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10章 第 10 章

    这里地形舒适,依附的还有一些隐蔽的山洞地缝,临近便有一个小河塘,山间有很多的小动物来这里饮水,也有很多生物来这里定居。这临月山住的可不止玄容先生这一户,这里也算得上一处风水宝地,自然早就会有在这里据地为主的“主儿”。

    玄容虽然往日也常来这里采摘食物素材,但是以往都是他自己独身一人,遇见了什么不速之客也都轻易就解决了,可这次不一样,他身边可是多了一个傻狗苏。

    正吩咐着小苏弟儿把东西收拾好背在身上,口中的“不速之客”却已经从后方的草丛里钻了出来。

    这是个大家伙,通体黑色,有云状斑纹,背面有一条黄褐色斑。体型粗大而长,约有十米,正是一条成年水蚺。

    傻狗苏从未见过这样生猛的野兽,立即吓得尖叫一声,躲到了玄容的身后,两手紧紧环抱住了玄容的一条腿。

    显然,这水蚺与玄容相识已久,已经与他交手多次,双方都颇为熟悉。玄容也常主动来这里,故意与它缠斗,充当一个即兴的陪练。

    那黝黑水蚺似乎也明白玄容不是一个容易擒拿的猎物,对玄容并不感兴趣。它那阴森的冰冷目光投注到了玄容身后的苏弟儿身上。与此同时,数条体型只有树枝般粗壮的小水蚺跟着它的身后,从树林草丛中游出,该是第一次跟着蛇妈妈出来学习捕食的。

    玄容单手将身后的小豆芽菜径直拎了起来,放到自己的背后,又解了自己原本束在腰间的玉带,将傻狗苏紧紧地固定在自己的身上。“好嘛,也有给人家当陪练的一天,就让你给赶上了!”

    可惜当时豆芽菜已经彻底吓傻了,也没能注意到,外在总是一副文弱书生模样的玄容,此时此刻面对这样可怕的庞然大物,无惧气魄凛然而出,即使换做是一般混出些名气的武侠高手,也不定能够做到这般泰然自若。

    他,却依旧能谈笑应对,不是转身逃脱,而是欣然迎战,甚至带着嗜血的兴奋。

    水蚺母亲大尾一挥,将自己几条已经等不及冲过来的小水蚺卷回自己的身后,才缓缓向旁边的树丛游动,而不是玄容所在的空旷地带,让自己少了可以攀附攻击的优势。

    接着,水蚺开始作威,舞动着刚劲有力的大尾巴,顿时便是飞溅般的乱石,夹杂着破空的风声,更可怕的是方向还掌握得准确无比,朝玄容和苏弟儿砸了过来。

    “啊——”又是小苏弟儿一声惊恐的尖叫。

    她只能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才能不错过这精彩的一幕。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时间,只见玄容便带着她忽地腾空跃起,手里扥着一条微不可见的坚硬银线,那银线不知玄容从哪里发出,也不知何时便弹了出去,射在对面一棵高树上,固定牢靠,然后拉着他和苏弟儿两人悠荡,直直向巨大水蚺扑去。

    “啊——”苏弟儿似乎只剩下尖叫了,紧张得手忙脚乱,只想牢牢抓住些什么,却失手捂上了玄容的双眼,便怎么也拿不下来。

    “弟儿!”玄容已经来不及阻止,只得听声辩位。

    往日遮阳的竹骨油伞,再寻常不过的东西,此时却在玄容的手上化腐朽为神奇。水蚺该有上百年的生命,皮囊修炼地坚硬无比,而玄容的每一次出招,却都让那巨大水蚺发出不悦的野性嚎叫,甚至有几处已经让它见血。

    水蚺躁动不已,开始盲目用力,却歪打正着,一尾巴扫断了支撑玄容和苏弟儿两人的高大树木。

    苏弟儿这一次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因为失去了银线凭靠的她,正随着玄容坠入巨大水蚺的血盆大口,她甚至已经闻到了那水蚺口中传来的腥臭。

    然而,身体再一次在空中一转,感觉到自己又在上升,原来又是玄容的银线救了他们,玄容一脚蹬在水蚺的巨大獠牙上,弹跳向了令一个方向,最终稳稳地落在了原本空旷平地之上。

    这一次,被激怒的水蚺放弃了自己的有利地形,扭动着庞大身躯,嘶叫着朝玄容冲了过来,真如闪电一般的身形,怪力山神一般的气势。

    “虽然我会听声辩位,你也不至于这般考验我的能耐,你这个小傻子,你想做她的大餐吗?你是帮我,还是帮它?”玄容还有心情教训苏弟儿,老神在在。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而豆芽菜苏弟儿已经在大地愤怒的震颤中,努力催眠自己赶快晕过去才好。

    水蚺已经冲到了玄容的跟前,一开口便能吞下十个这样体积的玄容。

    一把白色的粉末从玄容的手中纷扬而出,那白色的粉末如同附着了魔法,才一接触到空气便自燃成了紫色的地狱火焰,悉数落在了巨大水蚺的头上、口中,带着炙热的酷刑。

    水蚺再次痛苦地哀鸣,蜷缩在玄容的面前如同一座小山,挣扎着扭动粗壮的身躯。

    水蚺母亲感到气愤,玄容欺蛇太甚,居然在她教授她的小宝宝们如何捕食的第一堂课上,就给她的小宝宝留下这么恐怖的回忆,这给孩子们的未来蛇生将造成多大的阴影。她忍着剧痛,想要给玄容来上一口,博回些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