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静师姐 作品

第七百九十三章聪儿的师父

    龙瑞站在一旁看的清楚,心里把欧晨星埋怨着:你还真是够闲的。这都火上房,还有心思逗师父。好吧,我离去远点,省的师傅发火连我一起收拾。

    看着地上装死的欧晨星,鄙视的挪了挪地方。就这么拙劣的演技你能骗得了师父?真是越来越蠢了。当初怎么没发现呢!还是眼有点瞎!

    就这么个蠢货,我还······嘿吆,真是丢人现眼!!

    ·

    欧晨星躺在地上瞪着眼睛,吐着舌头的样子滑稽至极。比他更滑稽的是叶秋。

    弹指打出一记冰雪之力,将欧晨星的舌头冻上了。舌头与叶秋的手里的冰雪之力相连,叶秋就着这么揪着这股冰雪之力把欧晨星拉了起来。

    欧晨星双手紧抓着那根冰雪之力缠成的丝线,张着嘴巴,瞪着眼睛看着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师父。

    不就是想逗逗你嘛?

    至于这么霍霍你徒弟?小心我老了我不给你端水喝!什么事都让瑞儿做。

    叫你这么欺负我!

    欧晨星就这么个滑稽的架势看着叶秋。

    龙瑞忍着笑意,退后几步。

    紫草抱着点心盘子,双肩颤抖,不用看她也知道笑得有多开心。

    ·

    叶秋笑得一脸灿烂,素手一挥,欧晨星舌头周围开了许多冰凌花。飘飘荡荡,洋洋洒洒,围绕在欧晨星脑袋周围转个不停,

    “小子,算你还有点良心。师父今天就教教你如何在失去真身元体之后,将自己的三元之气化真归元。为你所用。”

    龙瑞赶紧跑过来侍茶。

    紫草也不笑了,丢开手里的点心盘子。迅速为叶秋捧来一盘抽抽巴巴的小果子,真诚满满的说:“二长老,大灾之年,将就一下吧。若是想吃鲜果,真的只能回到闲云山了。”

    转而看着欧晨星那个滑稽的架势,笑呵呵的说:“小荷,紫草姐姐看好你。好好做,我也趁机开开眼界。”

    叶秋扶额哀叹,不得已,只好用一手捏着一个果子,看了一眼,最后塞进欧晨星嘴里。

    欧晨星瞪大眼睛看着叶秋,满眼的不满意:师父,你太过分了。你当我是狗么!就这么一直吐着舌头。

    哼!

    哎呀,紫草姐姐,这哪是什么果子!你们欺人太甚!

    “三元化真,非同小可。”

    叶秋再次慵懒的斜躺在软塌里,语气亲昵的说,“小子,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欧晨星蹙眉,嘴里的那个看似皱巴巴的小果子,清清凉凉的,怎么越来越觉得是幺叔的药茶。具体哪一种不记得了,幺叔的药茶太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吃了让人睡觉的!

    不是吧,我是来请教办法的!

    师父,这可不是玩笑。你别玩了行吗?

    欧晨星的眼眸有不满变为祈求。

    ·

    “这是静心茶,是余圣手专门为那个不能安心读书的阿紫做的。”

    叶秋懒洋洋的说,“她也走了,用不着了。留给你吧。小荷,你心思多,无法集中思维,这是修炼者的大忌讳。”

    欧晨星眨眨眼睛。抬脚就要往旁边挪了挪地方,这才发现自己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傻孩子,失去了真身元体的你少了一份力量。所以呢,就不能用普通的法子教你如何三元化真归元。你先自己默默的练着,等到气聚集在一起,可以破除为师的······”

    欧晨星蹙眉,御动罡气护体,舌头上的冰雪之力骤然消失,舌头被冻的还有些僵硬,用手抠出来那枚酸甜苦辣咸的药茶,含糊不清的说:

    “是这样的吗?”

    叶秋瞠目结舌,完全没有想到他能够这么快解了冰雪之力。机械的点点头。

    紫草赶紧把脑袋转过去,蹑手蹑脚的就要溜走。

    龙瑞大惊之余,又露出大喜之色,不敢骚扰欧晨星,迅速揪住意欲逃走的紫草,悄声说:“怎么回事儿?”

    紫草快速拍打着龙瑞扯住自己的手,急不可耐的说:“你傻啊,他们不是已经晋级成功了。晋级成功的恩赏还被你给搅和没了!松手······二长老,恭喜了。”

    叶秋冷眼看着紫草,旋身坐在软塌里,不紧不慢地说:“紫草,这是怎么回事儿?”

    龙瑞赶紧松手,悄悄退到一旁。关于那件事,自己还真是做的太过分了。还是不要提的好。

    欧晨星蹙眉,用手捂着嘴。

    紫草姐姐笑的很是亲切,柔声说道:“二长老,这件事说起来话长。你老人家听我慢慢的说。”

    “师父,她在拖延时间,然后伺机逃走。”

    欧晨星看着紫草笑得那么灿烂,就知道她要溜之大吉,眉头一皱,没好气地说,“身为云侍卫不思保护我们,我忍了。你竟然在背后挑唆瑞儿扰乱御帐,我也忍了。师父,如今她竟然想要独自霸占对战晨言的机会!我不能再忍了!”

