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53章 第 53 章

    犹豫了会儿,她还是小声嘟囔着拒绝:“你都听到了,我不要再说了。”

    要不是想要哄他,她也不是一个,能随随便便把‘我爱你’这种话说出口的人。

    既然他已经听到了,阮芷音可不希望他把话录下来,谁知道程越霖录完了音,会干出什么不要脸的事。

    瞧着他像是不生气了,她转移了话题:“你怎么过来了?”

    程越霖眼神在她脸上停留一瞬,也没强求她再说一遍,拥着她几步坐到了卧室的沙发上,而后帮她拉了拉被揉乱的衣襟,扬眉笑道:“不是说要去许县?虽然下月要出差,但可以先陪你去一趟。”

    临近年底,两人的工作都很忙。他下周要去英国出差,阮芷音紧接着也要出国,带队去竞争与cf的合作。

    “你就这么过来,公司里没事吗?”

    程越霖摇头:“没事,还有钱梵和仲沂。”

    为了年终奖,钱梵忙着将功补过,恨不得把程越霖给推上飞机。

    他既不用谈恋爱,也不想回去被父母唠叨催婚,比起程越霖,确实‘闲’上不少。

    “那——”

    阮芷音还想再问他要在x省待几天,可刚一开口,男人灼热的气息就又覆了上来,带着比以往更加浓厚的情绪。

    这一回,可不止是亲。

    辗转到了床上,被他压着,澎湃潮涌迭起,原本脑子里的那一堆问题,不得不被阮芷音抛到了脑后。

    程越霖的动作像是比平常激烈了几分,筋疲力尽后,她窝在他怀里,适才意乱情迷时被他握住的手仍未放开。

    没多久,困意逐渐袭来。

    忙了一天,已经有些累了,阮芷音正准备睡去,男人的吻又开始星星点点地落下,她迷糊中去推他,嗓音带了抱怨:“不要了。”

    下一秒,程越霖停了下来,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无声的视线落在她的侧颜,在周遭的昏暗中愈显深沉。

    察觉到他的沉默,阮芷音稍稍睁开些眼缝,低声问到:“怎么了?”

    “没事。”他摸摸她的头,“睡吧。”

    知道她心思敏感,有些话说了,到底是怕她心里有压力。

    太困了些,阮芷音闻言,也没有多想,轻应了声,枕在他颈窝,沉沉睡去。

    ///

    这边还有些收尾的工作要处理,接下来,阮芷音又在嘉洪待了一天。

    隔天,投资局那边倒是真的主动组了个局,帮忙接洽南茵想要拿下的那处工厂地皮。至于地点,则是在州岛酒店的会议室。

    这回,秦玦没有出现。

    那位一直负责和康雨沟通的王科长,瞧见陪阮芷音一同过去的程越霖,倒是打着含糊同她道了个歉。

    “没想到,阮小姐原来是程总的太太,要是之前有什么怠慢的地方,阮小姐可千万别跟我计较。”

    霖恒在嘉洪的投资开发的楼盘不少,还有其他技术性的业务,秦氏却是这两年才把产业布局到x省。

    对方是见过程越霖的,他没有料到,只是想讨秦玦个面子,也会险些办了坏事,只能赔上十二万分的小心。

    阮芷音眉梢微扬,笑着道:“王科长说的怠慢,我倒是不太懂,难道是想说,昨晚那顿饭吃的太没滋没味?”

    王科长闻言,冒出了些汗。

    他昨天只是被秦总那位翟助理暗示,当是一对情侣闹别扭,这才打了个电话。想着就算这位阮小姐可能会有所怪罪,今天准备这场局也算是赔罪了,哪里会想到情况这么复杂。

    对方现在,分明是暗示警告。

    阮芷音暗示过后,又含笑转了话锋:“既然您也觉得饭不好吃,以后还是得长个教训,你说对吗?”

    王科长小心瞟了眼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程越霖,擦了下汗:“对对对,阮小姐说得对。您放心,以后绝对不会了。”

    ......

