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声A 作品

第625章 ,顾家拜年

    顾家过大年,不说那些祭祖等,随便一坐就是几百人。

    这么多人,心不可能太齐的。

    好在老爷子能压着,顾肇啓能压着,顾渊渟也压得住。

    顾渊渟的嫡子顾时昉,十四岁的少年,也要接顾家了。

    顾渊泉的地位不低,他妻儿应该也坐前边,现在空着。

    就算不是顾渊泉,景元姗到哪儿也算贵客了。

    顾肇昌和刘道真,略尴尬,不过老爷子亲儿子。

    顾肇昌到老爹老娘跟前,从容说道:“景元姗和顾时孝给我们拜年了,心平气和的,孩子也是乖巧的。”

    刘道真脑残粉:“晓文是咱家孙子,他妈妈养的很好。”

    老夫人问:“你的意思?”

    刘道真直接:“爹不疼,妈爱,当然是妈养着,养大还是顾家孙子。”

    爹不疼是最大问题,老夫人也没辙。亲儿子能不要并不多。

    就算重男轻女,莫非还喜欢女儿,这是能选择的?

    老爷子开口:“给他们说句话吧。”

    晚辈要孝顺,顾家也不能干等着。顾家对于景元姗是复杂的。

    刘道真先给景元姗发信息。

    顾肇昌拿电脑过来,屏幕看着更方便。

    光说话哪行?最好也见一面。

    哪怕只是面子上。很多时候就要顾面子。

    电话接通,屏幕上就是景元姗和顾时孝,母子还真萌萌哒。

    景元姗的脸白,能一直不老,也是奇迹了。

    眼神真的平和,一种老人才有的,不仅是她单纯,还有大气,以及不在意。

    在意才会有情绪,不在意就冷了,做什么更从容了。若非为儿子,她真的可以离远远的。

    老爷子先开口:“元姗,委屈你了。”

    景元姗笑的淡然:“不委屈。来顾时孝,给太爷爷拜年。”

    顾时孝小朋友辨认太爷爷的脸,哇呀啊。

    景元姗翻译:“拜年啦。”

    刘道真在一边不是太客气:“这小颜狗,嫌太爷爷不是太好看。”

    老夫人对着屏幕一愣,她不是也不太好看?

    景元姗教小朋友:“给太奶奶拜年。”

    顾时孝小朋友辨认太奶奶的脸,哇呀啊。

    老夫人心里有点酸,长得真和顾渊泉一样,男人可能不爱儿子,但责任也得尽到。

    顾家的一份也得尽到,老夫人点头:“晓文乖。有空和妈妈来玩。”

    这是绕过景元姗的话,以孩子为主。

    那些靠孩子维系的,就这样。

    顾时孝小朋友看妈妈了,什么意思?宝宝没听懂。

    景元姗笑着解释:“太奶奶让你去玩。”

    哦,“妈妈。”小朋友扑到妈妈怀里,不去。

    顾家这边,气氛都僵硬了。

    几个月的孩子,不会是景元姗教,那就是被他爹伤到了。记得很清楚。

    大过年的,顾肇啓代表、来打个招呼。

    景元姗哄宝宝:“顾时孝,给大爷爷拜年。”

    小朋友扭头看,兴致不太高的,哇呀啊。

    周凌教授来。

    景元姗搂着儿子教:“给大奶奶拜年。”

    顾时孝小朋友辨认一番,哇呀啊。

    顾渊渟、代表他一辈,来打个招呼。

    顾时孝小朋友对着他脸,情绪更低落,扭头找妈妈。

    景元姗哄着:“给大伯拜年。”

    小朋友扭头看一眼,哇呀啊,继续扑妈妈怀里。

    曾教授来打个招呼。

    景元姗教儿子:“给大妈拜年。”

    小朋友认真看,没妈妈好看,哇呀啊。

    刘道真乐:“小颜狗,嫌大妈不好看。曾蘅你下次打扮好看些,他就高兴了。”

    曾蘅大气:“我再打扮也比不上他妈妈。”

    周凌说刘道真:“难怪你今天打扮的细致。”像妖精。

    刘道真和妯娌还好:“打扮好了,自己看着也舒服。”

    景元姗说话:“早上起来,嫌我衣服不好,千挑万选,说这个凑合。我还下厨房,从厨房出来,他觉得有味儿,不太满意。”

    “妈妈。”宝宝羞涩了。

    景元姗看换了人,教:“给大哥拜年。”

    顾时昉算晚辈了,主动的:“给二婶拜年。”

    顾时孝小朋友看着大哥,哇呀啊,好看!就比宝宝差一点点。

    顾家逗乐了,不管真乐假乐,大过年的。

    顾时妡过来,看着弟弟、二婶都喜欢。

    顾时妡过了年九岁,说大了懂事,说小也是萌萌哒。

    顾家过年,以古式为主,不是那些山寨,顾时妡小姑娘很有大家闺秀的范儿。

    顾时孝小朋友喜欢这姐姐。

    眼睛亮的,顾时妡都兴奋了:“给二婶拜年,给晓文拜年。”

    顾时孝小朋友哇呀呀呀,“妈妈。”宝宝喜欢姐姐。

    景元姗亲一口,喜欢姐姐就好,那些乱七八糟就不管了。

    顾家有的还想看,刘道真已经挂电话。

    顾时妡不知道不懂事还是故意:“晓文真的好萌啊。”

    顾渊渟是不在意:“在prince抱着人家手啃呢。”

    顾时妡问爸爸:“他会不会啃你的手?”

    顾渊渟看傻闺女,啃就有用吗?

    一个女的凑过来、没看见,闲话:“景元姗哪那么多钱?”

    刘道真怼过去:“脑子是个好东西。”

    比脑子?还真没几个敢。

    以前觉得景元姗不懂技术、没上过大学?她上大学,别人就没什么事了。

    又一个男的、当回事:“景元姗这样不行吧?”

    老爷子问:“你想怎么样?”

    老夫人一锤定音:“元姗和时孝上了族谱,就是顾家的。”

    女人上族谱?原配当然要上,而且,就算以后离婚啥,依旧是顾家媳妇。

    逐出家门的才从族谱抹去。

    这种制度,也不只顾家有,但顾家最大。

    顾渊泉坐在一边,也没问他妻儿。

    老夫人都懒得刺激,省的年都过不好。他的日子,还得自己去过,不是顾家让他当牛做马。

    真挺好的媳妇娃,男人就是忍一忍,面子啥都有了。

    那个不想忍,这个也不想忍。

    顾渊泉觉得他挺忍的,忍的难受。

    顾太太岂能不要他?

    儿子?他没有做父亲的感觉,他只爱顾太太。

    刘道真懒得理。以为时间停留在十年前,他亲手将她送去牢里?

    那时候她无力反抗,就不想下次束手就擒。

    除顾渊泉,大家该过年还得高兴的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