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13章 第 13 章

    禾月小居的门前种了几棵桃树,已有五六年的树龄,几乎与禾月小居同岁,都是玄容初到这里的杰作。

    秋天的时候这桃子树上结了三十七颗桃子,不多不少,傻狗苏每天都要来数一遍。桃子鲜嫩欲滴,傻狗苏垂涎已久,可惜自己不够高,使劲垫脚还是差了一截手臂的距离,无奈作罢,只好等玄容先生一个月后回来时再帮与她摘下。

    可是桃子一个一个熟透,到腐烂坠落,一个月又一个月,傻狗苏差点以为自己是入了仙山,自己在山上的一天等于凡间的一年。

    可等到来年春天又一次开满了满枝头的娇艳桃花,玄容先生还是没有回来,傻狗苏渐渐的不再气他害自己没有吃到桃子了,她生气的是,玄容先生是一个不守时的人,罪大恶极,恶劣至极,而那个时候的傻狗苏,已经是另一个苏弟儿了。

    而就是桃花开满,春风熹微的时候,玄容回来了。

    傻狗苏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正弯身把整个头埋在两s腿s之s间,手里捏着小木杆儿戳弄一只无辜的蚯蚓。纷纷扬扬的花瓣在微风轻微的摇晃下,便下了雪般地散落,傻狗苏的背上已经落了一层。

    不过她太过认真,场景太过安静,以至于玄容站到了她面前,她还没有发现——他回来了。

    “为什么一定要把它戳成烂泥?这样不残忍吗?”声音从头顶传来,不陌生,却是让傻狗苏出奇的惊恐。

    傻狗苏几乎是从小板凳上弹坐起来的,一双溜圆的黑眼仁唰唰唰地射向了面前的玄容先生,面部表情也经历了一连串的跌但起伏:

    惊恐,疑惑,惊讶,小小的伤心,到巨大的悲痛,然后是最后的……狂怒。

    傻狗苏之狂怒。

    也是,哪有人说好一个月回来,却离家半年,回来还跟着没事儿人似的!

    既没缺胳膊也没断腿儿,怎么还可以这么晚回来!

    脱离了饥饿与劳作的环境,半年的时间,傻狗苏已经从豆芽菜的身高,长到了玄容胸口以下的高度,只是个子抽的很快,身上的肉却依旧没有多少,穿着衣服一直在身上晃里晃荡的。

    “你!——”傻狗苏发作了,两只拳头用力地捏在胸前,跺着一只脚在身前,疯子般地突然大叫,与他对峙起来。

    玄容先生也是心里有愧,无奈苏弟儿的狗脾气还没能彻底驯服,只得委婉化解,和颜悦色地招呼傻狗苏:“过来给我看看,你长高了不少。”

    “你敢!——”傻狗苏严阵以待,又一次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嚎叫。

    那狂傲不羁的架势,或许她真正想喊的是:你怎么还敢回来!

    而玄容觉得,这孩子应该是半年没与人说话,语功能又一次退化了。他解开身后的包裹,从里面拿出特意给傻狗苏卖的小玩意儿,然后他抓着那个穿着红色丝缎的布娃娃送到了傻狗苏的面前。

    傻狗苏看着那漂亮的布娃娃,如果她还是半个月前的苏弟儿,玄容使出这招儿,她应该就会立马被降服。

    苏弟儿毅然决然地伸手打落了玄容手中的“赔罪礼物”。吼道:“我不稀罕!”

    吼完,似乎还不解气,弯下s身,混着泥巴把方才的那可怜的蚯蚓碎石团成了一个临时炸弹,然后配合着恶狠狠的表情,打在玄容风尘仆仆的衣摆上。

    “弟儿。”玄容无奈地低声唤道。

    可惜苏弟儿根本不听,继续吼道:“你已经不可以回来了,这里被我占领了。”

    好吧,傻狗苏决定占山为王,将玄容净身出户。

    玄容只好继续无奈,跟着苏弟儿身后,看她哒哒哒地跑上楼,然后窗户里便开始往下扔自己的衣服、鞋子、毛巾、书画珍玩……漫天飞扬,场景很是惨烈。

    玄容赶紧去抢救自己的书画,然后抱着它们回到自己的房间——果然,她是不会真的听话注意整洁的。

    “苏弟儿,你够了没!”玄容把自己的书籍王往书桌上一拍,问道。

    显然,玄容还是不知道,化悲愤为力量这句话的真髓。

    苏弟儿盯着玄容的双眼,气势不弱于他。她径直走到玄容的跟前,然后拎起一本珍藏收藏,“刺啦”撕开,然后塞到了嘴里,咀嚼,吞咽。

    “吐出来!”玄容冷脸喝令,他觉得这一次苏弟儿真的做得过分了。

    苏弟儿无视,继续嚣张地……吃书。

    君子动口不动手,可惜玄容不打算再君子下去。伸手抢走苏弟儿手中的书,他的力气可以抡得动一条成年水蚺,自然不是苏弟儿能敌过的。

    苏弟儿想去继续破坏别的书,都一一被玄容轻松夺走,破坏失败,她瞪圆了眼睛沉默冷对玄容,玄容转身离开。

    委屈终于无法按捺,苏弟儿一跳,骑到了玄容的背上,就抡圆了拳头开打。

    玄容实在不耐烦她这般闹人,腰上一使力,将苏弟儿压在了墙上,腾出一只手来打她的屁股,待他回身正面面向她,才看见那崩溃决堤的泪水,已经布满了她那如恶魔一般丑陋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