差的康雨,nevers的后续合作移交给了留在岚桥的田静。

    刚上飞机,阮芷音就碰到了两个熟人。

    有段时间没见的周鸿飞和江雪莹坐在第排,江雪莹看见后,  惊讶地打招呼:“芷音姐,你也去嘉洪?”

    “嗯。”阮芷音点头,  以笑容,  问道,“你这?”

    坐在旁的周鸿飞含笑解释:“雪莹的舅舅家也在嘉洪,  前说要带许县,现在才抽出时间。”

    阮芷音继而了然:“那可真巧了。”

    处理完嘉洪的事情也会去许县趟,  说不定,  过几天还能遇到他。

    知道江雪莹个热情的姑娘,怕影响他程,  阮芷音先卖了个子,  这话没说。

    ......

    岚桥和嘉洪距离不远,这趟航班飞了个多小时,便降落在嘉洪机场。

    周鸿飞和江雪莹轻装简,没有托运李,和阮芷音道别后先离去。

    走出机场大厅时,  拎着李的年轻男子和两人擦肩而过。

    周鸿飞似有,顿住了脚步,下意识头,紧盯着不远处有些熟悉的背影。

    江雪莹察觉他的异样,扭头看他,却见周鸿飞正盯着个男人出神:“怎么了?”

    周鸿飞笑着摇头:“没什么,看见个认识的人。”

    没认错的话,刚刚走去值机区值机的男人,应该就当年将陈院长送到嘉洪市医院的那位。

    可人已经走远,周鸿飞只将这事抛到了脑后,和江雪莹走出了机场。

    ......

    另边,阮芷音和康雨坐上了张淳派来接机的车。

    嘉洪南方城市,却并不靠海,比起岚桥来说气候干燥了不少。许县距离嘉洪不过百多公里,口音也接近。

    听见司机说话时,阮芷音觉出了几分亲切。尽管已经离开许县快十年了,却仍然把那当成家乡的存在。

    去酒店的路上,阮芷音嘱咐康雨:“初版合同发给nevers那边后,记得让田静把对方的反馈发过来。”

    康雨点头:“的”

    抵达下榻的酒店时,已下午两点。

    了酒店房间,阮芷音先给程越霖了个消息,说自己已经到了,他却直接发了个语音过来。

    “住在哪?”

    “州岛酒店。”

    “1603?”

    “你怎么知道?”

    男人声音轻佻:“程太太,你住的这家酒店,也我的夫妻共同财产。”

    阮芷音:“......”

    看来,现在扯了夫妻财产的后腿。

    ......

    刚才在飞机上没什么胃口,挂了电话后,阮芷音和康雨去了餐厅吃饭,张淳已经早早等在了那里。

    点完餐,把菜单递给服务员,阮芷音才转头问张淳:“新研发中心的事怎么样了?”

    虽然嘉洪现有的转型后的生产基地可以应付nevers家的供货,南茵仍然需要更加体化的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

    如果要竞争cf下年度的合作供应商,最晚明年月前,新基地就要投入使用,张淳前便考察过处选址。

    “原本那边给出的价格比较高,可昨天有人通知我,会降低标价。”张淳犹豫着看,才继续道,“秦氏最近在嘉洪有笔不小的投资,前以为秦氏会对那处工厂兴趣,对方却放弃了。”

    阮芷音秀眉微蹙。

    显然,这件事跟秦玦扯上了系。

    张淳紧接着道:“我听说秦总也刚到了嘉洪,这段时间可能会遇到。”

    即便南茵和秦氏没什么业务往来,可和投资局洽谈的场合,总避不开的。

    阮芷音明白这个道理,于平静点头:“嗯,我知道了。”

    上次在程越霖要求下重加了秦玦的微信,第二天,阮芷音便收到了秦玦发来的专利转让协议,都张淳的团队前在t&d申请的研发专利。

    t&d的研发方向主要在基因疾病的生物制上,旗下的几款物都在天价。早在几年前,t&d就基本放弃了利润相对较少的医美原料业务。

    那些专利毕竟张淳的心血,阮芷音把文件发给张淳,删掉了秦玦的微信。后面张淳和t&d对接,以公司的名义,按合理市价收了过来。

    对秦玦这个人,阮芷音早已没了多余的情绪。没想过在生意场上刻意避开秦玦,也不会有私人的联系。

    要有,照程越霖那个只会假装大度的脾气,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

    阮芷音在嘉洪的前两天,和张淳的团队就与nevers的合作事项开了会,另定下了随后出国竞争cf合作的事情。

    周晚上,和投资局的饭局,地点就定在阮芷音和康雨下榻的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包厢。

    两人和张淳开完会到酒店时,康雨临时接到了通电话。

    “阮总,投资局对接的人打电话来,让我把资质文件整理成表格发过去。”

    康雨的话刚说完,两人乘坐的电梯停在了包厢在的楼层。

    阮芷音轻嗯了声,而后道:“你先房间处理完,等会儿再过来。”

    倒没有多想,独自出了电梯。

    走过半长的走廊后,阮芷音推开了那间包厢的门。

    而前的幕,却让有些意外。

    “芷音。”

    偌大的包厢里,只有秦玦人。

    看见的第秒,对方便眸沉沉地望了过来。

    想到康雨刚刚接的电话,阮芷音瞬间明白过来,皱起了眉:“你让人骗了我过来?”

    秦玦起身走到面前,叹息后开口:“对不起,可不这样,我根本没有机会和你单独说会儿话。”

    “秦玦,上次把t&d的股份转让协议给你的时候,我以为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阮芷音实在不懂,为什么到了现在,秦玦仍然不愿接受两人已经再无系的事实。

    “很清楚?”秦玦脸微沉,声线紧绷着,“你上次说你已经尝试投入另段情,那个人,程越霖?”

    阮芷音凝眉看他,突然笑了笑,声音无比地认真:“,我爱程越霖,他我的丈夫。”

    秦玦紧盯着:“你爱他?”

    从来没有对他说过爱这个字。

    像被坦率的模样刺激到,秦玦眶透红。

    对他太心狠,分手后,就不再给他丝毫的机会。没有能够联系的方式,更没有能够见到的场合。

    他的接近和示,都被冷冰冰打了来。甚至,他的身边也开始出现更多的障碍,将和他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