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贼王 作品

第340章 大清的后院起火了(上)(非常感谢“庄舒”五千币的打赏)

    辽阔的海面上,有的战船在剧烈燃烧,有的战船在缓缓下沉,还有的战船在挣扎着向后逃跑。

    “给我冲,给我冲……”一个建虏牛录章京对着战船上的士兵大声咆哮着,催促他们驾驶战船继续前冲。

    “将军,快撤吧,明军战船火力太猛了,我们冲不过去的,再向前冲就是送死啊。”

    另一个牛录章京连忙劝诫起来,不过他是汉军。

    即便职位一样,满洲人的权力也要比汉军将官大得多。

    所以那个已经状若疯狂的满洲牛录章京丝毫不给颜面,继续大声咆哮道:“给我冲,阻拦不住明狗,你们都得死。”

    那汉军牛录章京不但没有听令,反而小心的退后几步,眼神游离。

    他用汉话对周围的汉军士兵道:“弟兄们,这些狗鞑子根本不拿咱们的命当命。”

    “现在冲上去就是送死,既然如此,咱们还不如搏一搏,他娘的,反了这些狗鞑子。”

    “宰了他们,用他们的脑袋向明军投诚。”

    所有汉军士兵顿时一阵骚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终于有人带头响应道:“好,咱们听大人你的。”

    “反了狗鞑子还有一条活路,冲上去和明军拼命,只有死路一条。”

    “对,狗鞑子已经不行了,这次大明再征辽东,必然会灭了鞑子。”

    “咱们再跟着鞑子,只能是和他们一起陪葬,咱们给谁陪葬不好,为何要给鞑子陪葬?”

    一时间,不想再拼命的汉军纷纷响应,他们本就不受重视,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此时终于忍不住发泄了出来。

    虽然听不懂汉话,但从这些汉军的反应中,这满洲牛录章京已经感受到了气氛有些不同。

    一个懂些汉话的满洲兵连忙上前告密,所有满洲兵皆是大为震惊,不由分说的拔出战刀,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满洲兵一向也不将汉军放在眼里,虽然汉军的数量是他们的好几倍,但一向的轻视让他们并不害怕。

    看到满洲兵拔刀,汉军也纷纷拔刀。

    汉军这般反应,出乎所有满洲兵的意料之外,这些人之前在他们面前可是很温顺的。

    满洲牛录章京一指那个懂得满洲话的汉军牛录章京,厉声道:“你敢煽动谋反,小心抄家灭族。”

    他又一指所有汉军,恐吓道:“敢背叛大清,不但你们死,与你们有关的所有人都得死。”

    不过他也不傻,知道在这个时候威逼过甚,只会刺激这些人铤而走险。

    所以,他语气一缓的道:“只要你等听命,我不但不会追究你们责任,还会给你们请功。”

    不过他这些话只有那汉军牛隶章京听得懂。

    那汉军牛录章京却是哈哈大笑道:“狗鞑子,你还以为是以前吗?大清,去你娘的大清,大清快没了。”

    他随即用汉话道:“弟兄们,你们看看,只要咱们一发狠,这些狗鞑子也害怕。”

    “在海上,咱们还能占些优势,可只要一上岸,这些狗鞑子必然不会放过咱们。”

    “明军快打过来了,若不快些投降,咱们必然葬身海底,给我杀……”

    可是,刚才还义愤填膺,此刻却没人敢带这个头,长期对建虏的畏惧让他们畏缩不前。

    而那些满洲兵,看似凶恶,但是在海上,他们显然也有些底气不足,没敢立即动手。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两个满洲兵的身体瞬间爆碎,飞溅的木屑四散而出,对峙的双方倒下一片,发出凄厉的惨叫。

    “快,快,快挂旗投降……”惊恐的汉军大叫着,连忙去找白布挂起来。

    一些满洲兵还是不想投降,连忙上前阻止。

    “狗鞑子,老子不想死在这里……”

    不知谁先挥出了第一刀,双方迅速战成一团。

    倒不是这些汉军有多勇敢,只是被避急了的挣扎而已。

    毕竟他们是汉人,对满清并没有那么强的归属感,在明知必败的情况下,可不想和满清一起殉葬。

    就像当初背叛大明一样,他们只为自己。

    所以发生内哄的不止这一艘战船,没几个汉军愿意在这里与明军水师拼命,也根本拼不过。

    再冲就是拿鸡蛋碰石头,自寻死路,他们只想投降,或者逃命。

    可是那些满洲兵却不同意,大清是他们的一切,若是不能挡住这支明军水师,这些明军肯定会给大清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最根本的理念不同,冲突再所难免。

    黄蜚却不管这些,他的任务和目标不是歼灭这些建虏战船,而是有更重要的目的。

    他一声令下,指挥七艘主力战船向一个方向冲去,将挡路和有威胁的建虏战船全部击毁,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前行。

    至于剩下的建虏战船,则交给己方其他的战船处理。

    明军两百余艘相对完好的战船,迅猛的扑而已经被打残的建虏船队而去,将其分而歼之。

    面对汹涌而来的明军战船,剩下的建虏战船更没有任何底气。

    逃跑的逃跑,投降的投降,若是船上的满洲人不让投降,那杀了他们再投降。

    毕竟满洲兵只是少数,只要敢一起起来反抗,拿下他们并不是很难,至少比对付眼前的明军要简单得多。

    黄蜚率领七艘主力战船成功的进入辽河口,然后沿流北上进入三岔河。

    沿途遇到的所有船只,不管是战船、商船,还是渔船,全部击毁。

    另外还有那些拱桥,直接派人去炸毁,哪怕是晚上都没有丝毫停歇,清除三岔河上的一切障碍。

    因为黄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三岔河。

    每航行一段距离,船上就会下来一些锦衣卫,从三岔河东岸登陆,进入辽中平原腹地去侦察情报。

    另外从西面方向,也有不少锦衣卫快速向三岔河西岸靠近。

    这些锦衣卫之前主要是协助周遇吉的,现在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协助黄蜚。

    在黄蜚的水师在三岔河上横冲直撞的时候,建虏探子用八百里加急将明军水师入侵的消息报告给了多尔衮。

    正和多铎一起向西追击周遇吉的多尔衮大惊失色,完全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怎么可能?明军水师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了?

    虽然不敢相信,但多尔衮却不得不信,也终于知道沈浪的阴险和周遇吉的目的了。

    周遇吉和他的麾下根本就是诱饵,目的就是将大清主力吸引离开,然后明军水师偷偷迂回,直插空虚的后方。

    此时,大清腹地根本没多少兵力,精锐就更少了。

    若是这支明军水师运来了大量明军,那后果将不敢设想。

    一向沉静的多尔衮顿时心急如焚:“撤,快撤,别再管周遇吉了。”

    周遇吉这只饵虽然诱人,但短时间之内根本吃不到,多尔衮也没心情惦记,连忙率大军撤离,甚至连追得更紧的多铎,也下令让其尽快撤回。

    多铎很是不甘,但他也知道大清的后院已经起火了,真等吃掉周遇吉,说不定大清都没了。

    于是,两兄弟的十多万大军不再耽搁,一路心急如焚的往回急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