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喵呜 作品

第243章 许攸降曹

    ()        许攸醉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宿醉过后的脑袋,疼痛得厉害,许攸用力地晃了晃头,他感觉自己很难受。

    “下次不要再喝那么多!”

    许攸心里想,然后起床又要去为家人的事情而忙碌,这一次应该求谁帮忙?

    就在他刚刚走出房门的时候,意外地看到自己的管家在收拾东西,他这是准备跑路?

    “站着,你要哪里?”许攸冷声把他给喝止下来。

    管家只得回头,颤声道:“大……大人,你已经大祸临头,我觉得你也尽快逃离邺城吧!”

    许攸怒道:“满嘴胡言,我乃大将军麾下谋士,怎么可能会大祸临头?”

    管家说道:“大人,你昨天喝醉回来,说了好多骂大将军的话,现在全城的人已经知道你骂了大将军。你还说,大将军不是明主,远不如曹丞相,要投靠曹丞相。”

    “什么!”

    许攸激动得快要跳起来,随后他又大怒道:“小曹掌柜,一定是你把那些话说出去,一定是你!”

    管家摇头道:“大人,你这是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在骂,又被过路的人听到,回到家里还在骂,我们所有下人听得一清二楚。”

    说到了这里,他停顿片刻,续道:“大人,我比较怕死,我先走了,家里其他下人全部走了,你还是也尽快离开吧!”

    说罢,他不再管许攸如何,收拾好东西匆忙地走出家门。

    愣在原地好一会,许攸终于明白大祸临头什么意思,再发现偌大的府邸里面,只剩下自己一人。

    他又想起自己竟敢骂袁绍不是明主,远不如曹丞相,要去投靠曹丞相,这简直是大逆不道。

    想到这里,他快速出门,小命难保,已经将家人的事情置之脑后。

    很快,许攸到了曹澜的酒馆里。

    只看到曹澜也在收拾东西,酒馆准备关门,许攸连忙道:“小曹掌柜,你这是要去哪里?”

    “许……许大人,你还敢来我这里?”

    曹澜连忙说道:“你在我这里骂大将军的事情,现在已经传遍了邺城,我担心会被你连累,得提前逃跑。”

    “看在相识一场,我只能提醒你,也尽快离开吧!如果晚了,大将军的人来了邺城,恐怕再也走不掉。”

    曹澜把酒馆的大门一关,带上自己的行李匆忙地离开。

    “小曹掌柜,等等!”

    许攸也担忧道:“这件事,真的有那么严重?”

    曹澜故作害怕道:“严不严重,许大人你问一问邺城百姓便知道,这个邺城我是再也待不下去,我寻思着南下去许都,那里是曹丞相的地方比较安全。”

    再然后,曹澜也逃跑……应该是功成身退才对。

    醉酒骂人,本来是一件小事,但在曹澜的推动下,满城皆知,甚至许攸那些逃跑的下人,也是他的手段。

    许攸心里更没底,他很慌乱,随便找几个路人问了一下,果然如曹澜所言。

    “丞相,我也要去投靠曹丞相!”

    许攸回去家里收拾行李,在袁绍的人来之前,逃离邺城。

    ——

    袁绍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这天的下午。

    想要去追许攸,也来不及了。

    “把许攸的家人,全部杀了!”

    袁绍现在很生气,也很想杀人。

    这一次,要杀许攸的家人,郭图他们不敢说什么反对的意见。

    “主公,既然许攸背叛了我们,他肯定会前去投靠曹操,这样一来就麻烦了。”审配说道。

    许攸是袁绍身边的谋士之一,知道很多袁绍的事情,甚至是秘密情报。

    张郃忍着屁股上的痛,高声道:“主公,许攸以前是负责粮草,属下认为如果他投降了曹操,一定会带领曹贼去劫掠我们的粮草,一旦缺粮,这是我们最致命的弊端,我认为应该重兵把守粮仓!”

    郭图说道:“张将军,领兵打仗,我可能不如你,但要说出谋划策、揣摩人心,你却远不如我。我认为许攸投降曹操之后,一定会想办法帮曹操破黎阳。”

    审配点头说道:“粮草处在后军,若要偷袭粮仓,得绕过黎阳,我们只需要在黎阳附近多设防,即可防止偷袭。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坚守黎阳。”

    张郃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高览给他眼神示意,不可多言。

    想到之前的事情,张郃有点心灰意冷,张了张嘴,最后也不再说什么。

    离开袁绍的主账后,张郃叹息道:“主公,真的并非明主。”

    说着,他的目光往南方看去,若有所思。

    ——

    曹军大营内。

    对于许攸前来投降,曹操亲自出门欢迎,诚意十足,再加上许攸还是曹操的故友,他更热情了。

    并且,陈扬曾和他说过,许攸的投降,还是袁绍败退的关键。

    历史上的许攸投靠曹操,他献计偷袭乌巢,但现在乌巢没有失守,还是曹老板的地盘。

    但是,袁绍大军南下,肯定需要有存放粮食的地方,最后结果也是一样。

    看到曹操如此礼待自己,再对比一下袁绍的冷漠,许攸心情大好,觉得自己终于找到明主。

    “子远,我欲破袁绍、收邺城,你在袁绍账下那么久,熟知袁绍的一切,可有方法?”

    双方互相客套一番过后,曹操直接问他要计谋。

    子远,就是许攸的表字。

    只看他想了一会,道:“将袁绍粮草烧毁,不攻自破!”

    “想要烧毁粮草,还得绕过黎阳,袁绍得知子远你来投,不会不设防,如此恐怕也不行吧?”荀彧摇头说道。

    “非也!”

    许攸信心满满道:“我知道有一条鲜为人知的捷径,可瞒过袁绍的防御而直达黎阳的粮仓。前去偷袭粮仓的时候,我们再换上袁军的甲胄,我在黎阳的粮仓中还安排了几个亲信,这是袁绍没法防备。”

    在来投降之前,他也做足准备,以图报复。

    听着许攸的意见,曹操觉得言之有理,却又回头看了一眼陈扬。

    “子安,你说可行吗?”曹操在征求陈扬的意见。

    “这位一定是攻破并州和邺城的陈子安?”

    许攸对陈扬也绝对不陌生,但看到曹操如此看重陈扬,颇有不满,又问:“子安你觉得,此计可否能成?”

    陈扬点头道:“当然能成,丞相可以听从子远的意见,此战过后,袁绍必退。”

    看到陈扬赞同自己的计谋,许攸洋洋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