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多言 作品

雅溪篇 第二百二十二章 解魄之法(二)

    ()        数团黑气从许焕歌手中滑过,缠绕着香炉之中的红烟飞窜至娇婉月的周身,娇婉月的身体被慢慢撑了起来,许焕歌转动着手腕,黑红的烟气缠绕至棺材之上,黄金棺材突然开始颤动,像是什么东西在里面呼之欲出。

    许焕歌随即闭上了双眼,其背脊之上突然窜出了十几个性温魂魄,飞窜至空中,随后飘到了娇婉月的身旁,将其包围了起来。

    围绕周围的性温魂魄忽然伸出了双手,轻拂在娇婉月的身上。娇婉月似乎像是睡着了一般,毫无察觉,整个身子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

    但黄金棺材却抖得越发厉害,连带着整个地面都开始在颤动。

    烨木堇等人纷纷躲到密室的边缘处,用手紧紧扶着周边的墙壁才足以稳住身形。

    “这是怎么了?地震了?怎么连带着地面都开始颤动了?”茱淼淼惊恐道。

    “像是棺材里的魂魄想要出来……”烨木堇道。

    “焕歌是故意用这些性温魂魄来引诱棺材里的魂魄出来的!”林楚伊眼睛看向黄金棺材,这是一种愤怒的情绪,林楚伊感觉到黄金棺材里的魂魄在急切,在躁动,那些性温魂魄越是贴近娇婉月,棺材里她父母的魂魄越是急切地想要出来保护她们的女儿。

    许焕歌即是利用了这一点,想要激发棺材里的魂魄冲破束缚而飞出来。

    当一个性温魂魄的指甲刺入娇婉月的颈脖之时,娇婉月终于醒了过来,抬眼便看到眼前这么多魂魄围绕在自己的周围,不由睁大双眼,吓得大叫一声:“啊——”

    许焕歌被娇婉月的一声叫喊唤醒,睁开双眼,立即想要掐灭香烟,收回性温魂魄,岂料只听“轰隆”一声雷鸣般的声音,黄金棺材突然爆裂,两个黑色的魂魄从裂缝中飘了出来,飞窜到了娇婉月的身边,将娇婉月包围了起来。

    “出来了!”许焕歌大手一挥,性温魂魄迅速飞回到了许焕歌的身体之中,许焕歌立即甩出腰间的诸天血魂杖,将其抛向娇婉月父母的魂魄,血魂杖拉出银丝将娇婉月及其父母的魂魄双双困了起来,一道蓝色的屏障将其与外界相阻隔。

    许焕歌双手合十,默念符语,香炉的香烟燃烧出的红色烟气慢慢漂浮在空气之中,蓝色屏障中的娇婉月已闭上了双眼,静静地与其父母的两具魂魄相融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香炉里的香烟忽而闪烁,忽而平稳,许焕歌可以感受到,娇婉月已经在和他们在交流了。

    当最后一丝香烟快要燃烧至尽之时,许焕歌立即收起了缠绕在魂魄与娇婉月身上的诸天血魂杖,随后右手一挥,香烟断裂,屏障破碎,黑色魂魄瞬间消失不见,娇婉月像失了束缚一般,摔在了黄金棺材之上。

    “娇婉月!”大家纷纷跑了过去,将娇婉月从棺材上方抬了下来,将其平躺放在地上。

    “娇婉月!娇婉月!你快醒醒!”许焕歌拍了拍她的脸颊,又摇了摇他的身体,毫无反应。

    “焕歌,她怎么了?不会是被魂涉身了吧?”烨木堇紧张道。

    “怎么会呢?之前我自己也试过,并没有出现这种昏迷的情况啊!”

    “那她现在是怎么回事?”烨木堇用手抚在娇婉月的鼻尖,还是有气息的,虽然有些不稳,但她本人却像是睡着了一般。

    “她不会一直不会醒来吧?她可是雅溪域主,她若是出来什么事,我们可就麻烦了。”烨木堇着急道。

    许焕歌一记白眼看向烨木堇,道:“你现在知道紧张了,之前看她和楚伊打斗不是还挺开心的?”

    “我那是心里有底,大庭广众之下,她俩应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但你这个摄魂术我可说不准,怎么人就突然昏迷不醒了呢?你说她若是一直这样昏迷,我们将她就这样抬出去,会不会被侍卫扣下关进监狱?毕竟她可是好好地和我们进去的。”烨木堇担忧道。

    “能不能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先想办法将其唤醒才是正事。”

    “要不来个口对口的渡气?”烨木堇突然提议。

    许焕歌一脸无奈道:“又不是掉到河里了,需要渡什么气?”

    “唉,我可是说真的,渡气可以使体内气息变稳定,容易唤醒人的意识。”

    许焕歌眯起眼睛道:“行啊,那你来。”

    “我怎么能来?”

    “你提议的还不你来?”

