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紫 作品

第67章我的头带电啦

    ()        我老妈在门被关严实那刻,她掐着老隋的胳膊,拉他到了书房,拍着藏獒石像上的毛发,小声的问:“他二叔,这儿,是不是也有些问题?”

    我家老隋被老妈问得愣神,他很快的明白,老妈是误会二叔了。

    他就把自己为何也剃了光头的事讲给老妈听。

    老妈在听完老隋的汇报后,也把两只手交叉的放到脑后,好像这个姿势突然能增加大脑里的神秘。

    她感慨的发自肺腑地说:“我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的喜欢你。”

    当初,老妈在文具店就暗自发誓,非我家老隋不嫁的誓言。

    那时的苗小娟很明白老隋的学历,也知道自己的选择会让很多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她的闺蜜也劝过她,你们的文化差距这么大,价值观肯定是不行的,共同的语言都找不到,就像,生活里遇到的问题,解决的方式啦,那么多的障碍,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可是她就爱了,就爱了这个没有高学历的人,她发现这个长相干净的男人,除了善良,责任心也是极强的。

    现在,我老妈发现,自己当初是多么的英雄的救美,她的老隋就是一个心里美的男人。

    我老妈在我老爸的光头上留了一个深情的吻,依偎在他的怀里小声地说:“你是任何人无法替代的。”

    老隋,我老爸,抱着我老妈,使劲的把桃花眼笑成了一条缝,他的脚抬起来,把藏獒踢了一下,就像踢了我二叔屁股似的。

    都是这个藏獒,吓得自己的老婆,不敢大声的说话了。

    其实,老妈刚一进屋也没有认出来二叔,二叔使用自己偷学来的老隋神韵,只是使用的太过了,有点贱兮兮的。

    我老妈在愣神的那刻,就看出二叔微笑里的忧伤,我家老隋不会这样。

    他每次见到老妈,就像一个吃到了糖的孩子,那眼神里的满足,幸福还有浓香的奶味。

    我放学时,惊讶老爸为何剃了光头时,老妈笑眯眯地凤眼在我的寸头上留恋,她的手习惯的摸着,摸向了我的头。

    “你爸爸说,要留着这个头和你一起高考,要你站在高考独木桥上更辉煌,更明亮。”

    结果今天,光头的我走进学校,走进教室,惹来了一片的赞美。

    就连我的老班也伸出了一根短粗壮实的手指,他们觉得我这是,下定决心,奋战高考,不忘初心的好兆头。

    我在模拟考场里,就像在战场上厮杀的战士,酣畅淋漓的计算,每一个步骤,每一句词语。

    我们的老班,一会在讲台上踱步,一会走出去,在走廊里擦去额角的汗水,他这是太紧张了。

    他的软底鞋就像乳猫的脚丫,没有一点的声息。

    可能好多的时候,我们都会抱怨老师,怨他们不理解我们朝气蓬勃时需要的体活课。

    也会埋怨他们,每天的唾液飞沫和着灰尘,弄得稀烂的知识给我们,我们还是扶不上墙的一把泥。

    还会在每次考完试,看着那点的分数,抱怨他们教给我们的知识太繁琐,没有直接压住考试的题目。

    抱怨成了我们成长过程中的不良习惯,再后来,我发现,我们抱怨的同时也要学着反思自己,为何抱怨,为何不去寻找没有抱怨的生存方法。

    偏生,这生活里,没有抱怨的成长是经不起雨里的霜雪的。

    我曾经和老班谈论过这个话题,老班那时告诉我,自己给自己养成的习惯,是会陪伴一生的。

    老班睿智的眼睛看向前方,和缓的声音就像夏天河边的柳树,在微风里摇着,摇着潮湿阳光,在柳枝条的缝隙里交叉。

    不是高考完了,我们就和学习说再见,还有更多的未知等待我们。

    那些未来的生活里的种种和我们平时学的知识可能一点也不搭边,还可能会让我们更换自己眼睛里的色彩,去看未来。

    我想,高考只是分界线,更准确的说,是另一个的人生开始。

    老班喜欢打羽毛球,还是我们市里个人业余比赛时的裁判。

    我记得刚上高一的事,我家老隋投其所好的也给我买了一副羽毛球拍。

    他是想我得让当裁判的老班多教育一下,不能因为有小学同学的这层关系,就会对我另眼看待。

    老班那会儿总和我在校园一角的地方打几局,每次都是我赢了,我很纳闷,一个有着证件的正规裁判,怎么会打不过一个初出茅庐的我。

    我们休息的时候,老班笑呵呵的和我说:“你是不按常理出牌,记住了我的几个习惯,专打我的漏洞,这是没有规矩的一种打法,也是学习里说的黑马。”

    我知道,老班这是在告诉我,只要平时积攒些知识点,多做一些自己熟透知识以外的题,就会扩宽自己独木桥上的脚步,让自己站得更稳,更踏实。

    我交了卷子,向一直在我们面前站着的老班点了一下头。

    心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可能多年以后,我们这些特殊时期成了家长和老师们说的神兽,保不准就是承担责任重要的大梁。

    模拟考试的结果,就是不告知分数。

    老班总结了一下,说是大概三十几名过了一本的线,他再次让我们自己选择各大学校的位置。

    我们自己选位置,我的位置没变,还是我心里默选的国科位置。

    乔钺的位置也没变,距离班花的二本位置远了,班花自我感觉很好,坐在了一本的位置。

    乔钺又趴在我的桌子上和我咬耳朵,一副八婆的样子。

    “哎,你说,你和毛羽彤一起学习,你的数学成绩就一直的改变,我和你有啥差别呀?”乔钺的声音很低,翘起来的屁股还不老实的晃动。

    “是不是,我的爱情不够丰满,需要更多的肥料,刺激一下我啊。”这个乔钺声音居然大了些。

    班花不知道何时走过来,她站在乔钺的身后,阴森森的说:“是肥料太多了,要烂根啦。”

    班花走到我跟前儿,笑得弯弯细小眼睛,嘴角翘得恰好,露出几颗洁白牙齿,白净的脸蛋一颤颤的抖。

    “班长,你的数学笔记给我用用吧,给别人用都是浪费了,说不准还是多余的肥料呢。”她的声音太造假,听的我身上麻酥酥的。

    班花使劲翻了一下眼睛,给我放了一个极大的电花,吓得我推了乔钺,声音在嗓子眼里没有出来。

    乔钺摸摸我的头,怨毒的说:“隋一博,你这灯泡电可够足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