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57章 第 57 章

    “芷音姐,我哥最近挺不对劲的,从嘉洪回来就没再跟爷爷吵订婚的事情。我妈觉得他是妥协了,可我总觉得不是。”

    其实秦湘想说的是,她觉得秦玦还没对阮芷音死心。可见阮芷音面色淡淡,只能把话收了回去。

    好不容易和阮芷音见一次面,秦湘可不想把关系搞僵,转而说起了其他。

    “还有林菁菲,那天我看见她和林伟在车里见面,她成天想着跟你比,你小心些。”

    阮芷音听秦湘絮絮叨叨说完,眉心蹙起,点了点头,轻声应下:“我知道了。”

    “音音都结婚了,和秦玦也没联系,林菁菲不至于再找她的幺蛾子吧?”叶妍初说完,撇了下眉,“不过也不一定,毕竟林菁菲那种非觉得音音抢了她东西的偏见脑回路我理解不了。”

    秦湘搅着面前的鸡尾酒:“她那个彩妆品牌最近出了不少负面新闻,我看她最近心情很差,还非要强装无事地去我妈跟前献殷勤,我真是替她累。”

    “拿着钱当个富婆不好吗,偏偏瞎折腾。”

    “其实我也能理解,她过去一直被捧着,受尽了豪门圈的羡慕。现在名声尽毁,接受不了落差,还想勉强维持颜面,只能捆住我哥了。不过我打赌,我哥不可能娶她。”

    秦湘这么说,是自认比方蔚兰更了解秦玦。虽然哥哥性子温和,待所有人都好,可他当初能被激出留在国外不回来的叛逆,现在也不可能被逼着娶他不想娶的人。

    阮芷音静静听着,一直没有说话。

    等两人说完,她才含笑看向秦湘:“湘湘,帮我留意下,如果林菁菲要卖爷爷的那几套房产和字画——”

    “那我就托人帮你买过来!”

    阮芷音觑她一眼:“鬼灵精。”

    话音刚落,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阮芷音看了眼,是程越霖的电话。

    “我去接个电话,你们先聊。”

    毕竟是在酒吧,卡座着边有些吵。

    她起身走出了酒吧,才按下了接听。

    “在哪?”男人低沉的嗓音绕在耳畔。

    阮芷音囫囵说了句:“和阿初她们在外面。”

    她下意识觉得,好像不能承认,他才刚出差,她就在大晚上来了酒吧。

    话音刚落,那边传来程越霖浑厚的闷笑,继而是他意味不明的语调:“阮嘤嘤,你说的外面,就是酒吧?”

    “你怎么知——”阮芷音张了张嘴,瞬间反应过来,“是钱梵告诉你的?”

    程越霖没否认,淡声道:“别玩太晚,要是喝了酒,让司机去接你。”

    倒是没再追究她大晚上来酒吧的事,阮芷音松了口气,轻声回:“嗯,知道了。”

    “乖。”他声音闲散,然后又不紧不慢地问了句,“想我了么?”

    阮芷音没说话,转过身,从面前朦胧的玻璃倒影中看到了自己微翘的嘴角。

    就这么握着手机傻笑,活像个谈恋爱的小姑娘。

    她保持沉默,他就这么等着。

    少顷,阮芷音听到白博的声音:“老板——”

    像是被他打断了。

    “想。”阮芷音的声音很低,缓了口气,眼神都带了几分认真,“每天都很想抱抱你。”

    虽然有叶妍初住在别墅陪她,但每天早上醒来,还是不太习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的主卧。

    很想要,抱抱他。

    “那看来,还是我想的比较多。”程越霖低声笑了,优哉游哉地开腔,“阮嘤嘤,我可不止想抱你亲你,还想——”

    “咳,你别说了。”

    “怎么,这就害羞了?”

    “阮嘤嘤,我们的夫妻生活呢——”他拖长了腔调,“不用害羞。”

    阮芷音:“......”

    尽管他看不到,她还是很无奈地捂了下脸。

    程越霖怎么就能这么坦然,白博不是还在他旁边吗!

    ......

    电话挂断。

    程越霖站在明亮辉煌的酒店走廊上,抬头看了眼廊顶璀璨精致的水晶吊灯,嘴角的笑意还未散去。

    恍然想到,每次她明艳的凤眸染了迷离的雾气,却还是不忘匀出一丝清醒,媚眼含羞地命令他关灯。

    白博看着程越霖挂了电话,才重新开口道:“老板,st的劳森先生还在会客厅等您。”

    “嗯。”

    他不咸不淡地应声,面色恢复了清冷,迈着步子转身离开。

    ......

    等阮芷音重新回到酒吧的卡座时,发现秦湘正偷偷盯着坐在隔壁的钱梵。

    “湘湘,你看什么呢?”她疑惑道。

    秦湘凝眉看她:“芷音姐,我发现我好像见过他。”

    阮芷音有些错愕:“啊?”

