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雨 作品

第三百八十三章 诡异的镇子

    ()        将准备好的干粮装上马车,追夜引燃了房子。

    木质很易燃,加上有酒做助燃剂,很快,那房子就已经是一片火海。

    “娘亲,马车动了,我眼睛上的布可以取下来了吗?”景炎委屈地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了。”林云染伸手将蒙住他眼睛的布条取了下来。

    她也不想这么对景炎,但她实在不想让景炎看到任何会让他心底产生杀戮的场景。

    “娘亲,我们是不是很快就会到家了?”景炎抓着林云染的手,看着窗外的风景问道。

    “嗯,很快。”林云染生怕他会看到什么熟悉的标志。

    他们很快就要进入离花教的地盘了。

    万事都得小心谨慎。

    日夜不停地赶路,五日之后,他们来到了距离离花教最近的一个小镇。

    而那镇上,已然空无一人。

    人人都说,离花教是会养蛊的,那些蛊虫会被他们养得很大很大,还能吃人。

    “这里有家客栈,不如我们进去收拾一下,暂时就住在这里吧。”林云染抬眼,看到了不远处的客栈,快步走了过去。

    客栈的门轻轻一推就开了,迎面而来的是灰尘和十分难闻的怪味。

    “这味道有点不对,恐怕这里没有办法住人。”风刃被这怪味熏得皱了眉。

    “我们找别处吧,这么长一条街,总有个地方是能住的。”风刃快步退出去,继续往前走。

    终于,他们找到了一个能栖身的地方,却是一个破庙。

    “你们这两天,就留在这里……”林云染开口。

    “不行!”

    知道林云染想要说什么,龙昭华当即出言反对。

    离花教那般凶险的一个地方,去了能不能活着回来,全凭运气。

    “我一个人面对伽蓝,胜算可比你们都跟着去要大很多。”

    她一个人面对伽蓝,演起戏来很容易。

    但若是他们跟着一起去,她要顾虑的事太多,反而会影响了发挥。

    “伽蓝容易骗,但东方离却不容易骗,你应该知道,他这两日还在离花教。”龙昭华担心的不是别的,正是这东方离。

    别的人或许好骗,但想要骗过东方离,却不是容易的事。

    “我会尽量避开他的。”不过,林云染也是真的好奇,那个传闻中的大魔头到底长什么样子。

    有人说他凶神恶煞,如炼狱修罗,又有人说他俊美异常,和楼逸清有得一比。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这次只是试探,人多了反而误事。”他的慌张在林云染看来,是在怕她会出事。

    龙昭华仿佛是负了气一般,转过轮椅,不再看她。

    林云染知道,他已经被说服了。

    林云染将风铃交给龙昭华,“殿下,景炎就交给你了。”

    龙昭华将风铃接过去,点了点头。

    “我很快就会回来了。你们就在这里乖乖等着我就是了。”林云染说罢,走出破庙,将门口拴着的马从马车上解下来,翻身上去,向着离花教所在的方向而去。

    她没有敢走得太近,只敢躲在远处看一眼。

    离花教看着分外热闹,不断有人进出。

    林云染翻出包袱来,将里头的衣服换上。

    准备了一番之后,然后才往离花教所在的位置去。

    她手上挎着一个篮子,是她在路上临时编的。

    篮子里装着一些药材。

    快要走到离花教门口的时候,林云染被拦住了。

    要不是她装作被吓到,踉跄地后退好几步,摔在了地上,恐怕已经被一剑穿心了。

    “你……你是什么人?”她惊恐地看向要杀她的人,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人往前一步,就要再次出手。

    “救命!杀人了!”林云染大喊起来,双手护住了头。

    很快就有人听到动静过来,嘲笑道,“苏立,何必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过不去?”

    “我只是,只是出来为我阿爹采药的而已。我见你们这边有我需要的药材,才走过来的。”林云染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将打翻的篮子捡起来,又将药材都捡到篮子里。

    捡完,却没有走。

    “你看吧,她都不肯走,肯定是有问题。”苏立死死盯着她,不甘心地说道。

    “我……我想要五菱草。”林云染咬着嘴唇,怯怯地说道。

    “什么?”苏立没听懂她的话。

    林云染生气了,“我说,我要五菱草。我要五菱草给我阿爹治病!我从那边找过来,就只有这边有五菱草!”

    苏立转头看了一眼,他根本就不懂药理,所以并不知道她说的五菱草是什么,“你说的是哪个,我给你采。”

    “不用了,我自己去。”林云染恨恨地说道。

    苏立被她怼得头冒青烟,“你信不信我这就杀了你?”

    林云染梗着脖子看向他,“你杀呀,让他们看看,你如何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下手。”

    苏立被哽住,“你……快去快回!”

    林云染对着他吐了吐舌头,拎着篮子往前面走去。

    “磨磨蹭蹭做什么?不是只需要什么五菱草吗?”苏立见她半天都没有回来,忍不住喊了一声。

    “你凶什么凶?就算我只需要五菱草,我也得采到最好的不是?而且我还要多采一点,以后都不再回来了!”林云染没好气地说完,转身继续采药。

    “你说你采药是为了给你阿爹治病,你和你阿爹,住在什么地方?”苏立对这方圆十里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但他从来都不知道,还住着这么一个小姑娘。

    “打听这个做什么?还想再害我们一次不成?”林云染拎着篮子往后退了两步,差点就摔了下去。

    苏立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可她还没有站稳,就嫌弃地将苏立的手甩到了一边,再次后退。

    “我什么时候害过你?”苏立怎么都想不起自己曾经见过她。

    若是见过,必然是有印象的。

    “你们害的人还少吗?”林云染压低声音,生怕被别的人听了去。

    苏立想要反驳,可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

    是啊,他们害的人还少吗?

    “没话说了吧?我该走了。”林云染绕过他,往前走了两步。

    还没能从山坡上下去,就听到苏立喊道:“站住!”

    林云染没有停住脚步,反而是快步往前走跑去。

    因为跑得太快,不小心被绊了一下,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手中篮子咕噜噜滚出去,从前面的山崖掉了下去。

    “哎呀!”林云染快速地爬起来,往山崖边跑去,作势就要往下跳。

    却被人一把拉住,拽了回去。

    “你做什么?”林云染一把将苏立推开,“都是因为你,不然我也不会跑,我的篮子也不会掉下去了。”

    这一跤,林云染可是精心计算过的。

    她摔的位置,力道,还有篮子扔出去的弧度,都是有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