    之后的谈话挺顺利,双方的合作意向基本定下,后面的事情阮芷音交给了张淳,紧接着抽出了身来,和程越霖去了许县。

    两地距离不远,开车不过一个多小时。然而不同于嘉洪作为省会的繁华,许县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县城,环境简朴不少。

    两人九点出发,不到十一点,车子驶入了许县的老城区。

    阮芷音望着四周的景象,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即便看到了些埋在记忆里的店面,可她已经离开了十年,如今的许县,终究还是变化很大。

    随着导航停在孤儿院门口。

    两人甫一下车,穿这件中山装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便迎了上来,试探着问到:“请问,是阮小姐吗?”

    “是我,您就是是于院长吧。”阮芷音笑着点头,“真是麻烦您,还在这等我们。”

    “应该的。”于院长也笑了笑。

    眼前的男女长相出色,气质也卓越,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出身。程越霖点头打招呼时,于院长不免有些局促。

    离开孤儿院后,阮芷音每年都会资助几名孤儿院的孩子大学期间的学费。

    于院长是六年前来的孤儿院,和她一直有些联系,却没见过面。对方不知道阮芷音曾在孤儿院生活过,还只当她是个好心的资助人。

    对上于院长和善的笑容,阮芷音又道:“对了,我们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带了些东西。”

    “破费了,我领你们逛一逛吧?”

    阮芷音点头:“那辛苦您。”

    来许县前,阮芷音让康雨帮她准备了些衣服和书本,东西都在后备箱里。

    于院长叫来了两个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搬东西,随后便领着两人进了福利院。

    阮芷音和程越霖不紧不慢地跟在于院长身后,听着于院长介绍着孤儿院的现状。

    原以为回到孤儿院后,应该会生出阔别已久的亲切。

    可四周那焕然一新的楼房,却与自己记忆中的老旧印象截然不同,阮芷音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看过于院长拿来的名册,上面也都是她不甚熟悉的名字。

    也是,她已经离开了许县十年,什么都变了,包括......被她当成家的孤儿院。

    心下莫名生出些怅然。

    她喃喃道:“孤儿院变了不少。”

    于院长只当她是以前来过这里,也感慨着点头解释:“这几年县里帮着翻新了两次,还扩了两栋楼进来,布局都变了。经常有出去的孩子寄钱回来,比起以前的孤儿院,是好多了。”

    阮芷音缓缓点头,望了眼已经改建成宿舍的食堂,瞥见几米外的柱子后面站了一个五六岁扎着马尾的小女孩。

    于院长自然也瞧见了,故意板着脸朝那孩子喊道:“元元,这会儿大家都在午睡,你又偷跑出来了?”

    被叫‘元元’的小女孩朝柱子后缩了缩,然后又探出身,不情不愿地迈着步子,朝阮芷音他们这边的宿舍大门走来。

    走到阮芷音身边时,元元偷偷瞧了眼她身上好看的裙子,怕被阮芷音看到,又很快收回圆润羞怯的眼神。

    “等等,这个给你。”

    阮芷音从程越霖的西装侧兜里摸出几颗糖,笑着递给元元。

    从嘉洪来许县的路上在修路,比较颠簸,他们一早出发,还没吃早饭。怕会低血糖,阮芷音特意放了几颗糖在程越霖的兜里,来的路上吃了几颗。

    刚才劝男人吃糖时,他有些抗拒,最后只在她的要求下勉强尝了一颗,以至于还剩了不少。

    阮芷音穿着裙子没处放,便把糖全都塞进了他西装的兜里。

    元元接过阮芷音手里的糖,小声说了句:“谢谢姐姐。”

    然后低头小跑进了宿舍。

    望着消失在拐角的矮小背影,阮芷音忍不住笑了笑,她当初,也总会和琳琅趁着午休偷跑出来。

    ///

    从孤儿院出来,于院长知道他们还要在许县待两天,还没有订酒店,于是领着他们去了福利院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