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口雪碧 作品

第42章 第42章换了个新郎

    周一,  阮芷音在房间里醒来时,还有些头昏脑涨。

    她酒量不算太好,但昨天周鸿飞的婚礼请了些孤儿院的人过来。

    太久没见,气氛又很好,  顾琳琅开了车不能喝酒,  阮芷音倒是喝了不少杯。

    这才有些醉了。

    了太阳,  阮芷音脱下身上的睡衣,  走进浴室洗了个澡。

    开门下楼时,发现程越霖和程朗已经坐在了餐厅。

    桌子上,放着牛,和简单的吐司煎蛋。

    一大一小之间,  气氛沉默。

    男人穿着灰的家居服,姿态闲散地坐在那,  垂眸浏览着平板上的财经新闻。

    程朗在程越霖对面,  身子有些紧绷,圆润的黑眼球一直盯着面前的盘子。

    看到阮芷音走来,  他眼神一亮,像是见了救星。

    瞥了眼餐桌上的煎蛋,  阮芷音有些意外,  转头问到:“你做了早餐?”

    程越霖的确没什么下厨的天赋,煎蛋和白粥是他唯二做的还行的餐食。

    男人放下手中的平板,  眼神古怪地瞧了她两眼,  随即点了点头:“嗯。”

    阮芷音也没在意,了程朗的头,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吃起早餐。

    然而,那道略显人的视线始终锁定在她身上。

    被他盯得莫名其妙,  片晌,阮芷音终于抬头,撇眉道:“是我脸上有东西?”

    “没。”程越霖挑下眉,嘴角轻扬,“不过——”

    “阮嘤嘤,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男人声音发沉,带了些许控诉。

    阮芷音目疑,蹙眉思索。

    昨天离开婚礼后的画面有些破碎,她只记得琳琅把她送回了别墅,然后......

    好像是她撑着最后的恍惚意识走进了房间里。

    顿了顿,阮芷音对上男人的视线,试探着问到:“我忘记了什么?”

    程越霖好整以暇地靠在椅背,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点在一旁平板的屏幕,又伸手递给她。

    腔调吊儿郎当:“空口无凭,还是得你自己看看。”

    阮芷音迟疑着接过。

    屏幕上,是客厅的监控录像。

    程朗没几天就要出国,又委婉地跟阮芷音说,不想再让保姆照顾。阮芷音觉得,许是他上一个保姆让他有了抵触情绪,便也没有强求。

    毕竟程朗白天会去学校,这几天也有司机接送。

    可偶尔她和程越霖回来得晚,程朗也会一个人在家。怕他出什么事,前天客厅里安上了一个摄像头。

    此时此刻,阮芷音看着昨晚的那段录像,表情逐渐僵在了脸上。

    屏幕的画面带来的冲击太大,她尴尬得呆愣在那,久久无法回神。

    虽然知道自己酒量不好,但阮芷音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会借着酒劲行凶!

    从录像上看,程越霖始终和自己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是自己霸王硬上弓,亲完了人,自顾自地走上了楼梯。

    而程越霖遭受了自己不公的摧残,见她脚步不太稳,还好心把她扶进了房间。

    看完自己的所作所为,阮芷音懊恼低头,已经不敢去看程越霖的眼睛。

    男人默默将她的神情收入眼中,意味不明地轻笑:“怎么,不准备给我个交代?”

    话毕,又见一旁的程朗疑得冒出脑袋,淡淡扫他一眼,抿唇道:“小孩,去楼上玩你的玩具。”

    程朗这些天最怕的就是程越霖,不敢不听他的话。

    于是瞧了眼阮芷音,小心翼翼地从椅子上跳下,然后小跑着回了房间。

    餐厅安静下来,只剩两人。

    静默许久,阮芷音抬起头,企图同男人解释:“昨晚我喝醉了......”

    “所以?”

    “所以......脑袋不太清醒。”

    一不小心,就占了你的便宜。

    男人闻,轻轻扬眉,声音不咸不淡:“阮嘤嘤,这就是你的交代?”

    顿了顿,阮芷音叹了口气,诚恳道:“你放心,我会......尽量补偿。”

    “口气还不小。”程越霖笑了笑,“那你说说,你能给我些什么补偿。”

    阮芷音更住,实话说,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弥补程越霖的损失。毕竟,他似乎什么都不缺。

    见她没说话,程越霖挑了挑眉,散漫道:“怎么,想不出来?”

    缓了缓,阮芷音抬眸对上他的视线:“你想要什么补偿?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我都会尽力。”

    “哦?真的。”

    “嗯。”阮芷音缓缓点头。

    沉默片晌,男人轻笑一声,饶有兴致地开腔:“既然如此,那......我可得好好想想。”

    阮芷音松了口气,紧接着,她又听到对方轻描淡写的暗示——

    “阮嘤嘤,反正便宜呢,你是占完了。等我提了要求,你可别想着......”

    “赖——账。”

    谈话过后,氛围又归于平静。

    之后的几天,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略过了阮芷音醉酒的曲。

    即便一开始,阮芷音仍有些许尴尬,却也在男人的自然中逐渐恢复了往常的状态。

    周四上午,她请了半天假,带程朗去办剩余的手续。

    坐在大厅等待的时间里,程朗情绪不高,一直没有说话。

    手续办妥,走出民政局后,程朗跟在阮芷音身后坐上车。

    肉乎乎的小脸纠结许久,程朗突然问到:“姐姐,你还会去看我吗?”

    阮芷音微怔,帮他系上儿童座椅的安全带,模棱两可道:“有机会的话。”

    她总要考虑程越霖的态度,不愿给孩子许下可能做不到的承诺。

    程朗低下头,小声道:“等到了姑姑那,我是不是也见不到妈妈了。”

    阮芷音沉默,轻点下头。

    上次探监之后,赵冰没多久便跟警察交代了与丈夫方世国有关的那部分口供,还提供了一份有力的证据。

    虽然还有需要警方调查的部分,但方世国应当免不了牢狱之灾了。

    前不久,阮芷音带着程朗最后见了赵冰一次,告诉她程朗就要出国。

    思及此,她含笑望着程朗,柔声问到:“程朗,你讨厌哥哥吗?”

    这段时间,程越霖对程朗的态度绝不算温柔,程朗在程越霖面前更是话都不敢说,可他们在很多细节上又很和谐。

    有时候,阮芷音也瞧不明白两人对彼此的态度。

    听到她的话,程朗拧了下眉,过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其实......也不算讨厌,我知道是妈妈做错了事,才被警察叔叔带走了。”

    “老师跟我说,人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

    阮芷音笑了笑,他的头:“你明白就好。”

    赵冰还算是个母亲,至少把程朗养得不错,没有在他面前灌输对程父和程越霖的怨念。

    替程朗关上车门,阮芷音刚坐上驾驶座,就收到了叶妍初发来的微信。

    [音音,你现在在哪?]

    阮芷音打字回复:刚带程朗办完手续出来,送他回去后就去公司,怎么了?

    [你看那条八卦长帖了吗?]

    [什么长帖?]

    隔了一会儿,叶妍初给她发来一条带着标题的链接。