    倒不是意外秦湘见过钱梵,而是不明白她见过钱梵这件事有什么不对?

    秦湘叹了口气:“你还记得你高中的时候,我和你去看《南城喜事》吗?”

    阮芷音点了点头。

    “那会儿他就坐在我们身后,全场就数他笑得最大声。中间有段比较感人,他就抱着旁边那个戴帽子的男孩哭,人家瞧着不太想理他,我每次看过去都低头躲着我。”

    阮芷音蹙眉:“戴帽子的男孩?”

    “对啊,瘦瘦高高的,一看就是个大帅哥。你知道的,我对帅哥的印象一向很深,连带着把他也记上了。散场后,他不是还来跟你打招呼呢么?可惜那个帅哥不见了。”

    戴帽子的男孩,低头躲着人,和钱梵一起看了电影,散场时还消失了。

    阮芷音好像明白了什么。

    不过,现在更让她注意的是——

    “阿初呢?”

    “被另一个帅哥拉进包厢了。”

    秦湘手舞足蹈,惟妙惟肖地给她表演了一番:“你出去没多久,那帅哥突然走过来,站在那对妍初姐说了句,‘叶妍初,都搬别人那去了,躲够了吗?’然后就把她拉进了那边包厢,再没出来。”

    她说完,还不忘感叹了句:“不是我说,这孤单寡女的进去了这么久,妍初姐还真有艳福啊。”

    阮芷音:“......”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再把秦湘当成一个十九岁的孩子了。

    刚想到这,秦湘看了眼手表,突然拔高了声音:“天呐,都快十点了,我得赶紧回家了,不然我妈又要数落个没完。”

    阮芷音知道方蔚兰给秦湘的门禁,正准备给叶妍初发个消息过去,那边钱梵恍若无事地走了过来。

    “呦,秦小姐这是喝酒了?巧了,我还没喝。嫂子你离得远,就先回吧。我正好顺路,能送送秦小姐。”

    都和霖哥说了要拆开对方,他可不能再给两人路上独处,洗白秦玦的机会。

    阮芷音闻言,转头去看秦湘。

    她着急着回家,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和钱梵说了句谢谢,很快收拾了东西,跟着他告辞离开。

    阮芷音这才给叶妍初发去了消息。

    [你没事吧?]

    过了漫长的几分钟。

    才收到叶妍初回过来的语音——

    [音音,你先走吧,我可能......还得解决一会儿,不用等我。]

    声音带着丝甜甜的软腻。

    得,看样子,都不用她管了。

    阮芷音的车钥匙在叶妍初包里,看了眼隔壁只有果盘的桌子,想着傅琛远应该也没喝酒,能送叶妍初回去。

    于是她给司机发了个消息,等对方到了后,独自回了别墅。

    ///

    空荡的别墅里,静悄悄的。

    去浴室洗完了澡出来,阮芷音才又想到秦湘刚刚说的,高中时看的那场电影。

    坐在床边默默思索了会儿,她给程越霖发了一条微信。

    [你高中的时候,有没有去电影院看过《南城喜事》?]

    几分钟后,她收到了男人言简意赅,却看不太明白的回复。

    [书房最右侧的抽屉。]

    阮芷音皱了皱眉,顶着半干的头发去了书房。

    她按照他的话,打开了书桌最右侧的抽屉,发现里面只有一个铁盒。

    再把铁盒打开——

    是两张放在塑封袋里,有些泛黄的电影票。

    五排七座,六排七座。

    阮芷音无声地笑了,思绪恍然回到那个下午。

    少年也不知是从哪拿来了一个垃圾袋,收拾完桌子上的杂物后,瞥了她一眼,散漫道:“阮芷音,你这垃圾还挺多,扔不扔?”

    阮芷音从做题中抬了下头,看了眼桌上的酸奶盒和饼干包装袋,点头道:“那扔吧。”

    在学校时,她总觉得时间不够,偶尔不想浪费时间去食堂,就会吃些准备好的饼干和酸奶。

    刚刚吃完就又开始做题,那些包装还没来得及扔。

    阮芷音伸手要去收拾,程越霖突然道了句:“唔,你接着做题,我来吧。”

    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虽然疑惑他这没来由的‘好心’,但思绪还在刚才的题里,于是收回了手,难得道了句谢。

    再后来,等发现笔盒里的电影票根不见时,阮芷音翻遍了整个书包也没有找到。

    “程越霖,你看到我留的电影票根了吗?”

    “没有,你搞丢了吧。”

    “是吗?”阮芷音皱了下眉,“可我记得,我分明好好放在笔盒里了。”

    程越霖嗤笑了声:“那不然呢?难不成还能有人偷你看过的电影票根?很值钱么?”ぷ999小@説首發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