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裕 作品

第二百二十三章 尊者令牌

    ()        “进去吧。”

    秋叶青向着攸宁传音,随后迈步先于攸宁向着月支城内走去。

    攸宁紧随其后,而此时在他头顶之上那一束白色的发带突然无风而动,舒展开来。

    “怡怡,你醒了。”

    攸宁传音询问,在这之前,敖怡怡进入休眠状态,此时醒来攸宁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属于上玄境界后期的修为气息。

    “替我掩盖身上的妖气。”

    敖怡怡开口,传出一段话之后便又陷入了沉睡。

    攸宁张口,想要说什么,最后又咽了回去。

    秋叶青神色从容的走过月支城门,进入到了月支城内,攸宁心中忐忑,他一边用自身血气笼罩敖怡怡,隔绝她身上的妖气,另一边他催动朱雀印记,想要以此来应付护城大阵的检测。

    可当攸宁步入城门的时候,攸宁并没感受到护城大阵的检测。

    “还不赶紧过来,磨磨唧唧的。”

    秋叶青开口,随后迈步向着城内走去,多年未曾出世,如今来到繁华的月支城,秋叶青变得十分欢快,东看看西瞧瞧。

    “呼。”

    攸宁紧绷的神情终于放松下来,目中若有所思,也许是秋叶青用了什么手段,使得他们几人不被护城大阵所检测。

    这一幕落在白虎眼中,让白虎目瞪口呆,他比别人更加了解这护城大阵,这样的大阵在每一座巨城中都存在,是天妖宗首宗所布置,为的就是防止妖族之外的人族进入城中,而目下秋叶青和攸宁却没有经过任何检测便进入到了月支城中,这怎么不让白虎惊愕。

    “攸道友,你刚才所有的是何种方法,居然没被守护大阵所检测。”

    白虎开口,检测不出和不检测是两种概念,因而白虎有此一问。

    “呵呵,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攸宁回道,不过他的神色有些尴尬,这些是秋叶青所做,与他并无干系。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攸宁开口,如今进得城中,总不能漫无目的的瞎逛吧。

    “当然是去找萧家算账,居然敢把我阻隔在妖族之外。”

    白虎开口,怒气冲冲。

    “你确定?”

    攸宁担忧的说道,眼下他们身处月支城,而月支城是饕餮一族的大本营,就刚才出现的数位天玄境界的大修行者也不是攸宁等人可以对付的。

    “当然,我监兵还未怕过谁。”

    白虎开口,神色傲然。

    “对面可是天玄境界的大妖,你确定你不怕?”

    攸宁面带微笑,看着白虎。

    “咳,打不过老的,还打不过小的吗?”

    “我猜测这事萧家长辈并不知晓,肯定是与我有嫌隙的萧潜所做。”

    “那这萧潜什么修为。”

    “与我一样,上玄境界后期,差一丝步入洞玄境界。”

    “那我们还等什么,带路,赶紧去。”

    攸宁跃跃欲试,柿子挑软的捏,这种事他拿手。

    “咳咳,你无耻起来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白虎开口挪揄,但是依旧迈步带领着攸宁向着内城走去,秋叶青和雷豹紧随其后。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月支城内城门口,两队卫队阻拦住攸宁一行人,这两队人马的服饰几位考究,在袖口,胸口都绣着金色饕餮云纹。

    “放肆,敢这样与我说话?”

    白虎从腰间掏出一块玉牌,其正面有一头猛虎,威风凛凛,玉牌背后则书写着天妖二字。

    卫队的领头之人在白虎掏出玉牌的时候便双目一凝,洞玄境界的修为气息瞬间收敛。

    “原来是执事大人,不过这里是萧家内城,即使您作为天妖宗执事,也不能在没有得到邀请的情况下进入。”

    卫队领头之人开口,言语之上虽然客气,但是行为之上却没有把天妖宗的执事放在心上。

    “额,不好意思,拿错了牌子。”

    白虎尴尬开口,随后从怀中掏出另一块金色的牌子,其上铭文密布,内蕴饕餮影像,在场众人似乎能听见牌子内饕餮传出的嘶吼之声。

    在这牌子出现的时候,护卫队长高昂的头颅瞬间低下,躬身向着白虎一拜:“公子,请进。”

    “嗯。”

    白虎冷面,即使对面是洞玄境界的大能,也不被他放在心上。

    在白虎迈步进入到内城以后,攸宁等人想要紧随其后迈步进去,可是却被卫队领头之人拦住了。

    “一枚尊者令牌只能进去一人,你们若无令牌便在城外候着。”

    卫队领头之人的声音缓缓传出,攸宁闻言微微有些愠怒。

    “别太过分,他们是我朋友。”

    白虎开口,折身返回,看向那领队之人,目蕴怒火。

    “执事大人稍安,别为难我等,这是饕餮一族的规矩。”

    “今日,你们若不放我朋友入内,我便掀了你们这破城门。”

