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65章 第 65 章

    几分钟,他重新推开了门。

    阮芷音站在门口。静静望着面『色』怔然的男人。

    程越霖的视线落在她的小腹,喉结滑了下,有些不知所措地开口:“他——”

    他话不全,向前走了两步,想『摸』一『摸』,又缩了回来。

    阮芷音他这幅模样逗笑了,转而他,“你,我们能当好父母吗?”

    “不知道。”程越霖沉了口气,伸手抱住她,声音居然有些更咽,“但我会尽。”

    并不是完全没有准备,可真正了这一刻,喜悦无措同样都有。

    明明还没见面,却像是多扛了一份除她之外的责任。

    程越霖想,他大概体会了,程逢之当初的心情。

    阮芷音察觉他的情绪,恍然想什么,低声了句:“那我们回头去扫墓,把这个消息告诉程叔叔?”

    程越霖没想她能想这,却又觉得他们心有灵犀。

    “嗯。”他笑了笑,手掌『揉』过她顺滑的头发。

    ///

    怀孕这件事,只有叶妍初顾琳琅知道。

    余人,阮芷音本想等等再。可没过两,她就收了秦湘慰的消息。

    过,才知道秦湘是从钱梵口中的。至于钱梵是怎么知道的,想都不用想。

    程慧阮芷音怀了孕,拒绝了阮芷音去美国过年,并要带着程朗回国来过年。

    为此,程慧还给程朗请了半个月的假,让他很是高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阮芷音最近的脾气也多了些起伏。

    除了口味上的改变,还变得有些情绪化。一向理智的她,如今个电影都会情节感染。

    周六的空闲,阮芷音特定了两张电影票,程越霖去电影院电影。

    程越霖本想包场,可阮芷音却觉得,坐满人的电影院才有生活的气息。

    这部文艺片是沈蓉主演,对方毕竟是公司的股东加代言人,阮芷音也算有些私交。

    她已经包场请公司的员工过,自己却还没来得及去。

    两人开车去了电影院,程越霖走开去取票,阮芷音站在原地等他。

    没想这一会儿功夫,竟然遇了认识的人。

    乌灵萱见阮芷音,愣了一秒,随身边的男子了些什么,笑着走上来:“你也来电影?”

    “嗯。”阮芷音点了点头。

    乌灵萱环顾了下,瞧见不远处的程越霖,摇头道:“我是真没想,你们会结婚。”

    阮芷音弯了弯唇,顿了下回:“抱歉,高中那会儿,我也没有想。”

    这是在解释,她那会儿帮着乌灵萱递情书,确实没有别的想法。毕竟高中时,她对方的关系还算不错。

    乌灵萱笑了,『露』出小小的梨涡:“跟我道什么歉?我递的情书多了,就算没有你,程越霖也不会喜欢我啊。”

    对方态度自然,阮芷音亦松了口气:“年会办婚礼,时候——”

    “你可一定得给我发张喜帖。”

    “好。”阮芷音轻轻点头。

    实重点班里的同学,大多都很好相处。

    回头再,某种程度上,是她那时消化不了从县城岚桥产生的自卑,格外敏感,没法敞开心扉接纳别人。

    程越霖走过来时,乌灵萱已经男友检票进了场。

    “碰认识的人了?”

    阮芷音接过他递来的电影票,轻声回:“是我们的高中同学。”

    男人只是哦了声,没再话。

    阮芷音见状,就知道他是没什么印象了,提醒道:“你还记得,有年情人节,我给了你一封情书吗?”

    她本想解释,那封情书是帮乌灵萱送的。

    结果,程越霖却味不明地垂下眼眸,盯着她哂笑道:“怎么,你还好思提那些批发来的情书?”

    那时他曲解了她的思,闹了笑话不,又因为她不明所以的态度连生了好几闷气。

    阮芷音闻言,只好把话咽了回去,两人检票进了场。

    沈蓉不是商业片演员,主演的大多都是文艺片,全是奔着拿奖去的。

    怀孕,阮芷音便时常会犯困。影片还未过半,就靠在男人肩头睡了过去。

    再睁眼时,影片已经放起了长长的字幕。

    阮芷音有些不好思,侧过头,小声他:“电影面演的什么?”

    “主角结婚了。”

    男人言简赅。

    “就这?”

    “不然呢?”程越霖低

    第65章第65章换了个新郎(番外二)……

    眼她。

    阮芷音满眼嫌弃:“......”

    果然,他也没什么文艺细胞。

    怀孕,阮芷音偶尔会设想孩子以的兴趣。

    现在来,孩子是已经断了为文艺片导演的路了。

    ......

