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57章 第 57 章

    从许县回了岚桥,程越霖紧接着便去了欧洲出差,行程是早就定好的。

    两人结婚后,他尽量空出了时间待在家里,海外的视频会议不少,却还是积压了不少事情得亲自过去,这回要走大半个月。

    知道自己离开的时间长,出差前,程越霖嘱咐阮芷音:“要是不想一个人在家,也可以叫朋友来陪你住几天。”

    于是阮芷音给叶妍初打了电话,对方兴致勃勃地收拾了行李过来,住进了原来的次卧。

    一进房间,叶妍初就忍不住皱眉:“啧,干嘛要在次卧挂这么大的结婚照?”

    次卧的结婚照,是程越霖重新洗出来挂上的,看起来确实有些突兀。

    “程越霖说,这样就算我跟他吵架搬回次卧,也会看到他,有利于减少吵架的频率。”阮芷音无奈解释。

    叶妍初哑然许久,叹息摇头:“行吧,以前没发现,程越霖居然这么骚里骚气。”

    不过以前她也没发现,程越霖居然能不动声色地暗恋十年。

    “宝贝儿,这些天就别想他了。趁着程越霖不在,你也该享受享受阔别已久的夜生活了。”

    叶妍初轻挑起阮芷音的下巴,一副流氓语气。

    阮芷音笑着撇开她的手,眉梢微翘:“之前总说工作太忙,我看你这样,应该还是很有时间。”

    “那我又没有恋爱谈,可不就得丰富丰富生活嘛。”叶妍初怕她拒绝,摆出满脸的颓丧。

    阮芷音想着她拒绝了心仪对象的表白,也算失了回恋,是该放松下心情,于是点了下头:“正好秦湘之前给我打了电话,等哪天下班早,叫上她一起。”

    顾琳琅最近去了国外参加时装周,当然是没空跟着她们体验夜生活的。

    叶妍初达成目的,乐呵呵去抱她:“音音,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

    程越霖出差不在家,阮芷音也忙起了接踵而至的工作。合同签完,nevers正式宣布了和南茵的合作。

    张淳在中村生物和t&d任职多年,团队其他人也并非寂寂无名。即便南茵是家新公司,但阮芷音出钱回收了t&d的专利,又有张淳团队作招牌,不至于让人小瞧。

    也怪中村生物之前仗着行业壁垒决定分层定价,nevers率先同南茵合作后,也另有几家品牌透露出合作的意向。毕竟,谁也不愿被压缩利润降低竞争力。

    此前中村生物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德国的st,st业务板块广,医美原料业务占比不大,且只供货一线品牌,价格也偏高。

    中村生物不会放弃一线品牌的订单,却也因为扩展其他业务投资,亟需扩大下一年度利润。只是对方没想到,分层定价的决定,会突然出现南茵这个截胡的竞争对手。

    当然,南茵的原料报价也并不算低,阮芷音只是给了一视同仁的定价,但钱还是要赚。

    阮芷音刚结束和品牌运营部的会议回到办公室,康雨便敲门进来,向她确定行程:“阮总,既然张总监会带队,和cf那边的磋商您还要亲自过去吗?”

    南茵接连签下了几家品牌的订单,势头正猛,也收到了cf抛出的询盘。这意味着,即便阮芷音没和robert先生见面,也有了竞争cf供应商这块活招牌的机会。

    中村生物栽了个跟头给了南茵机会,如果能在之后的磋商中拿下cf的合作,南茵便彻底打响了名头。

    阮芷音想了想,问到:“中村生物那边的代表是谁?”

    “是他们的研发副总。”康雨顿了下,又道,“我查过,cf这次负责和合作商接洽的人除了robert先生,还有那位彩妆线新上任的华裔设计总监。”

    “另外,cf月底在纽约有场新品发布活动,也邀请了这次参与供应商竞争的合作方。”

    阮芷音思索了会儿,点头道:“既然这样,和cf的正常接洽工作交给张淳,你和我空出时间,去参加cf的新品发布会。”

    “好的,阮总。”康雨笑着应下,看起来心情不错。

    公费出差,意味着能在免税店囤不少东西。她工作再认真,也是个有购物天性的女孩子。

    阮芷音见状,也笑着调侃:“放心,到时候我给你放一天假去购物。”

    ///

    忙到下班,阮芷音开车接了叶妍初,然后去了同秦湘约好的酒吧。

    酒吧的名字叫夜遇,在影视学院附近,老板是秦湘的几个大学同学,在这一片还挺出名。

    三人坐在靠吧台卡座,各自点了杯酒,没聊几句,秦湘突然看向阮芷音,眼睛发亮。

    “芷音姐,你还缺投资吗?我现在手里有钱,沈蓉都成了南茵的股东,不如也给我个机会?”