    白虎怒吼,天妖宗如今虽然威名不及当年,但也是这妖族第一宗门,饕餮一族的小小护卫居然狗仗人势,安能让白虎不怒。

    “呵呵,执事大人,恐怕你没那个本事。”

    随着卫队领头之人话语的传出,他身上的气势也陡然一变,一股属于洞玄境界大神通者的气息扩散出来。

    “哼。”

    白虎冷哼,随后在他身上爆发出一股超越了洞玄境界的气息,那是杀伐之气,浓郁到了极致。

    卫队领头之人感受到监兵身上那犹如实质一般的杀伐之气心中惊惧,但是话已放出,他不能退缩,直视监兵,两者剑拔弩张。

    “咳咳。”

    攸宁轻声咳嗽,随后开口道:“监兄,何必与一看门的计较,他要令牌,给他便是了。”

    攸宁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枚同白虎所持令牌一模一样的牌子。

    “你看看这牌子可有误,没有的话我可进去了。”

    攸宁将手中的牌子递给卫队领头之人,那人收敛自身气息,仔细的看了看攸宁递过去的令牌。

    “公子请进。”

    卫队领头之人开口,态度和蔼了许多。

    “不急。”

    攸宁似笑非笑,从怀中再次掏出一枚令牌。

    “这令牌很尊贵吗?”

    攸宁将令牌拿在手中把玩,随后递给秋叶青一枚。

    见到攸宁再次拿出一枚尊者令,那卫队领头之人惊得无以复加。

    尊者令是饕餮一族所发出,颁发的对象无不是天尊境界的至强者,一般一个家族中有一位天尊便是至强的家族了,而族中有两位天尊的家族在妖族中不是没有,只是极其稀少,这样的家族,即使饕餮一族对其也得谨言慎行。

    “够了吗?”

    “若是不够,我这儿还有。”

    攸宁说完,又掏出一枚尊者令牌。

    “这。”

    卫队领头之人面露苦涩,家族中有三位天尊,这样的家族不仅他小小的看门之人惹不起,就是整个饕餮家族也不敢与其因锋。

    “小主儿,请进。”

    卫队领头之人一改之前对攸宁的称呼,愈发恭敬起来。

    “呵呵,走吧,监兄。”

    攸宁笑呵呵的看向监兵,此时的监兵则是一脸诡异的看向攸宁。

    “你有令牌为何不早早拿出,害得我差点发飙。”

    监兵有些不满,质问攸宁。

    “这令牌我也是刚得到。”

    攸宁开口,这尊者令牌他确实是刚才获得,就在刚才那领队之人拦下他的时候敖怡怡被白虎身上的杀伐之气惊醒,随便便给了攸宁三枚令牌。

    “你身上秘密可真多。”

    白虎知道,这是攸宁身上的秘密,也没有再多问,带领着攸宁便向着内城里边走去。

    白虎对饕餮一族的内城十分熟悉,片刻之后便带领着攸宁等人来到了一处府邸之前。

    “这里便是萧潜的府邸了,他是萧家年轻一辈的天骄,修为已至上玄境界后期圆满,刻意压制修为,未做突破,便是在等这一次的造化。”

    “待会儿我们进去之后不用低调,在妖族实力为尊,越是低调,越是受人欺负。”

    白虎开口,对攸宁一阵嘱托。

    “呵呵,我也想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攸宁厚着脸皮开口,白虎闻言对攸宁充满了鄙视。

    萧潜府邸十分庞大,在白虎的引领下,攸宁等人穿梭在萧潜府邸之中。

    而此时在萧潜府邸的后山,一场热闹的晚宴正在展开,景色宜人,灵气充沛,各族仙子,丽人翩翩起舞,一些天骄之辈也聚在一起把酒言欢。

    “公子,监兵到了。”

    “哦?”

    一位青年男子,身着黑色长衫,面容俊朗,在听到手下仆人说监兵到来的时候面露疑惑。

    “我族的阵法居然没能够阻挡他返回妖族,看来他还是有些手段。”

    青年男子便是萧潜,阻挡监兵回归妖族便是他一手策划,而目下的宴会也是他所举办的。

    “既然回来了,便邀请他进来一叙。”

    萧潜开口,随后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监兵在萧家仆人通报的时候便径直的来到了宴会举办之地,来到此处之后,监兵自顾自的坐下,攸宁,秋叶青,雷豹也随同监兵一起,坐在了一张案几旁。

    “呵呵,肖乾聚集这么多妖族天骄,想必是为了开启那秘境。”

    白虎端起案几上的一杯烈酒一饮而尽。

    “若不是他鼓动霸虎离我而去,此次宴会的召集者应该是我监兵。”

    白虎有些愤恨,目光横扫四周,想要将萧潜从中揪出。

    “这位仙子,不知道可否与我共舞一曲。”

    就在这时候,一位妖异的青年男子端着酒杯从旁走出,向着正在发呆的秋叶青发出邀请。

    攸宁见此,皱起眉头,不过随后则是一副看戏的表情盯着那位妖异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