    坐在他们背的女生这番对话,差点没憋住笑。

    眼见着程越霖阮芷音双双离去,又想起刚刚的那幕。

    她认出男人就是之前一众网友喊嫁的霖恒总裁,没忍住拍了张照片,却没想对方会发现。

    『逼』人的视线望来时,女孩磕磕巴巴地道了个歉:“不,不好思,我这就删掉。”

    男人眉峰轻蹙,最淡淡了句:“一定要发的话,麻烦遮掉我的脸。”

    思及此,女孩将刚刚的照片p了下,发了条微博。

    【你们一定想不,霖恒总裁居然还会陪老婆来电影院电影,还是普通场。】

    ///

    阮芷音经叶妍初提醒,这条微博的时候,两人已经回别墅。

    微博转发量有几千,倒也不算高。只是评下,居然有人发了程越霖之前参加财经访谈节目时,主持人的对话。

    男人西装革履姿态从容,眉宇间精致俊朗,远不是在家时的无赖模样。

    主持人及她时,程越霖微笑颔首:“我们是高中同学。”

    主持人又,觉得高中的哪个时刻最美。

    男人思考了会儿,才回:“大概是,做题的时候。”

    他当着镜头起这些时,还真是没什么包袱。

    等程越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阮芷音忍不住了句:“做题有什么好的?”

    男人微怔,瞥见她亮着的手机屏幕,才明白她在什么。

    程越霖笑了笑,调侃道:“阮嘤嘤,那会儿能让你磕下去的,难道不是只有试卷?”

    女孩紧握着中『性』笔,微微凝眉,她安静地坐在那儿,阳光打在她的侧脸,面颊上细细的绒『毛』都像是在发光。

    那大概是他之回忆起来,印象最深的一幕。

    ///

    程慧一家回岚桥那,是腊月二十九。程越霖阮芷音去机场接了程慧他们,回了别墅。

    即便通话次数不少,可这还是阮芷音程慧真正的见面。

    只是没想,程慧来,简直比她这个孕『妇』还要紧张。

    阮芷音怕程越霖搞不定厨房的事,不过刚刚起身,程慧便神『色』一紧,阻拦道:“嘤嘤,让他们男人干就行了,你姑父就是厨师。”

    程慧的丈夫汤崴的确是厨师出身,却不是普通的厨师,下的餐厅早已开起了连锁。

    程朗小心翼翼地凑阮芷音跟前,圆溜溜的眼睛盯着阮芷音的肚子:“姐姐,这里真的有小宝宝了吗?”

    程慧揽过程朗,『摸』『摸』他的头:“那当然,等宝宝出生,你就是叔叔了。”

    程朗程慧养的不错。

    阮芷音知道,程慧当初高龄怀孕,却因为骤然闻父亲去世流了产,才会格外紧张她。

    吃过晚饭,程越霖去二楼的棋牌室陪汤崴下起了国际象棋。

    程慧发话,把程朗赶回了房间:“好了,别闹你嫂子了,快回房间睡觉。”

    程朗恋恋不舍地放下游戏手柄,还是话上楼。

    “嘤嘤,你来,我给你些东西。”程慧坐在沙发上,笑着朝阮芷音招了招手。

    阮芷音走程慧身边坐下,眼见着程慧拿出了放在另一侧的两本相册。

    打开,都是些有了年头的老照片。

    “这是阿霖三岁,他妈带着他去我那儿。逛游乐园时他调皮跑丢了,吓得他妈慌了神,可让我们一顿好找。”

    照片上的孩子面容稚嫩,脸侧的酒窝却透着几分熟悉。

    程慧又指向另一张:“这是他五岁,别的小男孩打架把人家牙打掉了。对方母亲上门告状,他爷爷打了一顿,气得自己坐飞机来找我了。”

    男孩趴在庭院的花园里,满身泥泞,直接拍了下来。

    阮芷音不免有些担忧,要是孩子出生随了程越霖的闹腾劲儿,可该怎么办。

    着程慧将厚厚的一本相册讲解得差不多,阮芷音的视线落在了最一页左上角的那张照片。

    “姑姑,这张是?”

    程慧顺着她的手指去,笑着道:“这是阿霖休学那年,我让他去美国读书,他拒绝了。不过感恩节的时候,他来了我一趟。”

    阮芷音的目光落在照片一角的袋子上,愣怔了许久。

    她想起自己刚国外的那年感恩节。

    期末结束,阮芷音难得给自己放了假,去市中心挑了些礼物,准备寄给顾琳琅叶妍初。

    回公寓时下了雪,她围着厚厚的围巾,戴着帽子,仔细瞧着脚下的路。

    行至在公寓的路口,阮芷音远远瞧见一道熟悉的背影,愣了会儿,却只觉得自己错了。

    回公寓,ca,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