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 旧部

    ()        黎雀儿就算不是黎家上下所有人当中的最好的那一个,至少也是在前面几名的,因为她性子淡得很,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不是很放在心上,因此人缘非常地好,大家都喜欢和她打交道。

    黎雀儿口中所说的这个“他”,就算她没有直接点出来到底指代的是哪一个人,大堂里面的所有人的心里也都清楚得很,她现在指的就是她刚过门不久的亲亲夫君宁殷。

    只是黎雀儿的说这话时候的语气,未免太过凉薄了一点,甚至于有一些尖酸刻薄,这可跟她本来的性情有很大的出入,实在是令人有些费解。

    像现在这样,直接把说说得这么难听的情况,对于黎雀儿来说,这可真的是头一遭。

    因此,听了黎雀儿的这一番话以后,不仅仅是黎家的各位长辈们心中颇觉得讶异不解,就连那些刚刚进来黎府里面当职做事的下人们,心里面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他们这些人的心目当中,黎雀儿那就是和一股和煦的清风一样的存在,他们可不曾听过黎雀儿像今儿个这样地说话,平时黎雀儿根本就连大声说话都不是很多见,怎么可能会她竟然也会讲话这么难听?

    更何况,现在被黎雀儿如此这般吐槽的人,可不是别的什么人,对方可是黎雀儿刚刚新婚不久的夫婿呐,该是多么可怕的女人,才会对自己下落不明的夫君如此恶语相向。

    众人一时都陷入了极度的沉默当中,没人说话。

    即便大家都搞不清楚黎雀儿这些话到底是怎么说出来的,说得又到底是不是她自己的本意,又或者她到底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才能说出来这种话,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还是少开尊口才是,免得一不小心就踩了什么雷,到时候恐怕会连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现场于是就如此沉静了片刻,气氛显得很压抑。

    又过了一小会儿,突然间又有人说了几句话,而且这个开口的还是大家都认为绝对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之下开口讲话的人。

    这个人也就是先前早就已经被大家边缘化了的那个人,也就是不请自来,自己跟着黎雀儿以及孙妈妈等人过来大堂这边的胡玉姬。

    胡玉姬所说的话也很耐人寻味,她不知道是出于安慰黎雀儿的目的,还是出于好教在场的各位黎家人放心的目的,居然十分有信心地说道:“杜神医吉人自有天相,想来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慕亲王和毕大人突然将他以及他的随身小医僮带走,应该是有什么急事相求,过后自然就是没有问题的,想必杜神医很快就会回来了,大家切勿太过忧心。”

    无论胡玉姬说这些话究竟是出于好心,还是其它什么缘由,总之,她所说的这些话并不怎么被在场的黎家人所接受,大家大多数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更有甚者,比如佟金雪这种一开始就瞧不起也不喜欢胡玉姬的,听了胡玉姬这些话以后,更是毫不客气地嗤笑出声,当即就用两道白到几乎教人眼睛都快要晃瞎了的眼白,直勾勾地朝胡玉姬射过来,而且眼神中全部都鄙夷与不屑。

    “你先前不是说了么,你只是杜老爷门下的一员小妾,与杜神医根本就没有任何瓜葛。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请问你现在又怎么能够这般确切地认定杜神医一定就会平安无事呢?”佟金雪这是故意给胡玉姬下钩子,她一边说,还一边悄悄去打量黎雀儿等人的神色,真是其心可诛,“难道,其实杜神医早在消失之前,就已经将自己的所有行踪去向都告诉你了么?”

    就算大家都知道佟金雪这厮就是有心在这里当众搅浑水,可是听了佟金雪这话之后,在场的每个人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每一双眼睛都齐刷刷地朝胡玉姬瞪了过去,整齐划一得很。

    那副场面,简直就是他们在集体帮黎雀儿捉奸捉赃一样,虽然他们每个人心底的情绪此时此刻都是非常严肃的,可是从外面看起来的话,还是有些教人忍俊不禁。

    黎雀儿顿时就觉得自己有些心力憔悴了,胡玉姬都已经到了黎府里面来这么久了,她也已经跟大家解释过很多遍了,怎么现在大家还是不相信胡玉姬,仿佛就是认定了胡玉姬一定是坏人似地。

    这回黎雀儿也懒得再去和大家解释了,反正他们心里头爱怎么样想就怎么想吧,随便他们了,她倒是省得再去浪费一丁点儿的口水。

    不过,黎雀儿这一次没有帮胡玉姬去向大家解释些什么,胡玉姬自己倒是替自己解释了起来,这可真是让大家都惊愣了片刻。

    就算因为胡玉姬之前一直都是一个闷罐子,不管别人怎么说,或者怎么样不公平地对待她,她都能悄无声息地忍耐下去,绝对不会替自己叫屈。

    类似于今天这种主动开口替自己辩护的场面,胡玉姬可是头一次出现,大家也都还是头一次看见这种。

    也许是今天突然之间有了太多的第一次了,先是黎雀儿的突然刻薄,后是胡玉姬的突然反抗,搞得大家一时之间都有些不适应,当下就变得哑口无言算起来,气氛因而又回复了之前的沉寂。

    但是,只沉寂了不到半盏茶功夫,大堂里面静得渗人氛围就忽然被外面的人声给打破了,原来是文叔手下带出去前往杜府而去的那几个小厮当中的一个,竟然这么快就再次跑了回来。

    众人心中都很是惊愕,不懂这小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一个人独自提前回来,身旁却不见文叔一行人的存在。

    看那个小厮跑得很急的样子,黎敬生立马就让人扶了那小厮进来,又命人迅速给他拿了一把椅子坐下,这之后才细问他突然跑回来的原因。

    只听得那小厮气喘如牛地答道:“小的本来是跟着文叔一块儿去杜府的,可是……咳咳……”

    小厮说着说着就猛烈咳嗽了几声,显然是很急。

    黎敬生又立即要人端了茶水过去。

    众人即时大惊失色,纷纷都小声念叨了起来,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只害怕这官兵真是朝黎府里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