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65章 第 65 章

    第65章第65章换了个新郎(番外二)……

    持续一周的惩罚,就这么草草结束,阮芷音又搬回了别墅。

    时间一眨,没多久便又要过年。

    南茵因为之前那几笔数额不菲的订单回笼了部分资金,不过阮芷音拨了研发经费,也所剩无几。

    她还没想好是否要寻找投资方,却很确定公司的发展规划,并不打算冒进。

    公司最近一年的业务稳定了下来,生产有条不紊,倒让阮芷音腾出了不少时间。

    至少不如刚起步时忙碌。

    相较于她,程越霖就要忙得多了,连着好几都是十点过才回家,又或是在书房里人开着视频会议直凌晨。

    两人很少有一起回家的时候。

    这,阮芷音下班回家,回复了几封邮件,接了程慧打来的视频电话。

    “不好思音音,这会儿还给你打电话,程朗他非闹着要你聊。”

    视频画面隔着明显的时差,程朗那边是白,国内却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

    程朗去美国,刚开始还不适应,来交了新朋友,『性』子活泼了不少。不过也没忘记阮芷音,经常会跟她视频。

    “姐姐,你什么时候来我?”程朗圆润的小脸出现在屏幕里。

    程慧在一旁纠正他:“阿朗,姑姑都已经了很多遍了,你该叫嫂子。”

    “可是,是姐姐让我叫姐姐的。”程朗扁了扁嘴。

    阮芷音莫生了些心虚。

    当初让程朗叫姐姐,是因为她程越霖还不是真正的夫妻。

    不过,好在程慧只当是程越霖不接受程朗这个弟弟,没有多想。更新最快 电脑端:/

    ......

    因为程朗等会儿还有足球课,简单聊了几句,阮芷音便挂了视频电话,去浴室洗澡。

    等她裹着浴巾,推开浴室的门出来时,直接跌进了男人宽厚的怀抱。

    “你在浴室门口干嘛?”

    直起身,她气恼地他。

    最近这段时间,阮芷音总会有一点小事影响情绪的时候。

    程越霖笑了笑,低首道:“这不,等你投怀送抱。”

    阮芷音暗斥他没脸没皮,却也懒得跟男人斗嘴,自然地将手里吹风机递给他,躺床上,让程越霖帮自己吹头发。

    “对了,姑姑今打来电话,喊我们一起去过年。”

    程朗一直想让阮芷音去他,所以程慧她时,阮芷音也没想拒绝,只再程越霖。

    “你想去吗?”程越霖停下吹风机,坐在床边垂眸她。

    阮芷音随即点了点头:“过年人多热闹些,也挺好的。”

    除夕万家灯火,如果就他们两个人待在别墅,确实冷冷清清的。

    “嗯,那我让白博订机票。”

    他倒是应的很爽快,又打开吹风机,继续给她吹起头发。

    男人的手艺愈发熟练,阮芷音舒服地闭起眼,随口了句:“你休学那年,为什么没去找姑姑?”

    那会儿他父亲入狱,爷爷新丧,程慧她曾让程越霖去美国读书,也可以避过那些找上门的债主,却拒绝了。

    程越霖闻言,轻描淡写道:“我又不像程朗,都是有手有脚的年人了,再怎么着,也总能养活自己不是?”

    留在国内还好,真去了美国,他只怕自己会忍不住去找她。

    “那你还挺厉害。”

    头发他尽数吹干,阮芷音侧过身子,顺便夸了他一句。

    浴袍宽松柔软,她这么一动,程越霖的视线落在胸口那片雪白的肌肤上,眸光渐黯。

    眼神流转间,阮芷音已经明白了他的暗示。下一秒,便人拦腰抱起,换了个方向抵在床上。

    摩挲贴在肌肤上的指腹带着灼热温度,不消片刻,便已吻得气喘吁吁。

    男人女人的体是真的有差距,直她筋疲尽,他仍不知疲倦。

    尤是,阮芷音觉得程越霖最近好像......更热衷于此了。

    这是她识消磨前,最的想法。

    ......

    生活似乎一切如旧。

    等阮芷音发觉自己例假推迟时,已经是半个月。

    并且,还是见叶妍初在群里抱怨了一句最近加班加得月经不调,才猛然发觉她的例假已经晚了七。

    阮芷音识什么,却不敢确定。

    有些心不在焉地结束了工作,她拿起钥匙,直接开车去了离公司最近的医院。

    在医院大厅挂了号,坐在『妇』科门诊外有些紧张地等待好一会儿,才叫她。

    阮芷音缓了口气走进门诊室,面诊的是位女医生。

    对方拿过空白的病例,询了句:“怎么了?”