    影后沈蓉之前应下了南茵的推广,前不久又正式成为了南茵的代言人,给南茵带了不少的热度,如今的南茵算是炙手可热。

    可让阮芷音意外的是,沈蓉没要代言费,却提出想要投资参股。过去最大的对家成了南茵的股东,也不知道林菁菲会不会以为自己是诚心和她作对。

    不过沈蓉的股份并不多,阮芷音更没必要因为林菁菲的想法拒绝沈蓉的要求。

    何况新研发基地的投资支出不小,南茵确实需要资金,阮芷音还没想向程越霖求助,也不想改变南茵和阮氏现在相对独立的局面,惹得股东再生意见,给季奕钧添烦。

    认真算算,沈蓉的代言费可不少。对于已经负资产的阮芷音来说,钱,能省则省。

    想到这,阮芷音笑着望向秦湘:“可以是可以,只是湘湘,你什么时候也开始想着投资赚钱了?”

    她比秦湘大六七岁,总觉得秦湘还只是个孩子。

    秦湘撇了下嘴:“我怕有一天家里逼我联姻,不如提前给自己留好退路。要是真到了那天,索性离家出走。”

    秦湘惯来是个不爱被约束的性子,可也养尊处优惯了。真没了钱花,是受不住的。

    阮芷音有些哑然,怕她是一时兴起,耐着性子劝解道:“湘湘,你考虑清楚,以秦家目前的情况,应该还不需要你联姻。”

    以她对方蔚兰的了解,对方是真心疼秦湘这个女儿。只要秦氏没大问题,是不可能让秦湘被迫联姻的。而且秦湘今年才刚满二十,就算是联姻,恐怕也还早得很。

    “不需要不代表不会啊,连我哥都能被爷爷逼婚,我总得未雨绸缪。”秦湘叹了口气,继而一脸严肃地看向阮芷音,“把钱投给别人我不放心,我就只对你放心。”

    对于秦湘的信任,阮芷音感动之余又有些无奈,搬出教育的态度:“行了,别在这给我戴高帽,你就不怕我赔了钱?”

    秦湘笑了:“不怕啊,反正有程越霖在,总能比其他人多些保障,夫妻可是利益共同体。”

    阮芷音没想到秦湘是这么个想法,扯了扯嘴角:“我看你放心的压根不是我。”

    分明是程越霖。

    那阵被信任的感动尽数散去。

    叶妍初拍拍秦湘的肩膀:“秦爷爷总是疼你的,不至于给你找个歪瓜裂枣的联姻对象,说不定最后你和人家看对眼了呢。不如你说说,自己喜欢什么样的?”

    “喜欢什么样的......至少长相过关,性子不能像我哥和我爸一样古板无趣。”秦湘单手拖着下巴,继续道,“最好还是那种不经意间遇到的缘分,就像芷音姐和程越霖,换个新郎都能看对眼,多好啊。”

    阮芷音瞧着秦湘发亮的眼睛,觉得她根本就是沉浸在了对偶像剧爱情的幻想中。

    正要说些什么,清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嫂子!你们也在这呐!”

    阮芷音转过头,看到了站在几步之外的钱梵和傅琛远。

    钱梵还是那副热情的态度,傅琛远却不知为何,此刻的脸色不太好看。

    钱梵对方领着傅琛远上前,和阮芷音问候完,又挥手和在阮爷爷葬礼上见过的叶妍初打了个招呼。

    瞧向秦湘时,他面色迟疑:“这位是?”

    “你好,秦湘。”

    钱梵皱了下眉,思量了会儿,喃喃道:“这名字,咋听起来有点耳熟啊。”

    秦湘没多想,习惯性地说了句:“哦,秦玦是我哥。”

    她只是觉得,比起她,秦玦的名字应该更让人熟悉。

    钱梵表情滞了一瞬,而后不动声色地挑了下眉:“原来是秦小姐啊,幸会。”

    言毕,他又看向阮芷音:“嫂子,那你们好好聊,我们先去隔壁。”

    紧接着,便拉着一直沉默的傅琛远去了隔壁的卡座。

    阮芷音觉得钱梵的表情有些古怪,可还未深想,秦湘又跟她说起了话,她很快收回了视线。

    ......

    另一边,钱梵刚坐下,便立刻掏出手机,给远在国外的程越霖发了条微信——

    [霖哥!不好了,秦玦见你和嫂子情比金坚,居然都派他妹来跟你抢媳妇了!]

    过了好几分钟。

    程越霖才回了过来:[?]

    钱梵偷摸拍了个阮芷音和秦湘‘相谈甚欢’的照片,给程越霖发了过去。

    [秦玦他妹和嫂子聊得热火朝天,我还听到她提起她哥,这是来当说客了吧?不过霖哥,你放心!我立刻想办法拆开她们!]

    ......

    不得不说,钱梵的耳朵很灵敏。

    隔壁的卡座,秦湘确实刚刚和阮芷音提起了秦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