    紫草大怒,转身就要对欧晨星动手,叶秋一记冰雪之力将她冻成冰雕。

    “师父,我给说对了吧。若不是被我揭穿了,你可就是白忙活了。”

    欧晨星不肯善罢甘休,继续在叶秋面前煽风点火,完全不顾及紫草的一片苦心,“她是谁,聪儿的师父!聪儿闯完祸就跑的坏毛病就是跟她学的!”

    叶秋侧眸看一眼欧晨星。

    欧晨星即刻星眸委屈的看着她,语气软软的,装满了撒娇的成分,“师父,徒儿知道对阵晨言是个十分冒险的计划。可是,紫草姐姐也说过不能为逸儿培养对手啊。我们家的事,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晨言不除太多的人不安宁了。

    晨言是什么?

    天下公敌。

    师父,若是在这里我们把晨言除掉了。我们就是整个虚空的功臣。别说是皇城,到哪里你不是受人尊敬的二长老!

    到何时,我都是有为的明主。瑞儿更是借这次事件在权利门里站稳了脚跟。皇城里那些隐藏的明枪暗箭,不想收敛也得掂掂自己的斤两。

    那些整天想着往倚天阁塞美人儿的权臣显贵,这回都要掂量掂量龙家堡的分量了。师父,我是君主,可是,对于江山我没有那么多功劳。对于那些功臣,我就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他们不服我。

    好在我那大爷晨言挺照顾我的,把送他这个活计留给了我。我若是不把握好岂不是对不起我大爷的一翻好意!”

    欧晨星说的一本正经,龙瑞听的云里雾里,实在没有明白他大爷除了想着杀他,哪里照顾他了。

    紫草翻眼看看龙瑞,笑虐着:“哎,他大爷这么关照他。你不多备点的礼物啥的。见你大爷么,不能太寒酸了。最好是给他送个大娘才合适,我觉得翁杨公不错哦。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加上我这个大媒人,你们可不能太小气了吧?他们成亲的动静弄得大点?哎呀,不然对不起大家的期盼,我可是第一次做媒。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叶秋蹙眉,总觉得哪里不对。

    龙瑞嫌弃的说:“紫草姐姐,你也太坑了吧?咋的也得给大爷挑一个好看点的。翁杨公太丑了。不合适。”

    欧晨星也有点迷糊了,这几位是什么意思啊!不是知道了翁杨公是谁吗?怎么还记着仇呢?

    “紫草,你不是应该被冻在冰里的么?”

    叶秋终于发现了什么问题,就是她还在冰雪之力的困住呢,“怎么可以这么无视二长老的颜面呢!赶紧的,不许说话了!”

    紫草即刻很是配合的继续做冰雕,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龙瑞撇嘴,这样也算啊?师父,我还以为你真的可以将云侍卫困住呢!原来是给你面子啊!

    欧晨星嘿嘿一笑,冲着龙瑞眨眨眼睛。

    龙瑞给他一记白眼,心说:神气什么啊。进了密修了不起么。不就去象山兜了一圈么,我也去了。

    “呵呵呵,原来臭丫头也不是冷酷无情的。”

    叶秋后知后觉的说,“梧桐里之行,大家是都有收获。只是多少而已。瑞儿,你呢?啥收获?”

    师父,你这算不算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唉,为了不被殃及我沉默。

    欧晨星很是不满意叶秋的行为,但畏与师命难违,还是退后一步。

    “师父,你呢?”

    龙瑞即刻嘴巴噘得更高了,很是不满的提醒她,“咱们俩可是一起进入的梧桐里。一起招惹的沈青瑶,一起差点被赶出来的。不同的是,我是恃宠而骄,招惹她的,你是仗剑出手挑衅她的。终究是,半斤八两的。”

    叶秋想着曾经的辉煌,底气不足的说:“嘁,师父我可是光明正大的走进去的。”

    “瞧你老说的,我也不是偷着跑进去的。”

    龙瑞鄙视的说,“若不是咱们光明正大的走就去的,李青羽的屁股也不会开花呢。”

    “是啊,这么大的事儿,不能把李青羽那小子漏掉啊?”

    叶秋恍然大悟,急忙岔开话题,“小荷,小羽呢?你是为自己挣得站位脚跟的权利,他难道就是来这里玩耍的?”

    欧晨星星眸弯弯,笑意更浓,蹲下来,双手抱膝,巴望着叶秋,很是乖巧的点点头。

    “为什么?不是师父长他人志气,灭你们的威风,没有他的出手相助,这一仗很难赢。”

    叶秋不满意的说,“我知道,陌城,龙爪沟,内战场,在整个东海域就是三足鼎立之势。你不愿意厚此薄彼。这么大的阵仗真的不请他出手相助?”

    欧晨星郑重的点点头。

    龙瑞急了,快步走向,噗通一声跪下来了,急不可耐的说:“师父,那还等什么呢!你老人家现在去内战场坐镇老龙凹的山头。让小羽前来援手。这一仗就赢定了。”

    欧晨星嫌弃都懒得嫌弃她。也是,她哪里会想到什么好主意。

    叶秋扶额哀叹,愁眉苦脸的说:“瑞儿,你这是哪头的?要我把李青羽换到这里来。让我去指挥千军万马?”

    龙瑞委屈的看着叶秋,弱弱的喊一声师父。

    “晨言现在巴不得李青羽离开老龙凹的山头,那里有什么你忘了?你师父我,打个小架还行。坐镇帅帐指挥三军,你难为我呢!咳,”

    叶秋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下她的脑门,“好好跪着,不许说话!你这不是帮小荷成功击退晨言,你简直就是晨言派来的细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