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66章 第 66 章

    岚桥,即便步入秋天,天气依旧比许县湿闷。

    从许县来岚桥的第三个月,季奕钧安排了阮芷音转学。

    ??面连着下了几日的雨,办??续时却是难得?大晴天,连带着人的心情都明朗了几分。

    阮芷音被司机送去了学校。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时,学生们还都在上课。

    校园空旷,她穿着白色衬衫和牛仔裤,抱着怀里?资料,低头朝校门口走去。

    林成说要安排助理陪她,阮芷音拒绝了,只让司机送了她过来,她能察觉到林成藏在和蔼模样下?心思。

    她已经在老宅住了快三个月,林成在面子上滴水不漏,阮芷音不想让阮老爷子烦心,一直佯作乖顺,让林成放下了警惕。

    不过,来岚桥后见过?人中,最让她奇怪的,却是秦玦。

    对方态度熟稔过头,反倒使她礼貌下多了层介意,摸不清他?目的。

    岚中的操场隔着初中部和高中部,等阮芷音听到不远处?声音时,才意识到自己走错了路。

    她知道岚中不像县中那样规束学生打扮,可为首?那个染了红发的女孩,打扮却极为出格,??臂上还纹了纹身。

    被几人围着?女孩年纪不大,县城高中很乱,?种事情屡见不鲜,阮芷音很快明白过来,对方遇到了麻烦。

    她向来不喜欢出风头,如果今天帮了对方,以后的学校生活恐怕不会那么顺心。

    脚步微顿,犹豫几瞬,阮芷音认命地缓了口气。

    还是无法坐视不理。

    她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开,然后恍作迷路,从邻近?教学楼那引来了一位在学校里遛弯的老师。

    对方知道阮芷音是刚转来的学生,朝操场走去时,一直和她说着话。

    不大不小的声音,惊动了不远处?几人,看清来人那刻,围在红发女生身边?几人各鸟兽散。

    “杨雪,怎么又是你?!上课时间不在教室待着,跑到操场这边做??么?真以为学校不敢开除你?”

    说的是被留在原地的那个红发女生,对方到底有些怵眼前?教导主任,瞥了眼刚刚被她们围住?女孩,不情不愿地回了句:“只是和人聊聊天。”

    虽然经常语言恫吓,但杨雪并没有朝人动过??,?也是她至今还未被学校开除的原因。

    “??教室去,明天把检讨交到教导室。”

    杨雪很低地应了声,默默瞧了眼站在教导主任身边一言未发的阮芷音,才转身走开。

    “你是初中部的?”

    教导主任这才看向被杨雪几人拦住?女孩,对方穿着初中部的校服。

    “嗯。”

    叶妍初没想到,不过是应陆女士?要求给邻居家哥哥送趟东西,居然会惹来麻烦。

    “几年几班的?”

    “初三一班。”

    教导主任的脸色和缓了不少,一班是重点班,都是出中考状元?苗子。

    “都要中考了还在操场上瞎转悠,你们班主任怎么??事?学生不在也不见找,我领你??去。”

    叶妍初好奇地看了阮芷音两眼,犹豫了会儿,才跟着教导主任走开。

    一高一矮的身影渐行渐远。

    阮芷音想到司机还在门口等她,转过身正待离开,余光却瞟见了一?穿着校服?清瘦身影。

    葱郁茂密?榕树旁,少年优哉游哉地坐在墙头,只着了件短袖,白蓝相间的校服外套系在腰上。

    眉眼舒朗,居高临下俯视望来。

    对上阮芷音平静?视线后,程越霖微哂开腔:“?位同学,你倒是——”

    “懦弱得很勇敢。”

    分明不敢得罪人,却会借力打力,还挺聪明。

    一句语含嘲讽?夸奖。

    阮芷音很快反应过来,?是位逃课的学生。

    可还未等她做出反应,墙那头又传来一?焦急的男声:“霖哥,你跟谁说话呢?靠,赶紧拉我一把啊。”

    阮芷音:“......”

    居然还是团伙作案。

    好巧不巧,就在这时,身后再次响起了刚刚那位教导主任的声音:“阮同学——”

    才刚开口,对方就倏然顿住。

    下一秒,添了些气急败坏——

    “程越霖,你又逃课!赶紧给我下来!”

    ///

    纵使知道人生总会有许多巧合,可阮芷音没有想到,自己刚到岚中就经历了两次意外。

    一次是叶妍初,一次是程越霖。

    略显嘈杂?教室里,刚刚结束一堂地理课,同学们正相互嬉闹闲谈。

    “阮芷音,你以前在哪念书啊?”苏亦旋转过头,托腮望着自己?位整日穿着校服?新同桌。

    阮芷音把上节?课本收起,拿出数学课本,轻笑着??:“x省。”

    “那还挺远?。”

    “嗯。”阮芷音只点了下头。

    苏亦旋知道她不爱说话,没再追问。

    两人刚说完,就看见数学课代表俞超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把开学时的摸底卷放在了程越霖旁边的空位上。

    全班只有程越霖单坐一排,没有同桌,整日只趴在桌上睡觉。

    苏亦旋压低了声音,凑近说到:“听说程越霖他爸给学校捐了栋楼,他逃课睡觉老师也不管,毕竟学校不可能把他开除。平常?时候,你也别惹他。”

    之所以叮嘱这么一句,是因为阮芷音前几天晚自习时,愣头青似的拦住了逃课的程越霖,好在对方没有计较。

    正在做课前习题?阮芷音闻言,笔尖微顿,轻应了声。

    她知道苏亦旋是好心提醒。

    虽然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但阮芷音仍记得那天到了教导室后,教导主任试图联系程越霖?家长,最后来的却是他父亲?助理。

    秦湘跟她说过,程家在岚桥那些老派人家眼里是暴发户,融不进盘根错节?豪门圈子,但又没人真能去和程逢之作对。

    正出着神,刚进教室的徐飞走过来,敲了敲她?桌子:“阮芷音,有人找。”

    阮芷音闻言,说了声谢谢,朝门外一望,秦玦出现在班级门口,她极淡地蹙了下眉。

    然而秦玦过于张扬地站在那,众目睽睽之下,她还是无奈走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