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诺李世民 作品

第49章 杜如晦偷偷上门

    对于张诺来说,能用知识创造财富,是一件非常骄傲且自豪的事情。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后世有好几次他都跟女朋友谈婚论嫁了,结果女方家里嫌弃他文化水平低,结果不了了之了。

    可这会儿的他,在大唐简直就是顶尖知识分子的代表啊,而且还是那种文理偕同的那种。

    就比方说桂子油这东西,张诺就根据它溶于乙醇却不溶于水的特性,通过水蒸气蒸馏法,硬生生的给造了出来。

    而且由于这东西的挥发性,所以哪怕张诺已经尽可能的用软木塞等各种办法加以密封了,但整个院子里都还是能闻到桂子油那略有些刺鼻却非常浓郁的香气。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只是简单的以市面上的清酒为基酒,通过添加桂子油、酒精提升浓度和口感以后,受到了府上所有人的一致欢迎。

    不同于之前的桂花酒软绵绵的口感,这种桂子酒简直可以从喉咙一路烧到胃里,但这种酒浓郁的酒香混合着桂子油的香气一起冒出来的时候,简直爽到了极点。

    至此,又一款新酒定型了,而且注定是一款比之前桂花酒卖得更好也更贵的精品酒。

    看着眼前连续三次调出来的六个酒坛,经过初步的检查、尝试,已经确定这个配方能批量生产以后,张诺才终于松了口气。

    这几天他一心扑在这上面,可真是累得够呛,要是还不能出成果,他自己都觉得不值了。

    而此时的红玉正拉着小妹一起下五子棋,红豆在一旁看得也是大呼小叫的。

    这是张诺看红玉有点无聊,弄出来给她玩的。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红玉当时看着张诺拿着围棋进来,还以为夫君要跟她手谈一局呢,没想到却是教给她这么一个简单的小游戏。

    可拉上小妹、红豆两个丫头一起玩耍了几次以后,几个大美人、小美人都沉迷到这个游戏里去了。

    尤其是对于小妹和红豆两个丫头来说,围棋未免太过于复杂,走一步看三步就不说了,布局、绞杀等一系列杀气腾腾的战术也不是两个小丫头能想出来的。

    可五子棋就不一样了,规则简直简单到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但中间却能互相博弈,弄出反复厮杀的场面来。

    这可比在围棋时被红玉各种按在地上摩擦舒服太多了。

    所以,在有心跟小妹处好关系的红玉稍稍放水的前提下,三个大小美人居然还真能杀得有来有回的。

    张诺自然乐得如此,目前大唐的娱乐活动还是太少,他现在也没啥空,只能弄点小玩意儿给她们打发时间再好不过了,尤其是几位大小美人羞嗒嗒的崇拜的看着他的那种感觉,简直爽爆啊。

    这会儿他就在想,是不是要哪天把麻将给弄出来,那玩意儿可是个经久不衰的好东西啊。

    就在张诺忙完手头的事情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狗子过来说是来了个自称张诺老朋友的。

    张诺有点摸不着头脑,狗子是认识老李的,既然没说名字,那就肯定不是老李,可自己这儿可没几个老朋友。

    来到已经恢复成正常前厅模样的大堂一看,嚯,原来是老杜啊,这个是老李的朋友,叫一声老朋友也不算逾越。

    “老杜,今天怎么一个人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跟老李一起过来呢。”

    杜如晦此刻正站在墙边欣赏张诺之前写完装裱好的陋室铭,边看边点头,一副如饮甘露的陶醉模样,以至于张诺跟他打招呼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杜如晦回头看到是小张掌柜过来了,顿时嘴咧到了耳朵根。

    “小张掌柜,你不厚道,我可是在老李书房看到你写给他的大作了,再看你写给自己这篇美文,你明明就是诗书双绝,你居然不告诉我?”

    “要是之前就知道了,我老杜怎么着也得舔着脸找你求幅字才是,不过今天来也不晚,哈哈,小张掌柜,你可不能让我空手而归啊!”

    张诺也是笑了,这个老杜还拿话堵自己呢。

    其实他对于这些东西感觉没多少了不起的,诗是现成的,都在他脑子里装着,无非就是写几个字而已,能花多少功夫?

    所以他毫不在意的挥挥手,很是豪气的说道,

    “放心,都是朋友,我怎么可能让你空手回去,咱先吃点喝点,稍后你要什么字跟我说就是!”

    杜如晦一把拉住准备进厨房弄几个小菜的张诺,赔笑着说道,

    “别,吃饭喝酒不着急,哪天来都有,一天不吃也饿不死,可你这佳作美文可不常见,你先给我写了,让我过过眼瘾,吃不吃饭都无所谓!”

    见老杜说得还挺坚决,张诺也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一方面通知狗子去后院拿笔墨纸砚,一边问道,

    “老杜,说吧,想写点什么?”

    杜如晦稍一沉吟,缓缓开口说道,

    “前几个月时,突厥兵临城下之时,我只恨自己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能上阵杀敌,血染沙场。”

    “而且这几个月每每深夜想起此事,我是越想越憋屈,所以还望能从小张掌柜这里求个军旅诗,也算是解下我那心中郁结了。”

    张诺听完点了点头,心道老杜还是个老愤青啊,平日里看来嘻嘻哈哈的,没想着也是个热血青年。

    张诺闭上眼开始默默考虑,军旅诗、边塞诗倒是简单,只是放哪首出来还有待考虑啊。

    这时狗子已经把文房四宝都取了过来,杜如晦见张诺正在闭目思考,赶紧上前接过,然后整齐的铺在桌子上,然后主动动手研起墨来。

    不多时,张诺终于在心里寻摸好了符合老杜心意的诗句了,虽然不是李杜二人的千古名篇,但作为军旅诗而言,似乎格外的符合老杜的要求。

    心中已有定计的张诺,双目猛的张开,拿起一旁的毛笔,沾上墨直接在纸上笔走龙蛇,一气呵成。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

    “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看见张诺停笔,杜如晦连忙凑了过去,可只是看到第一眼,杜如晦就情不自禁的喊到,

    “好一个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小张掌柜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