    “我可是淼淼的人了,我得守身如玉。”

    “那我也是楚伊的人了,我得洁身自爱。”说着,许焕歌一把抱住了林楚伊的肩膀。

    林楚伊一惊,没想到他会突然搂着自己,冷哼一声别过了眼,一把拍下了许焕歌抓住自己肩膀的手。

    之前的事还没和你算账呢,就想这么结束了?

    “唉,你们别说了,快看,娇婉月这是怎么了?她这是……哭了?”茱淼淼用手指了指她的眼角。

    在其眼角上,突然流下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她应该是醒了。

    “娇婉月?娇婉月?”许焕歌轻轻唤了一声。

    娇婉月总算睁开了眼。

    “你没事吧?”

    娇婉月此刻眼睛看着空中,眼神不再像之前那般灵动,而是有些空洞,随后又一滴泪珠从眼角流了下来。

    许焕歌一惊,抬眼看向其他人,大家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嗯。”娇婉月吸了一口气,“我刚刚只是,希望自己能梦得更久一些,与我皇母和王父多待一段时间,梦……真的太短了。”

    “梦都会醒的,只要你的皇母和王父在你心里,他们便永远和你在一起。”许焕歌安慰道。

    娇婉月眼神转向许焕歌,吸了一口鼻涕,轻笑了一声,便扶手从地上坐了起来,伸手便把自己脸上的泪痕一起抹净,一改之前沮丧的脸,又变成原来的模样。

    “所以……你和他们成功交流了?”许焕歌试探道。

    “嗯,一切我都知道了。”

    “那就好。”许焕歌笑道。

    “你……不想问什么吗?”

    许焕歌抿嘴一笑,道:“你的家世,你自己知道就好了。”

    “唉,你不想知道,我想知道。”烨木堇眯着眼睛,果然还是一副八卦的样子。

    “域主,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娇婉月瞥了一眼烨木堇,眯眼道:“就不告诉你。”

    “唉,你……真没意思。”说着,烨木堇一脚踢开了地上的一粒石子。

    “唉,烨木堇,我发现你挺会自讨没趣的。”茱淼淼调侃道。

    许焕歌刚想笑,突然耳中传来了一个声音,随后地面突然震动了一下。

    大家随之一惊。

    “你刚刚可是踢到什么了?”许焕歌皱眉。

    “没有啊,我就踢到了地面的一颗石子。”

    “轰隆……轰隆……”随着地面的晃动,周边突然传来一阵阵声响,随后空中突然掉落了一些沙粒。

    娇婉月睁大双眼,道:“这声音……不好!快走!”娇婉月冲向了密道出口。

    “怎么了?”

    “怕有人进来,我之前在这间密室之中安装了一些机关,刚刚烨木堇应该是触碰到了!”

    “我?什么时候?”烨木堇睁大眼睛。

    突然一根根飞箭四面八方朝大家直射而来,大家翻转身形,拿起武器相抵御。

    一阵飞箭射完后,周边停止了轰鸣声。

    “结……结束了?”烨木堇问道。

    娇婉月眼睛盯着上方,皱眉道:“我记得,好像没这么简单……”

    “还……还有?是什么?”

    “不……不记得了,这是很早之前设计的机关。”

    “啊?”

    “别说了,大家快离开这里。”许焕歌话音刚落,密道上方突然掉落出一条条绳索。

    “哦,我记起来了!是摇摆锤!”

    “什么?!”

    只见一个个巨大的石块从上空铁链上掉了下来,在密道中来回摇摆,大家吓得连忙趴在了地上。

    “娇婉月,机关开关在哪,快把机关关了啊!”

    “我……我忘记了在哪里了……”娇婉月无奈。

    “什么?你自己设计的机关,你不记得了?”茱淼淼叫道。

    “都说了多少年前设计的,我自己来这里从未中过……”

    “唉……”

    “都别说了,好在这摆锤不快,我们慢慢俯身走到阶梯口即可。”

    “我来带头!”娇婉月第一个冲到了前方,躲过了一波波摇摆锤的攻击,从阶梯上走了出来。

    随后是烨木堇,然后烨木堇接着茱淼淼走了出来。

    接着是许焕歌,一两步便走上了台阶,从台阶上跨了出去。许焕歌出来后对着密道叫道:“楚伊,快过来,我接着你。”

    “哼,不用。”林楚伊别过了脸,自己慢慢俯身根据摆锤的节奏,走了过来。

    “嗯,有点不对……”娇婉月伸着头,往密道里瞅了瞅。

    “不对?什么不对?”许焕歌抬眼问道。

    “难道是我记错了……”

    “什么记错了?”

    “这些摆锤……怎么和我记得里的不太一样,感觉有些慢?”

    “慢?”许焕歌皱起了眉头。

    “啊!”里面林楚伊突然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许焕歌一惊。

    “这些摆锤的速度,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快了?!”林楚伊叫道。

    娇婉月抬眼一看道:“哦,我想起来了!这些摆锤会过一段时间,越摆越快!”

    “你怎么不早说!唉!”许焕歌趁着摆锤的间隙,甩出自己的诸天血魂杖。

    “楚伊,你快把我的血魂杖银丝扣在身上,我拉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