    阮芷音抿下唇,只回了一句例假推迟,医生便已了然,开了张化验单递给她:“拿单子去做个检查。”

    医院的效率倒是很快。

    半小时,阮芷音拿着手中的化验结果,回了门诊室。

    上了些年纪的女医生接过那张报告单,了两眼,很快下了结:“早期妊娠。”

    完,在病历单上写下了几行字。

    阮芷音愣了愣:“我怀孕了?”

    “未婚?”医生见状,抬了抬眼,面『色』平静地了句。

    阮芷音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不是,我已经结婚了。”

    医生笑了,将报告单还给她:“那有什么好外的?”

    阮芷音微怔,低下头,手放在尚且平坦的小腹上。

    是啊,好像......也没有什么可外的。

    或者,她并不是完全没有准备。

    ......

    阮芷音拿着那份报告单,神情恍惚地走出了诊室,显然还没从这个消息中缓过神来。

    医院里,周围人来人往,她却独自在那静站了许久。

    送人来医院的顾琳琅,刚从楼上的病房下来,就了阮芷音站在医院大厅发呆的一幕。

    “音音,你怎么在这?”

    顾琳琅走近,才笑着去拍对方。

    她送突发肠胃炎的沈晟来医院,在病房里待了俩小时,拖沈佑过来才从病房走出,结果就撞上了阮芷音。

    阮芷音人召回了思绪,见顾琳琅,张了张嘴:“我——”

    才刚开口,顾琳琅已经了她手里的化验单。作为尝试备孕过的人,顾琳琅怎会不懂上面的思。

    “你怀孕了?”对方很是讶异,停顿片晌,笑着捂住了嘴。

    阮芷音点了点头:“嗯。”

    这个孩子,像是圆满了她想象中的家。而冥冥之中,琳琅还是第一个她分享这个消息的人。

    “好了,我可算是当上干妈了。”顾琳琅的喜已经掩盖不住,眼眶却有些泛红,叮嘱道,“前三个月要多休息,好好养着,注身体。”

    阮芷音莞尔一笑,伸手抱住顾琳琅:“我知道,还得劳烦你这个干妈他长大,让他好好讨你欢心。”

    顾琳琅喉间微涩,拍拍她的背,缓了口气:“程越霖没陪你来?”

    阮芷音顿了顿,老实回:“他还......不知道。”

    她也没想好要怎么告诉他这个消息。

    第65章第65章换了个新郎(番外二)……

    ......

    连续加了几班,程越霖今倒是难得早早结束了工作,不六点就回了家。

    可刚走进客厅,就见阮芷音坐在沙发上,静静望着他。

    察觉她有些不对,程越霖轻扯下领带,脱下西装外套,解开衬衣上面的两颗纽扣,走她旁边的沙发坐下,笑着了句:“这是怎么了?”

    阮芷音的视线略过藏在盆栽里的相机,叶妍初顾琳琅,就程越霖得知她怀孕时是什么反应打了回赌。

    她不动声『色』地缓了口气:“我今路过书店,给你买了些东西。”

    “书店?”程越霖扬眉,“什么东西?”

    阮芷音指了指茶几上的几本书:“这些给你,你要是实在不想吃外面的饭,就好好学学。”

    那厚厚的一摞,全部都是食谱。

    程越霖眉峰蹙起,顿了会儿,疑『惑』道:“你底怎么了?”

    闹脾气的话,他又想不出自己最近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阮芷音微顿,进而暗示道,“我有段时间做不了饭了。”

    怀了孕,不好吸油烟。

    她缩了缩手,有些紧张地望向他,期待着程越霖出自己的言外之。

    可没想,男人的视线却落在了她缩进袖口的手上。

    “阮嘤嘤——”他拧起眉。

    阮芷音屏了口气:“嗯?”

    “你这是——”他声音微沉,叹了口气,“做饭切手了?”

    阮芷音:“......”

    “没有。”

    程越霖的反应,让她觉得自己对牛弹琴,白白浪费了情绪。

    “那是不想做饭了?”

    阮芷音微更:“不是。”

    最,阮芷音思绪微转,放弃了原本的打算,转而道:“家里缺了些东西,你去买吧。清单我放在房间了,等会儿拍了照发你微信上。”

    以往家里缺了什么,她也会让他开车去买些东西回来。

    程越霖淡抿下唇,即使觉得有些不对,可还是应下了。

    男人穿上外套,拿了玄关处的钥匙出了门。

    车刚开出别墅,就收了阮芷音发来的采购清单。

    以往没什么不同,都是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湿巾。

    卫生纸。

    ......

    程越霖一条条着,直最两样,神『色』微滞。

    验孕棒。

    婴儿床。

    像是刚刚才加上去的。

    脚下一紧,车子还没驶出别墅区,刹车声响起,男人直接转了个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